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不知不觉的就在手机里打了3000字了,整理下发出来。这下我最喜欢的三个CP的TAG都占了一个了。

这篇奶黄包那篇的姐妹篇……其实我最早是想照喻魏、周翔、黄包的顺序写下来的,但是人生总是有无法预料之事。

因为喻队还未成年,所以过程不详写(不会写h啊!!!

 

 

abo,生子,狗血,私设多,ooc



 

  “谢谢前辈指教。”少年的声音平和,听不出因为胜利而喜悦的声音,就好像这只是寻常的练习比赛而已,事实上这也真是一场练习比赛,但是却发生了不平常的事,一个训练营的少年大败了蓝雨被认为是最强的队长。而且这个少年不是一直被认为是蓝雨未来希望的黄少天,而是一直因为手速跟不上,而被认为随时都会被训练营淘汰的喻文州,如果仅仅一次的话,那大概可以称其为运气造成的偶然,但是,这次是三连胜,连续三次的胜利。

  “……打的不错。”魏琛的嘴里还叼着烟,训练营也是禁烟的,但没人能管得了蓝雨的队长。他长长的吸了一口烟,把喻文州的头抓了过来,将他整齐的头发抓得乱七八糟。上对下的说法,就好像他只是单纯的在陪一个训练营的少年训练一样。他不是输了,只是单纯的陪训练营的少年训练而已,这是魏琛最后的尊严。

※ ※ ※

 

  喻文州像往常一样训练,自从他三胜于魏琛,训练营的人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了,以往看着他的眼神多半只有怜悯跟嘲弄,现在则是完全改变了。不过喻文州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反而有些心不在焉。这些天来蓝雨的气氛不太对劲,敏感的喻文州发现了,却不清楚是什么事。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喻文州总会想起有关魏琛的事。

  在进入训练营前,喻文州就是个蓝雨的粉。周遭的人有点讶异,喻文州温润的形象,实在很难跟蓝雨这种名字取的很言情,实际上却走猥琐风格的战队联想在一起。

  喻文州的实力也算不错,那时的蓝溪阁也没现在难进。喻文州那时也是公会的一员,蓝雨的粉,又是玩术士的,喻文州最喜欢的就是索克萨尔。但他开始注意到操作者,是跟着蓝雨的团后,索克萨尔是个在荣耀这个调整角色非常自由的游戏里,看起来也异常美型的术士,操作者风格却很猥琐,讲话听起来非常的粗俗,如此反差让喻文州忍不住在意起来。成为职业选手后,脸不是什么秘密,魏琛的脸不像索克萨尔,倒是跟他的为人非常搭。后来,在朋友的鼓吹下,喻文州报名了蓝雨训练营。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魏琛,没有像肥皂剧一有浪漫的背景,没有落花飞舞,也没有皎洁月光。那是一个会让人热到快昏厥的炎夏,从公交下车的地方走到蓝雨俱乐部的那一刻,突然感受到的凉气让人有种到了天堂的错觉。空气里有着很重的烟味,在那烟味的掩盖下,有一种微妙的气味。

  喻文州没闻过这种气味,但是生物的本能让他明白这是一个Omega的气味。往味道的方向一看,是魏琛。
  喻文州愣了一下,没想到外表这么粗犷的魏琛会是个Omega,这让他有些讶异。
  “新来的小鬼?”魏琛嘴里叼着烟,看着喻文州。

  那是他和魏琛的第一次相遇,而从那天起,喻文州就是蓝雨训练营的一员了。

  喻文州发现队里似乎很少人知道魏琛的真实性别,大部份的人都认为魏琛是Alpha或是Beta,没人把魏琛当个Omega。

  不过这也难怪,魏琛的外表跟一般给人柔弱印象的Omega完全不符,而能从讯息素中感应出Omega的只有Alpha,而蓝雨的目前的a就只有喻文州跟另外一个黄少天,不过黄少天吗……

  喻文州看着正缠在魏琛身上要他请吃冰的黄少天,依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了解,黄少天脸皮薄,他要知道魏琛是个Omega,别说缠在身上了,就是碰个小指头都害羞无比。

  黄少天作为一个Alpha大概哪根筋搭错了,他辨别Omega的能力大概哪里有问题。而魏琛当然没那么天,不过小他八岁的Alpha他显然没当回事,也就任由黄少天缠。
  不知为何,喻文州对于这事有点介意,他不觉得自己会嫉妒黄少天跟魏琛感情好,但是莫名的就是会在意,总觉得心里涌起一阵酸水。

  “耶,太好了!魏老大要请我吃冰!”黄少天大声的欢呼着。
  “这些钱你拿去,帮战队还有训练营的的都买只冰棍。”听到魏琛这话,黄少天原本开心的脸立刻垮了下来,那模样就像他刚抢到个boss,拿到稀有材料,却被人背刺,材料全爆了出来。

  然后又是一阵抗议,虽然以黄少天的威力,他的抗议可以当作兵器使用了,但是魏琛还是简单的化解掉,黄少天只能认命的去跑腿。

  “喂!那边那个周……鱼?喻?”魏琛喊着,喻文州看到他朝自己的方向喊,意识到是在喊自己。
  “队长,我是喻文州。”喻文州自己报上姓名,省去魏琛思考的麻烦。
  “喔喔喔,小鱼啊,跟少天一起过去吧,他一个人拿不完的。”魏琛随口乱叫,音也读错了,显然他对眼前的孩子到底是叫喻文州还是周瑜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喻文州也没纠正他,乖乖的照着他的话,跟上了黄少天。

  喻文州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现在的魏琛想必是已经记住了自己的名字,毕竟自己曾经三胜于他,想必很多年后,魏琛都不会忘掉这段往事,那样就足够了,有关魏琛对自己的记忆─

  明明是这样想的,现在的他却站在蓝雨的宿舍的走廊上,正烦恼着是否要去跟魏琛道别。

  魏琛要退役了,这是喻文州偶然听到的消息。前几天蓝雨被嘉世打败,止步于四强,蓝雨这赛季是结束。

  然后,魏琛决定退役了。没有听说要去其它的战队任职。喻文州只是个训练营的队员,也不像黄少天那样可以亲密的喊魏琛魏老大,魏琛这一离开,他恐怕再也联络不上他了。

  如果还要见魏琛,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哪怕可能会造成对方不快,喻文州还是大鼓起勇气,走到了魏琛的房门前。

※ ※ ※

 

  魏琛正在收拾他的行李,明天就会从蓝雨的官方网站发出他退役的消息,退役这事只事前让队里几个人知道而已,他并不打算事前声张,然后大家哭哭啼啼的送别。他想走的洒脱,仅管在交出索克萨尔时,手停不住颤抖,不过再有更多的不舍,自己也应该放手,在自己状态下滑被蓝雨高层关切时,自己还是觉得自己可以的,结果却被训练营里一个自己连名字都记不清的小鬼给打败了,蓝雨的未来,就在自己的对面,而不在自己手上,这点是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蓝雨已经不需要自己了,自己要走了,是时候该回家了,在从建立了蓝雨战队,到处打比赛,为了延续战队的生存。然后有了职业联赛。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好久,久到能以年作为单位了。

  “回家去真不知道该干嘛……”就在魏琛这么叹气时,身上突然传来异样感,起初魏琛并不介意,然而在身体正要继续动作时,却感到十分的无力。
作为一个成年的Omega,魏琛不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形,是发情期到了。

  “该死的……偏偏这时候来这出。”魏琛抓住了自己衣服的领口,他的发情期不是在这个时间点,虽然听说心理会影响生理,有些Omega会因为心理因素导致发情期突然到来,但他没想到会在他如此郁闷的时候,发情期来到。

  为了迎合Alpha的进入,那里开始分泌液体,很快下身就湿漉漉的一片。魏琛想去拿抑制剂,才想起他上次发情期刚好用完,想着很快就要走了,没必要再多带个东西回去,于是就没补充了,谁知道这么好死不死的撞上这种事。

  平常要是发情期,要嘛吃药,要嘛就去钓个Alpha解决,但魏琛现在这种情况要是直接出门的话,明天联盟的新闻就不是在讨论他退役的事了。魏琛只好用他那抓不稳东西的手,去翻了他手机里的联络人里,知晓魏琛真实性别的方世镜,去寻求紧急救援。

  拨通后是一长串的嘟声,之后是魏琛曾跟人猜测到底是威武的女Alpha还是温柔的女Beta抑或是可爱的女Omega,最后还是不清楚答案的系统女声,魏琛忍不住骂了干,然后手机摔到了地上。

  找方世镜帮忙的这选项无法执行,难不成真要赌上会上新闻的可能立刻冲去外头找个Alpha解决?

  说巧不巧的,就在魏琛考虑这选项时,他捕捉到了一个Alpha的信息素正在靠近。
  发情期的他对信息素的味道感受更加敏锐,他大力的呼着感受这个Alpha的信息素, 就像一个老烟枪渴望肺部被尼古丁浸满,原本无力的身体突然兴奋了起来,身体的本能让他满心期待的希望这个Alpha能打开自己房门进来,然后狠狠的侵犯自己。

  “过来……过来……”魏琛感受到那个Alpha的信息素一直在朝自己房间靠近,然后……他停在门口。
  那Alpha就这样停在门口,就一直待在那里,让魏琛感到烦躁。

  如果只是经过赶快离开就算了,偏偏那人就那样停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身上散发着Alpha的气味撩拨着自己的身体,魏琛的身体渴望着被Alpha所操弄,一个Alpha站在那里却毫无行动,对魏琛来说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看到了水却不能喝一样,让人难耐痛苦。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魏琛一拐一拐的硬是挺着身子,走到门口,期间似乎还撞倒了什么东西,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但魏琛毫不介意。

 

  越靠近越能感受Alpha的气味,那地方越感到搔痒,属于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只剩下本能在行动。当魏琛的手指刚触碰到冰冷的门把时,门却自己打开了。Alpha的气味毫无保留的流了进来。

 

※ ※ ※

 

  喻文州到了魏琛门口时,又忍不住犹豫下要不要进去。自己想见他最后一面,但魏琛看到他应该不会觉得开心的,这件事让他纠结了一下,但最后从房里传出了巨大的声响,让他下定打开门的决心。

  喻文州打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是Omega的气味。

  他看到魏琛整个人湿淋淋的像是刚泡过水一样的站在他面前,眼角发红,还痛苦得喘着气。
  “队长……?”就算是才刚到青春期的少年也清楚魏琛的情况,是一个Omega到了发情期。而身为一个青涩的Alpha,喻文州很容易就被影响了,魏琛的讯息素搞的他晕呼呼的,他努力的思考面对这种情形要怎么办却无法集中注意力。

 

  然后,魏琛的手拉住了他,喻文州被拖了进去。

  随后来的,是从嘴上漫开的温度和触感,魏琛的味道大量的侵入喻文州身体,从嘴吸入,经过气管,然后渗入了肺。

 

  那味道对喻文州来说太过诱人,更重要的是,那个Omega是魏琛。

 

  今天换作是其它的Omega的话,喻文州大概就会用力的推开了并且照着标准答案走,但是那个,是魏琛啊。

  喻文州并不明白魏琛跟其它Omega有什么差异性,但是不管是身体的本能还是心里的感觉,他都不想推开。对于魏琛,他一直都有种有别于其它人的情感,但是喻文州并不明白那是什么。

 

  他丢掉了道德层面的问题,他放任自己被本能所驱使,迎合眼前的Omega的挑逗,最后的一丝理智,被他用来关上房间的门了。


   房间的门被喻文州的手往后一推,用力的合上。

 

   然而,那些潜藏在喻文州心里的东西,却被魏琛粗暴的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