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黃包】那個論壇體靠道具搞出來的結婚照
第一百八十二!


總算趕上了。

祝黃少生日快樂~

今年原本準備用每日一更當生日禮物沒能如期完成,我之後一定會補上(痛哭

176.最后一章了我还是发新LO洗到大家首页吧,没办法日更了,缺的还是会填上,这黄包生贺有点虎头蛇尾的......(叹气)
是说这个原本是写个包子的生贺,现在只能送黄少了,番外再补个黄少生日吧......想说生日要肉但这是一本清水本,只好让黄少吃不到了,然后说好的1W字我又爆字数变成2W

新刊印调
既刊印调


   包子果然有长进了,尿遁用完后,还说自己不舒服,飞的一般就要回兴欣的饭店去了,让黄少天没有办法使招继续试探他。
  很快的全明星周末就这样过去了,黄少天也没逮住机会再对包子进行「逼宫」。
  之后黄少天跟包子试探此事时,包子的反应好像就像没听清楚一样。
  
  难道自己猜错了,包子对自己的情感并非是他想的那样?
  黄少天不愿承认,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
  自己觉得包子跟自己似乎有一样的意思,也许是自己沉溺在恋爱中所产生的幻觉。
  想到这里就不免让黄少天有些微的沮丧。
  可路走到这里,是没得退了,但现在显然继续前进不是首选,应该要像自己以往的风格,慢慢的周旋,静待时机,等逮到机会再把对方一波带走。
  于是黄少天也不再紧迫盯人,继续跟以往一样的相处方式,该聊天时就聊天,该打竞技场时就打竞技场。
  
  ♌♒
  
  不得不说这招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倒是挺有效的。
  黄少天没再有动静,两人像以前那样相处,包子一开始还觉得挺安心的,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后,包子感到坐立不安了。
  
  『如果是我说我喜欢你呢?』
  想起黄少天说的话,包子觉得脸还是发烫着。
  明明狮子座只是问一个如果的问题,为什么自己却觉得不能回答呢?
  让包子用他那空荡的脑带回忆这问题,在当时该怎么回答时能有两个答案。
  反问狮子座是不是是喜欢自己,或是干脆像开玩笑说那我就答应了。
  可自己却在那个时候完全回答不出来,为什么啊?
  
  「包子、包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陈果见自己觉了包子许久都没反应,挥着手在他眼前晃。
  「啊?老板你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今年春节有要留在战队里过节吗?」如果队上有人要留着过年的话,陈果春节要采办的东西就得多了一点。
  包子想想去年他是回去老家一趟的,今年他有点懒的动,想干脆还是留在队里好了。
  「留在战队过年还要上工吗?」虽然心已经有九成向着留下,包子还是再多问了一句,得到陈果气急败坏的一句不用后,决定留下来过年。
  
  可说是这么说,包子春节期间还是闲的无聊,就想要跟公会拿一张帐号卡上去荣耀打发时间。老魏听到了,贼西西的问包子对玩散人有没有兴,递了君莫笑的卡让他可以上竞技场试着玩。
  包子听到可以碰老大的卡感觉很有趣,便兴高采烈的接过卡。
  魏琛在一旁看包子打竞技场,一看到君莫笑有不少玩家都想上来过招的, 结果才刚试一下,不熟悉散人的包子技能用得七零八落,败了几场,大家大概也知到这号后面不是大家想的那个人,心想可能是兴欣的工作人员没什么挑战性,除了 几个就是想借机痛殴君莫笑以图爽快的人,大部分都渐渐散去了。
  不过包子好歹也是个职业选手,又有魏琛在一旁插嘴,渐渐的也对如何操作散人有点心得,越发觉得散人玩起来新奇好玩,便一路打得不意乐乎,魏琛见包子渐入佳境,也就没再继续一直观望着,交代包子别乱说话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放任包子玩。
  不过也正因为这打的还行的水准,又渐渐的引起了关注,衍生出了话题。
  
  而这包子也是挺乖的,魏琛叫他别乱说话,他就干脆不说话。
  包子这一不说话,反倒塑造了一股神秘感,这神神秘秘的模样让这话题越传越广也越多变,不知怎么就变成兴欣似乎在培养接替君莫笑的人,正在练手。
  话题也传到黄少天这,他在老家的时候正在蓝雨群聊天着,有人提起了这事。
  「不是啊,叶修这家伙不是要活过来了吗?兴欣还培养接散人的新人?用得着吗?」黄少天听了表示难以置信。
  「也许是以备不时之需嘛,是说人现在就在游戏上,要不我们去看看吧?」
  有人提了这主意,不少人纷纷表示自己在老家过年,没带可以用的帐号卡过来。
  结果就只剩下提议者跟正好手边有个剑客小号的黄少天进去荣耀里探查这个疑似未来君莫笑的情形。
  竞技场是开放的,黄少天稍微观察一下这个君莫笑,只有两个字形容他。
  
  乱来。
  散人确实有着比其他职业还要多的技能,但叶修运用每个技能都是经过慎密思考的,可以探出他的思路逻辑,这人则是感觉用的很随性随便,按到哪个键就用哪个键的模样,却又总是能带给人惊喜。
  这么随心所欲的风格,黄少天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一个身影。
  「我去试试看这小子的斤两。」等对面的君莫笑又跟人打玩一次后,黄少天跟自己的队友说了句,就进入了竞技场。
  
  对面的君莫笑进场后没多说废话,开打便开打。
  早在一旁观战许久的黄少天,观察几场后发现这货的起手式多半都是板砖或是抛沙两招,标准的流氓起手式,就算这人不是包子,大概也会是一个常玩流氓号的家伙。
  依黄少天的能耐,在战斗中多打几个字完全不费力,发了个密语过去:「包子?是你吗?」
  「你谁!怎么认出我的!?」包子大吃一惊,完全的坦白自己的身分了。
  「你猜!」
  「幼稚!无聊!」包子直接先骂过去,后来在思考一下后再补,「你不会是狮子座吧?」
  「如果我说不是呢?整个荣耀这么多剑客,你怎么就猜是黄少天呢?」
  听黄少天这么一说,包子反而就更确认他就是黄少天了:「幼稚!你怎么猜出是我的?」
  包子这样问,黄少天想也没想,一边给他一个横劈,一边随意的回道:「当然是因为有爱所以认出来的。」
  结果黄少天原本预备好只是佯招的横劈竟然直直实实的砍下去了,黄少天愣了一会,没想到之后君莫笑还当在那里不动了。
  「……?」黄少天还在想包子搞啥呢,结果在包子许久不动之后,角色就下线了。
  「搞什么!?」黄少天望着君莫笑原本站着的位置不明所以。
  「我没想到黄少你这么威武,连下线杀的大招都能使出来!」跟黄少天同行的队友调侃着,却得到黄少天的一句去你的。
  
  这包子搞什么,怎么打到一半就就走了?故意的?
  
  ♌♒
  
  包子当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又被黄少天的话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打翻了水杯,似乎还洒到了卡槽,着急的他一时没管就把卡拔了出来。
  「怎么回事?」听魏琛说在试着让包子用君莫笑的叶修过来看看,就看到包子制造的一场混乱。
  「没事没事,只是我把水翻了!卡应该没事,我再擦擦就好。」
  叶修见包子脸红透了,看着不像他说的没事,不过他看到包子说着慌慌张张的拿起自己的衣服要擦,没来得及问清原因,还是先制止他的动作:「你别用衣服擦了,这里我来收拾吧,你看你衣服也湿了,这天气冷,你还是先去换吧。」
  包子原还想推拒,叶修再继续催到,他终于乖乖的听叶修的话去换衣服。
  只是单纯的水翻倒,桌上东西不多,叶修一抹布很快就收拾干净,他看看他的老战友只沾到一点水,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还是稍微确认了一下,擦干之后又插回卡槽。
  叶修快速的登了进去,一上去就看到包子下线前登的地方。
  
  黄少天哪里知道这会儿的功夫就换人了,立刻朝君莫笑劈里啪啦的轰去密语,连忙询问着包子刚刚怎么突然下线了。
  这种吵得让你只想喊他闭嘴的说话风格,叶修哪里还认不得,便问了句:「黄少天?」
  「我当然是黄少天,你怎么还问这问题,包子你傻了?」
  「我不是包子。」
  「不是包子,那你是谁?难不成还是水饺吗?」黄少天还以为是包子在跟他装蒜。
  「我他老大。」
  「靠靠靠,原来是叶修,怎么会是你!」这下黄少天终于理解在电脑另一头的真的不是包子,而且叶修这一句话就说明自己跟包子的关系,多霸气又多亲密啊,让黄少天有些吃味了起来。
  「包子把水打翻了,我就让他先下去了,怎么,原来刚是你在跟他打啊?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发生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发生什么事,包子看起来不太对劲。」叶修说着,就顺手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对话记录,就一看到包子下线前,黄少天跟他说的话。
  叶修思索了一下这话再联系到包子的反应,突然明白了:「黄少天,你什么时候要转职成流氓了?」
  「你这话怎么来的,别思想逻辑这么跳跃啊。」黄少天本来还想加个跟包子待久后被传染,后来想想这几个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删了掉后才发出去。
  「你看着就像逮到机会就想调戏自己喜欢的妹子,看对方有什么反应的流氓。」
  黄少天不得不说叶修这比喻似乎还说中了几成,自己确实在用言语在测试包子。
  被叶修说中后,黄少天也不辩解了:「那你看包子是什么反应?」
  「看起来就像被流氓调戏一样,慌乱的逃走了。」叶修答。
  「我是说,你能看出他对我是什么想法吗?」黄少天再问得清楚些。
  「你是认真的吗?」虽然是叶修自己猜的,但知道黄少天对包子有那方面的意思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怪诞?
  「我当然是认真的,我哪里看起来不认真!」
  再次确认了黄少天似乎是真的对包子有意思后,叶修先是洗刷了一下自己的三观后,认真的考虑了一下黄少天这策略,怎么看好像都不怎么对头:「我觉得你与其做这些弯弯绕绕的事,对包子的话,不是直接讲明最快吗?你搞这些你觉得包子会懂你的意思吗?」
  对付包子颇有心得的叶修,跟包子讲话就是要掌握简单清楚明白,像黄少天搞这种小心机,没准包子根本没搞明白过,就顾着慌张了。
  
  叶修这一点,黄少天也通透了。
  对付包子这种粗神经的,确实直接挑明了才不会想捶心捶肺。
  可黄少天是个聪明人,怎会一开始想不到,其实就是他心里有顾忌,才故意走弯路。
  他怕他让包子动得他的心意后,换来的是拒绝,所以才想走弯路,觉得包子喜欢自己才让包子知道心意。
  「那你觉得包子喜欢我吗?」黄少天小心的企图从包子身边的人探听,能不能知道包子的想法。
  「他对你是挺在意的,但我看不出来是不是你想要的在意啊,不如你让沐橙还是小余帮你看看……」
  黄少天立刻拒绝叶修的提议,苏沐橙看得看不出来黄少天不知道,但那余小钰那个CP脑肯定会跟黄少天说是啊是啊,黄少,包子肯定喜欢你啊!你们俩这是天造地设佳偶天成姻缘早已前世注定对对方一见倾心天雷勾动地火有如那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茱丽叶……
  
  ♌♒
  
  春节过的挺快的,黄少天看了一下月历,已经二月八号,再过几天是喻文州的生日,二月十号……等等。
  这么说二月十一号不正是包子的生日吗?
  
  恋爱游戏里决不可忽视的三大重要节日:情人节、圣诞节、对方生日,错过一个都会大大的失去增加好感度的机会,更可能会错过重要事件,而导致追求对象跟别人走的结局。
  虽然现实世界不是恋爱游戏,但不得不说,喜欢的对象生日可是一定要好好表现的。
  送什么好呢?
  黄少天逛了一下淘宝,却又想起现在是春节,就算看到中意的东西,货运一时也送不过去。
  只能去店面买了,只是在还不清楚该送什么时,黄少天可不能漫无目的的找,他打开了微博企图从上头找出包子喜欢的东西。
  他翻包子的微博翻到一半,一路看下来看不出包子喜欢什么,只看得出他喜欢转星座跟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总不能买星座书送给他吧?
  翻了六个月,黄少天放弃了,这时注意到他的微博收到了很多@,他点开来看,最一开始@他的人是余小钰,其他人都是跟着她转的。而她也是转发了别人的微博在@黄少天的。
  而她转发的原PO就是包子,包子去抽了他关注的星座,水瓶座的你今年会收到什么生日礼物的九宫格图,包子开的结果是男朋友,便抱怨了下什么鬼东西,收到不少人的调侃,还有毛遂自荐的男粉,而余小钰这人@他不外乎就是要黄少天上啊,而其他人就是就着这条来调侃他。
  
  黄少天原本本能式的打了一长串话,要反驳众人的调戏,但在发出去前想了想,又把话删掉了。
  「男朋友啊……」
  
  ♌♒
  
  二月十一号,包子的生日。兴欣留在队里过节的人都一起替包子过生日了,只是这生日让他们感觉不太对,他们对包子的印象就是笑得开开朗朗的,今天是他生日怎么反而没有很高兴的样子,但问了包子也说没事。
  
  包子并不是真的不开心,只是有点心不在焉,因为他在介怀着一件事。
  今天没有收到狮子座传来的任何讯息。
  原本开心的生日,好像就缺了一块,而且还是特大的一块。
  包子一整天都觉得心神不宁,时不时就看着自己手机,想看有没有黄少天传来的讯息。
  
  现在是十一点半,包子看着自己八个小时前,发给黄少天索要礼物的讯息,还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狮子座好无情……」包子嘴上嘟囔着,又朝黄少天发个振屏。
  结果这时包子终于收到了讯息:「看窗外。」
  包子喜出望外,没有多想,就照着话走向窗户去,没看到什么特别的。
  「往下往下!我在楼下。」有个声音喊道。
  包子朝那方向一看,看到黄少天,是又惊又喜:「狮子座!?」
  黄少天正想跟包子打招呼,就听见他说:「狮子座,你等我下!」
  然后黄少天就看见包子一脚跨出了窗框,他大吃一惊,想制止他已经来不及了。
  包子要往他的方向掉,黄少天大感不妙立刻往后退。包子赶紧变换姿势才顺利的落地。
  「狮子座你干嘛退后,我差点就要摔死了!」包子抱怨着。
  「你也不想一想你几斤你几斤!我要是被你压死怎么办!」包子的报怨让黄少天心生不满。
  包子听了黄少天的话上下打量了黄少天,最后叹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愧疚之情道:「是我不对,狮子座你这小身板可惊不起折腾。」
  「…………」虽然包子明白了,可这怎么让人感觉这么让人生气?黄少天忍不住敲了包子的腰一拳,结果被包子重重的回击,黄少天不满再度还击,于是两人一来一往的打闹了起来。
  
  「狮子座,你怎么会来?」打闹了一阵,包子才想起这问题,这大春节的,黄少天怎么会来到H市。
  「刚好来H市,经过顺便来看看。」黄少天还没打算这么快就开门见山,便说了个借口。
  「喔喔喔,你来之前先跟我讲啊,我们可以一起去吃宵夜,现在时间都晚了。」
  G市本地人大春节的时候路过H市,这话也只有包子会信了。
  「还不晚吧,现在还没十二点吧,还来得及祝你生日快乐。」黄少天渐渐的把话带到他的目地。
  「原来你还记得,你都没回我讯息,我以为你已经忘记这回事了。」知道黄少天有记得自己的生日,这事不知道为什么,让包子格外的开心。
  「我当然记得,我之前就说我会记得不是吗?」
  「那礼物呢?有准备好吗?」包子的视线在黄少天身上探来探去,企图探查黄少天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礼物。
  「没有。」黄少天一口道出。
  「你这跟没记得有什么一样,我看你是今天看到提示才想到吧。」包子抱怨着。
  黄少天没有特别去否认,他重重的呼了口气:「所以我只能临时给你准备一个大礼了。」
  「临时?大礼?你不会说要是带我去商场,卡片任我刷?」包子说了一个,他上次在苏沐橙旁边看完的电视剧的情节。
  「你喜欢这样的话倒也不错,不过我送的东西比较真诚,更实在,更有血 有肉有感情,更棒、独一无二,整个我大天朝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收下这份大礼。」黄少天敢保证,此时此刻,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人会让黄少天想送出这份 礼物,这是只有包荣兴一个人才有资格收到的礼物。
  「什么礼物啊?你身上藏了什么东西吗?看着不像啊?」包子看黄少天把她的礼物吹的这么好,不由得充满了好奇。
  「我。」
  「啊?」黄少天只说了一个单词,包子无法明白。
  「我的意思是,你今年的礼物就是我,不是说你今年的礼物是男朋友吗?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这就是黄少天来的目地,像余小钰说的,毛遂自荐做包子的男朋友。
  而他话终于打了一次直球,明明白白的直球。
  
  他想要做包荣兴的男朋友。
  
  现在就等包子怎么回答了,黄少天紧张的看着包子,就等包子的审判。
  包子却一直没有说话。
  「包子?」总算黄少天等的不耐烦了,只好询问一下。
  「你……再说一次。」包子的面上还是充满了难以置信,举着手指提出要求。
  黄少天没想到他鼓起勇气座的告白,竟然还要再重复一次,赶到无奈,再说了次:「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说一次。」包子又说了一次。
  有了一次后第二次到容易了,黄少天再道:「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说一次。」
  「……包荣兴你烦不烦啊,我说了几次,你倒是给我个回答,收还是不收!?」黄少天还是没办法沉住气忍受包子把自己当复读机的行为,爆发了。
  包子咳了一声后说;「礼物……人家送当然是没有要拒绝的道理,勉强收下了。」
  听了包子的回答,黄少天先是开心了一下,但又不甘心包子这装的勉强的样子,便道:「我觉得你不是很喜欢这礼物,我还是退回去,改天再送你别的吧。」说完黄少天刻意的转过身去,故意装要离开了。
  「等、等、等一下!狮子座!」包子立刻将黄少天抱住不让他走,接着飞快的在黄少天脸上亲了三下后道,「你已经被我用过了,不能退了,不能退!」
  黄少天见包子的反应觉得好气又好笑,这包子的行为怎么这么天真可爱,他笑道:「你这样哪能算用过啊,所谓的用过至少要到这样吧?」
  
  黄少天一把拉过包子的衣领,亲吻了他的唇。


159.心机黄,心机黄

新刊印调
既刊印调
 


   「你今天不去吃宵夜吗?」喻文州在第一天全明星结束后,看着黄少天要跟着蓝雨大部队一起回去时,稍微关切了一下。
  「宵夜?今天都忙了一整天,这时间点了不早早去休息,吃宵夜多伤身体啊?」黄少天不明白喻文州的话。
  「全明星难得大家都齐聚一堂,有机会可以找来聚一聚,而且又在我们G市,可以尽下地主之谊,今晚或是明天都比较空闲,要是到了第三天恐怕就没这个空了。」喻文州清楚黄少天面皮薄,也不把话讲的太明,意思就是要他要约人不趁这机会去约还待何时。
  「全明星周末这时间点还出去外头浪,地点又在G市,要是被人发现肯定脱不了身啊,我才没这么找事……」嘴上这么说着,黄少天却也思考了下,喻文州说的确实有道理。
  此时不行动待到何时,黄少天晚上睡前想了一下,发了讯息问包子明天要不要一起逛G市,却一直没得到回应。
  黄少天隔天一起来,给包子的讯息依然没得到回应。
  想这包子怎么过了这么久依然没有有讯息,黄少天又再发了一通过去,等了十分钟还是无回应,平常自己给包子讯息,几乎很快的都会得到回复,这让黄少天有点焦急不安。
  这包子是怎么了?是早睡晚起才没看到,还是故意不回他?
  想到这里黄少天一时无法考虑太多,他知道兴欣卧榻在哪个饭店,按捺不住的便决定动身去堵人。
  
  虽然知道饭店位置,但是却无法得知楼层,黄少天正想打去兴欣的熟人去问时,就听见有人喊:「狮子座?」
  会这样叫黄少天的在这世上仅此一人,黄少天有些开心的转过头去,却看见包子手部还有一个大型挂件攀着他。
  「咦咦咦,是黄……啊。」自称是黄少天粉的余小钰看到自己的偶像有点开心,但还有一点脑袋的她即使煞住,想起了现在这种时间点,要是公然大喊黄少,估计就能看到一大群荣耀粉会像闻到血味的鲨鱼把他们吃了。
  「……你们两个这是要约会?」黄少天压制住心里的不开心,面上露出极为灿烂的让粉丝会心露了一拍的笑容。
  余小钰的黄少粉显然不是假的,她挡住了正想应是啊的包子的嘴,快速的解释道:「我对G市这里熟,想说带包子哥出来逛逛。」
  「这样啊,我有事要找包子,不如换我带包子逛逛吧,我对G市熟悉的不得了。」
  「好……」
  黄少天继续放射出他的大神魅力,余小钰一时间忍不住的应声了好。
  「包子,我们走吧?」不想给人反悔的时间,黄少天抓着包子的手就想跑。
  「咦?」包子满脸搞不清楚状况,对于这局面感到困惑。
  
  「啊!」余小钰看到牵手的时候感到兴奋一阵,后来仔细想想自己不应该这样决定啊,她赶紧反悔,一边喊着,一边追着两人,「……不对。前辈,等等!等等!」
  被这样喊着黄少天当然不能直接真就这么把人掳走,他轻轻的啧了一声,用着温柔前辈的口吻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逛啊。」作为CP的支持者,余小钰想近距离的看下自家CP的互动,这么好的机会怎能轻易错过。
  这让黄少天很苦恼,原本就是她先跟包子约好,这要求一点也不过份,一点也不好拒绝,可他找包子是来谈恋爱,哪有再多带电灯泡的道理。
  这可不好办……然而黄少天像来脑筋动得快,他想起了包子说过这妹子是 他俩的CP粉,一时间就想到办法,堵住了正想开口的包子的嘴,然后非常刻意的搭在包子的手搭在包子的肩,半个身子也倚在包子身上,接着用有点像是开玩笑的 轻挑语气,把自己的真心话可透露出来:「不好意思,我们要去约会,不能带电灯泡一起去。」
  接着在妹子因为吃到糖而昏了的情况下,黄少天这次一点也不马虎的,迅速的拖着包子就走。
  
  「狮子座,你怎么了啊?」这过程中一直被堵嘴,哪怕是包子也觉得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
  但黄少天没有回他,包子又继续问:「狮子座,你是生气了?」
  黄少天又没有回话,包子也只好不再问,便又继续提别的事:「是说你为什么不让小余一起来啊?我原本就先跟她约好的……这样好像不太好。」
  「那你就不要管我跟她一起逛啊。」
  「我们可以一起去逛嘛!人多热闹。」
  「我不想跟她一起逛!跟她出去比较好,还是跟我出去比较好,你选一个。」一时冲动说出口,黄少天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像是要人选你妈跟我掉进水里要就哪一个的问题。
  「那当然是选你啊。」包子不加思索的便回答。
  
  重击。
  黄少天没想到这种无聊的问题,得到对方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的答案,竟然会这么开心。
  他总算有点理解为什么女孩子会喜欢问这么无聊的二选一问题了。
  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比别人还要高,这种事让自己感到开心,好像自己在对方心中已经独占了特别的位置。
  「咳,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有意见啊,你现在不就跟我出去了嘛。」黄少天轻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脸上收不住的喜悦。
  包子听了黄少天的话,脸上似乎还带有点疑惑,他头转了转后好像终于勉强的扭出答案:「这么说好像也是……」
  「对吧对吧,还是让我这个G市本地人带你去晃晃……」见包子神色上还有点疑惑,黄少天又补了一句,「走,我做东!」
  「狮子座你人最好了!」一听黄少天要请客,包子立刻扑上去,显然很受用。
  
  「对了,我发讯息给你,你怎么都没回?」先随手买了个糖分高的饮料垫肚子兼解渴,两人走在路上,黄少天想起了这回事。
  「我的手机昨天一不小心带到浴室里玩,然后泡水里就GG了。」说到这包子忍不住哀怨的叹了口气。
  「谁叫你要把手机带到浴室去,那你手机送修了吗?要不要等下顺路去送?」
  「还是回去H市再送兴欣附近的店吧,再明天就要回去了。」
  黄少天想包子说的也没错,便就不再提这事儿:「那你可要小心,不要不小心走丢了,这下可没电话联络。」
  包子听了黄少天的话,四处张看一下四下确实挺多人的,稍不注意人流来确实有走散的风险,让他还真有点不安。
  不过包子觉得自己很聪明,他很快的的就找到了办法,他像往常一样去牵黄少天的手:「这样就不会走丢啦。」
  黄少天瞄了一眼包子牵上的手后道:「那你可要牵紧一点,不然等下还是散了。」
  「好、好、好。」包子说着,便把手握得更紧些,黄少天这下才满意了。
  
  其实难得来G市,黄少天本想说带包子去逛著名的名胜景点类的,结果包子表示没兴趣,黄少天只好带他去G市最大的娱乐中心那带玩。
  看包子似乎觉得很新奇的样子,黄少天表示不解,这些玩的逛的几乎每个市都差不多吧?
  「狮子座,我们去看电影吧!」包子一进去就被大门口新上映的电影的宣传摆设给吸引了。
  「特地来G市看电影?不是吧你?」
  「也要来G市才有机会跟你一起看啊,走走走。」不等黄少天拒绝,包子就要拉着人往电影厅的方向走。
  包子的话显然对黄少天来说很中听,也没再推拒。
  
  这种动作大片,就算剧情烂,但因为声光场面大,也不至于让人昏昏欲睡。
  剧情很一般,简单的正义Hero要拯救世界,身边伴随一个有点战力,偶尔需要人救的大美女,感情戏也简单粗爆的就是看对了眼就在床上制造感情了。
  少数让人比较注意的感情戏,大概是为了政治正确而加入的Gay角,暗恋男主多年的好友,决定单独前往死地前,想在临死前至少满足下自己心里对男主的爱恋,而偷偷亲吻因为伤重而沉睡毫无知觉的男主角,却凝视着男主的睡颜久久未下手,最后只是悲伤的笑了一下离开了。
  
  「为什么不亲下去呢?如果是我的话就亲下去了。」两人在散场后讨论剧情,包子这么说着。
  「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亲不下去啊,再说又是同性恋。」
  「同性恋有什么不好?」
  「当然……」黄少天正反射性的回答,忽然一想不对,他跟包子的话不就是同性恋?他这样回答不就打自己的脸?
  而且这不为一个试探包子的好机会:「那你怎么想的,如果你的同性好友喜欢你的话?」
  「这……我不喜欢的话我就会拒绝啊。」
  从包子的回答,黄少天没有得到足够的信息判断,于是他再试探得更清楚一点:「如果是我说我喜欢你呢?」
  「咦?」黄少天的话似乎把包子吓着了,他两眼瞪直了。
  包子许久没有回话,黄少天叹了一口气,想包子就算反应过来,应该也会哈哈打混过去吧。
  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尴尬,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准备对包子说是玩笑话敷衍过去,一抬头就对上包子的脸。
  包子一张好好的脸,红的像是红龟粿,明明不热的天,汗水却从他的脸上渗出,可以看出他很是紧张还有……
  害羞?
  
  这种情绪会出现在包子身上?这着实让黄少天感到讶异,包子这人基本上黄少天认识到现在,他好像都不知到羞耻为何物似的,现在却出现了害羞的反应。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一种想法在黄少天心底冒出,黄少天想要应证这想法,刻意将自己的脸贴过去,问道:「怎么回事,你脸好红喔,不会是不舒服吧?」
  包子迅速的往后退,慌张的挥着手道:「没、没有啦!对了,狮子座,我去上下厕所,刚刚看电影时喝了很多饮料,我快憋不住了!」
  接着似乎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难以忍耐,包子捂着自己的裤档,急速的跑往洗手间的方向。
  
  黄少天看着包子离去的背影,发愣了一阵,接着从嘴里吐出了带有些怒意与不甘心的一声:「啧!」
  没想到这包子竟然也学会了尿遁……
  黄少天回想刚刚包子的神情,还有刚刚脸贴近的气息,有些懊悔。
  应该亲下去的,就像包子说的那样,直接亲下去。
  
  这样看他还往哪里逃。
  


158.要写的不一样,不能变成之前的文的脱abo肉版啦!

新刊印调
既刊印调


   黄少天最近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好吧……作为一个成年人而非年轻的毛头小子,黄少天其实已知晓这种从自己心中油然而生的情感该以何名称来呼唤。
  可虽然清楚自己的感情,却不知这究竟是哪时生出的。
  是何时?何地?而且为什么……
  「包荣兴……为什么是包荣兴呢?」就是这点让黄少天不解,为什么偏偏是包子呢?
  黄少天在蓝雨的训练室时不时的「偶尔」吐露出这句时,被喻文州吐槽你干脆去包子窗下喊这句算了,黄少天当然没照着干。
  
  他在想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包子,要说包子的优点优……长得也算挺好看的,说话挺逗的,对自己也挺好。
  可是他缺点不是一般的大啊,包子这人挺脱线的,没心机过头了,让人挺担忧他的未来生活的。
  就算黄少天不考虑这些,老实承认自己喜欢包荣兴,放手大胆追爱,他也会看着包子那笑的傻咧咧,好像把一切都坦白出来,却又完全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脸,不知该如何行动。
  
  知道自己喜欢包子,然后呢?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呢?黄少天完全没有头绪。
  要说维持这样的朋友关系,完全不是黄少天的风格,可是去追包子啊,去追包子啊……黄少天以前想象过包子要是跟人谈恋爱被人追求是什么风格,简直可以脑补出一个相声剧,一定特好笑。现在要让他献身去当出演者之一,黄少天的心里是十分抗拒的。
  
  说到底,为什么对象偏偏是包荣兴呢……
  
  ♌♒
  
  哪怕黄少天对自己的品味有着再多的质疑,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下去。
  经过了冬休期,很快的又是全明星的时候。
  今年的全明星在G市由蓝雨主办,所有的职业选手不管有没有选上的,都会来到G市,也就是黄少天又要见到那个让他怀疑自己品味的心上人了。
  
  作为主办方的选手,黄少天准备期间可忙着,毕竟节目那边可要他们预先配合,期间包子打过来,都被黄少天以自己忙为由给推掉了。
  到了活动第一天,黄少天才在进场前见到了包子。
  依两人平日的交情,这不打声招呼实在是有点奇怪,可黄少天张开口时,平常一直伶牙俐齿的他,却好像有什么堵在自己口中似的,话好像吐不出来,塞在喉咙里。
  「包,包子……」「狮子座!好久不见,等下场上见啊!」黄少天的话还在喉咙里吞吐时,包子倒是先注意到他,对比黄少天的紧张感,包子倒是一派轻松,很随意且快速的跟他打完了招呼,继续一边转头过去,跟队上的剑客妹子有说有笑的走进场内。
  留得黄少天一只还停在半空中的手,看着格外寂寞。
  
  低气压。
  黄少天周遭漫着一股低气压,只要是个人都能感受到。
  除开上台上的时候,黄少天一脱离镁光灯就开始散发出低气压,蓝雨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何低气压,说了几个笑话,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大家也只好放置他了。
  
  说是等下场上见,今天的项目是新秀挑战赛,包子显然是有机会上场的,要说能场上见的机会就只有包子等下上台后,把黄少天给点上去。
  所以黄少天在包子上台时,多关注了一下台上,盯着包子会说出哪个名字。
  
  包子原本确实是想点黄少天,然而他这性格,不免让队上对他上台的事多关注,一听他原本想挑战黄少天,理由是在公开场合打感觉肯定不一样。
  一听到这种理由,对方立刻劝说说这种场合你应该挑战跟你同职业的流氓,好说歹说,终于成功劝说包子改挑战唐昊。
  于是黄少天就看着包子极不诚恳的说着明显是人家教他的的公关说词,说要挑战唐昊,莫名得有些失落感。
  唐昊从去年总决赛就很想教包子怎么做「流氓」,这下有机会,特别来劲,虽说包子实力不差,但今天莫名总犯些低级错误,让唐昊很快的就把包子解决下台了。
  
  下一个是兴欣那个新人女剑客,黄少天本是没多大兴趣的,可是鉴于基本上当心人是剑客时,有十之八九都会点自己,黄少天还是多少注意了一下舞台。
  果不其然的,黄少天被那个女剑客挑战了,这种场面黄少天也见多,不急不慢的颇有明星架势的要走上台,就听见兴欣阵营里有人替新人女剑客加油:「小余加油!把狮子座打爆!」
  
  ……呵。
  黄少天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说的话。
  这种话他平常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但是因为说的人让他很是介意。
  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同一队的替人加油不是很正常吗?虽然说要把自己打爆,但同一队的嘛,帮她加油很正常,要有职业素养……
  
  于是黄少天很有职业素养的用尽全力,一点也不仁慈的不遵从新秀挑战赛向来尊老爱幼的美德,迅速的把在挑战理由对自己的崇拜说的极为诚恳的女剑客,快速地把她打爆送下台。
  「少天今天很认真啊?」这场面实在有点不合平常新秀挑战赛的氛围跟黄少天一向的风格,主持人有点尴尬的笑。
  「你这话就不对,今天很认真不就是说平常都不认真吗?我向来都很认真,用尽全力对付每个对手,哪怕是新秀挑战赛也一样,即使是新秀也一样是职业选手,怎可因此懈怠……」黄少天的回答倒又有他一向的风格了,长长一串把主持人绕晕,把全场人绕晕,当场就没再追究这话题。
  然而场下网上还是有少部人在讨论今天的黄少天为何对一个年轻活泼可爱的女剑客如此严苛,猜测方向多,一说讨论妹子出生蓝雨训练营,却弃蓝雨而奔兴欣,引发黄少天不满。也有猜测为可能当年在训练营时两人就有嫌隙。
  被大家吐槽的最严重的莫过于一个企图认证黄少天是因为吃妹子的醋的脑洞大开邪恶路人,找出妹子在兴欣跟包子来往过密,黄少天此举完全是因为吃醋。
  包子还把这条微博转发并@了黄少天,得到黄少天三个字的回答:「去你的。」


157.发现我从5月开始就数错天数,累觉不爱 


  黄少天搞不懂包子在想什么。
  不,应该是这世上真有人能搞懂包子在想什么吗?
  黄少天对此表示质疑。
  
  包子不但对自己跟黄少天被哄CP不介意,甚至还像是要很卖力的卖福利给吃这CP的妹子似的,几乎微博三不五时有什么大小时都要@一下他黄少天,搞的黄少天每次开微博,都要耗费大量时间去回应包子。
  「你只要都不怎么回的话,他也不会一直@你了吧?」在一旁又听又看了黄少天一边碎念抱怨一边手快速的在微博上回着话的喻文州出着主意。
  「这样怎么行呢?多不礼貌啊,会影响人际关系的。」
  也就是合着你其实不怎么觉得人烦吧?喻文州心想。
  
  「你说他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也没想吧,卖腐这事现在这么流行,你平常跟我,之前还有于峰、郑轩、宋晓、景熙……几乎都有,你也不介意啊。」
  「同队卖腐有助周边销售,我干嘛在意啊,不同队的卖腐又没什么助力。」
  喻文州本来还想说黄少天跟王杰希还有周泽楷的CP也是挺热的,但话还没吐出口就觉得黄少天一定又会想到话反驳,他又何必多费唇舌,于是喻文州拍拍黄少天的肩道:「与其在意卖不卖腐的问题,还不如想一想你是不是因为太介意包子了。」
  「啊,我介意他什么……」正当黄少天要反驳时,喻文州已经跑得飞快的移动到另一头跟徐景熙聊天去。
  
  跟人谈过后,黄少天的疑惑线反而是越来越深。
  可那又怎么样?
  日子总归要过下去,黄少天的疑问没解开,他就放着不管,该跟包子怎么处就怎么处,于是他们这个本来可能只是昙花一现的CP,竟也窜升到了温热CP地带。
  
  「狮子座,你圣诞节有没有安排啊?」
  「没有!我圣诞夜那天要打比赛,可没一刻闲时间。」说到这个黄少天就气啊,怎么这一周的比赛他们蓝雨就刚好在圣诞节那天呢。
  「你们那天是来H市对嘉世吧?要不比赛完我们去吃宵夜?」
  「又是打完比赛去吃宵夜,你能不能有点新意啊?你老这样计划行程,以后你女朋友会腻的啊!」
  黄少天逮到点就顺口亏一亏包子,然而包子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回道:「可是打完比赛就剩那一点时间点,圣诞节这才刚打完比赛的,你总不会想去网咖再陪我去玩荣耀吧?那就剩下吃宵夜跟开房这两个选项了,难不成你要跟我开房去?」
  「我去你大爷的!」黄少天一下就把这串发出去了,还特地加粗加大,显得特别铿锵有力,之后继续补道,「谁要跟你开房啊,这要是被人看到,我的身价可要一落千丈了啊,不行不行,你还是离我远点……」
  虽然黄少天废话这么多,最后还是敲定了去吃宵夜,包子说他会找一间好餐厅,而黄少天并不报任何期望。
  
  嘉世虽然实力不错,但对上豪门蓝雨还是不敌,拿到个人赛的一分已经称得上幸运。
  重头戏要后面上,先让败的队伍进行记者会后才让胜的队伍接受采访,也因此时间拖的比较久些,黄少天直好跑着去跟包子赴面。
  黄少天怕体育馆入太人多太乱,叫包子不要直接过来接他,两人约个地点碰面。
  
  约的地方是H市每到圣诞节就会立起一个大大的圣诞树的广场。
  装饰的彩灯让这深夜里不愁照明,整个广场有着五颜六色缤纷的色彩,人也是多的混杂。
  黄少天一路走来,正担心自己会不会找不着人,还要拿出手机来找时,忽然视线中就瞄到一个身影。
  
  稍微变装过后跟平常给人的印象有些不太一样,可那看起来傻里傻气的表情倒是出卖了他,让黄少天一下子就认清他。
  明明是大冷天,但一直宣扬自己身强体健的包子穿的不算太多,此时正对着自己的手哈气企图取暖。
  也不知道是因为感受到黄少天的视线还是心有灵犀,原本埋在自己手间的包子忽然就往黄少天的方向看。
  
  「狮子座!我在这里!」包子一下就认出黄少天,垫着脚尖把自己的高度拉得更高,用力的挥着手深怕黄少天没瞧着他。
  「看到了看到了,你长得那么大只,我眼睛又没脱窗。」黄少天向包子跑去。
  「嘿嘿。」
  对于黄少天损人的话包子没怎么介意,只是冲着他傻笑,黄少天也不知道 要接什么了,只能看着他瞧,就注意到包子虽然穿着外套,可脖颈却很空,想到刚刚包子对着手哈气的画面,黄少天把自己的围巾拉了下来,围到包子脖子上:「真 是的,这种大冷天里你衣服怎么不穿多一点,想冻死啊?」
  「我不觉得冷啊,你自己戴啊。」虽然这么说,包子却也没拒绝黄少天帮他把围巾系上。
  「不觉得冷你刚刚还对着手哈气,我的毛衣是高领的,不怕冷」
  「那只是手在冷。」包子话说到一半,注意到黄少天的手,就把手扣上去,「这样就不冷了。」
  「这里可没你们家那腐妹子看,不用牵成这样吧?」黄少天说着要甩开包子的手。
  可包子的力气较大,又按住黄少天的手:「跟她无关,我就是想牵你的啊。」
  大概是因为受过冻的关系,包子的手比一路跑来的黄少天还要冷些,可黄少天却觉得手交迭的地方莫名的觉得热了起来。
  「……你的手冰死了。」这样说着,黄少天却也没再甩开包子的手。


157.當我開始勤勞時你們就該知道,dl要來啦! 


   「哪有人像你這樣退了又退啊!」
  「嗚嗚嗚!老大我好想你,以為你就這樣走了……」
  「包子你為什麼要說的好像我死了一樣?」
  退役後得一年過後才能重新成為職業選手,在這樣的情況下,陳果邀請葉修當技術指導,葉修光榮的接受了成年人們的鄙視、孩子們的擁抱後,再度的回到了興欣。
  「對了,我有在免稅機場買的東西,你們要不要來分。」葉修拿出一些從免稅機場買的零食餅乾。
  「你也太沒誠意了吧,用餅乾零食就想打發我們……」
  「那老魏不要拿,來包子、小喬,你們多拿一點。」葉修說著把原本要分給魏琛的食物,轉頭拿給了離他最近的包子跟喬一帆,喬一帆還拒絕著,包子倒是很開心的收下。
  最後葉修在魏琛的死纏爛打,拿出了原本要給他這煙友的煙,魏琛在陳果的注視下歡欣的收下禮物。
  
  「對了,包子,這個給你。」葉修在整理東西時,才挖到黃少天要他轉交給包子的東西。
  「給我的?老大你對我真好!」
  包子聽著想立刻撲上來,早就體會過包子不懂得控制力道的熊抱,葉修立刻伸長了手在包子抱上他前把東西擋在他臉前:「黃少天送的,去抱他。」
  
  「原來獅子座說有禮物送我是真的。」包子開心的把禮物收下。
  「讓我看看他送了什麼東西,黃少天這兔崽子買東西給包子,卻沒上貢給我……」
  「你也想收到內褲?」
  魏琛想過去湊熱鬧看包子拆禮物,就聽到方銳在旁邊說。
  「不想要,太醜了。是說你怎麼會知道是內褲?」魏琛一看那內褲的花樣要是送他他只想退貨。
  「我看他在店裡看了很久後買的。」
  「替男人精挑細選一件內褲當禮物?他想幹嘛?」想像了一下這畫面,魏琛不知道為何覺得有點奇怪。
  「想吃吧。」端著水從一旁經過的唐柔飄去一句,令大家都驚訝像她這種千金大小姐怎麼會說出這種話,結果她手指一指,指著大家因為奇怪的花紋而忽略掉的背面的漢字「吃掉我」。
  「……你說這黃少天買之前有注意到後面的字嗎?」方銳看著大大的三個字,覺得他當初拒絕黃少天是對的。
  「我希望他是沒注意到的,不然我會很懷疑我多年的教育出問題了。」魏琛搓著自己的鬍渣說道。
  「還多年教育,你真當你是黃少天他爹啊?」
  
  黃少天還真的不知道那後面寫了什麼字,只能怪那花樣太吸引他,讓他完全忽略了。
  還怪網路太發達,現代人都喜歡把別人給自己的東西repo。
  包子把黃少天送他這件內褲拍了張照,而且正好是翻到有字的那一面,還不忘@他這個送禮者。
  於是很多人都知道黃少天送包子這樣一件內褲了,分分調侃黃少天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用意。
  
  「能有什麼用意啊!男人送男人內褲難不成是要用來脫的嗎?」
  「不是嗎?虧我還想說今天要跟你吃飯還特地穿出來。」包子拉著自己的運動褲的褲頭說著。
  「……包榮興,你是不是想我揍你。」黃少天握緊拳頭。
  「獅子座想來真人PK嗎?」包子說著,把自己的手指交疊,折著手指發出聲響。
  黃少天想自己還真是一時欠考慮了,拼現實武力他怎麼可能贏過包子。
  可礙於男人的自尊,他怎麼能這時候退縮,要是他慫了,依包子的個性,就會分分鐘騎到他頭上去了,所以他必須聰明的應對才對!
  黃少天一把抓住了包子的手,阻止他折手指:「折手指對關節不好,作為職業選手還是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手才是。」
  「真的嗎?」
  「真的真的,你看看你的關節的地方好像變粗了嗎?你平常有好好做手操嗎?」黃少天說得煞有其事的樣子,按著包子的關節,心裡想這傢伙的手還真大啊。
  「我,我當然有好好做手操啦……」包子講的語氣有點心虛,黃少天挑眉一看透露出懷疑的眼色,他只好老實的道,「只是有時候會忘記會不小心做錯,還要小唐幫忙我……」
  「小唐?你說唐柔?你們感情挺好的啊,不會在交往吧?」黃少天想起唐柔的臉,美女配帥哥倒是挺搭的,忍不柱調侃下包子。
  「小唐?我跟她是純結的同性隊友關係,而且小唐我高攀不起,跟她在一起的機率比跟你在一起還低。」
  「靠靠靠,怎麼又扯到我身上,對了說到這你剛剛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啊?什麼東西?」
  「我就在說你為什麼剛剛還要刻意拉我的手啊?」
  
  今天藍雨客場打興欣,比賽結束後採訪完要離開賽場時,剛好兩隊遇到,結果包子哪樁不提提哪樁,偏又在大家面前提起內褲這事,面對大家調侃的笑,黃少天這面皮薄的臉就紅了。
  結果包子還說要感謝黃少天送他禮物的事,要請他吃飯,黃少天還因人們的視線,沒想好要不要答應,包子就乾脆的拉著黃少天的手跑了,還聽見興欣新來的妹子一聲驚呼。
  本來黃少天反應過來就要罵人,結果被包子一句獅子座你喜歡中式還是西式給帶走節奏,只記得吐槽包子這貨說要請人吃飯竟然連餐廳都沒有決定好,最後隨便指了一家他記得蕭山體育館附近有包廂的餐廳。
  
  「那是因為獅子座你都不走啊,所以我才拖著你嘛。」
  「你要拖著我,也不用十指扣著我的手啊,單純拉手就好了吧!」讓黃少天更在意的是包子握人手的手法,還不是單純的拉手,是直接十指相扣啊,這要被其他人傳到微博去,恐怕他跟包子CP又可以起一波熱度了。
  「這個嘛……」包子原本要說什麼,說到一半卻停了下來。
  黃少天直覺心裡有鬼,拉住包子想伸筷夾菜逃避話題的動作:「哪個啊,包榮興你說清楚一點啊。」
  「就是,你知道我們隊上新來的那個妹子吧?」
  「喔,知道啊,當然知道,人不是你們從我們藍雨這挖的嗎?」
  雖然拿下了冠軍後,興欣的代言跟贊助都是絡繹不絕,可興欣的家底終歸還是不夠厚實,為了補退役的葉修跟魏琛兩個人的缺,從別的戰隊挖了一個第八賽季出道的術士選手更過分的是還從他們藍雨訓練營挖了人家的劍客蘿蔔到興欣出道當職業選手,更重要的是那蘿蔔還是女的,簡直氣死藍雨的漢子們了。
  「嘿嘿,那妹子是你的粉。」包子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這事我也知道,人從我們藍雨去的,是我的粉怎麼還跑到你們興欣去……這又跟這事情有什麼關係?」黃少天說到一半又怕自己節奏被包子帶走,趕緊再把話轉回來。
  「她說她萌我跟你的CP啊,要我跟你多互動些,給她發點糧啊。」
  包子原本不懂腐跟賣腐的,但被魏琛跟方銳拉過去花一小時科普後,總算明白每次興欣隊伍裡看他靠在老大旁邊還是搭著小弟的肩時,傳來的女性尖叫聲是怎麼一回事。
  「你是暗戀那妹子是不是,還為了她賣腐,玩弄我們間的友誼。」
  「沒有沒有,你那是沒見到她在看到你送我東西的當天,拉著我的衣服大哭說她多年來總是萌無糖還有刀的冷CP,總算有個CP官方發糖要我一定要跟你好好相處……」
  「這樣你也不至於為她做到十指交扣吧,你都不覺得哪裡奇怪嗎?」
  「為什麼奇怪,又不是跟別人?其他人我才不幹咧。」
  「啊?」黃少天被包子奇怪的回答搞得摸不清頭緒。
  但包子顯然沒有要幫他釐清意思,只是在那自顧自的在那數,老魏不行、方銳不行、小喬不行……幾乎把他們興欣的人數一遍後說:「所以說跟獅子座的話我是不介意的。」
  黃少天完全不懂包子這話到底是幾個意思,想了一會,想再問清楚些時,包子已經自顧自的扒著飯,嘴裡塞滿了東西,完全沒有回黃少天話的餘地。
  


156.偷偷摸摸的偷填上,不敢数到底欠了多少 


   难得来到国外,虽然打比赛是首要目的,但偶而适当的休闲也是不错。
  国家队里几个人稍微熟一点的就结伴到处闲晃。
  街上很多那种卖小东西的店家,平常在国内几个大男人对这种店根本没兴趣,但到了国外,时间充裕,就每家店都进去看看,挑一些奇怪的东西带回国送人。
  「你们看这兔子,眼睛一大一小的像不像王杰希那家伙?」黄少天指着一个兔子的陶制工艺品,明明其他地方的细节做的还不错,但眼睛的地方就是一言难尽。
  其他人大笑着附和说确实像到不行。
   
  几人继续看着,看到店里的有一块摆着很有特色的衣服区,里面有几件非常有中国风味的衣服……
   
  是外国人眼中的中国风。
   
  奇怪的像春节吃了太多东西的配龙搭配着奇怪不明所以的汉字,长的有点奇怪眼睛特小的中国仕女……等,各种看着能让中国人觉得好笑的东西。
  黄少天后来看到一个简单粗爆,画着满满像是有嘴巴在笑的奇怪包子,一下就让黄少天想到了包子头像上那个万年不更换的黄金开口笑。
   
  「方锐,你觉得这个像不像你们兴欣那只?」黄少天抓过方锐问着。
  「哈哈,是挺像他头像上那个的。」方锐看到后附和着,接着被其他人叫过去,继续去看别的。
  只有黄少天一直盯着那图案诡异的内裤,最后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买了下来。
   
  「方锐,你帮我把这个拿给你们队上的包子吧。」
  「你还买礼物送他?看不出你们交情挺好的啊?你送什么给他?」方锐好奇的问着。
  「刚刚看到那内裤啊。」
  黄少天答完后,方锐沉默了许久,接着对黄少天表达了拒绝之意。说黄少天送人礼物就该有诚意一点,亲自送到对方手上,拼命的拒绝,任黄少天花了一万字来说服他,依然拒绝,黄少天也不好勉强人,只好再另想办法。
   
  ♌♒
   
  叶修是个很宅的人。
  这点即使是一样很宅的职业选手也无法反驳。
  总之这叶修竟然可以来到国外也不怎么出门,有休息时间就跟苏沐橙两人蹲在饭店里的用餐区享用食物耗时间,或是自己待在房里。
  虽然对于这种行为大家都斥之以鼻,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话,要找没有手机的叶修还挺方便的。
   
  「老叶。」黄少天想直接坐到叶修对面,但对面已经坐了个苏沐橙,于是他坐到叶修斜对面,再往旁边挤了挤。
  被挤到的苏沐橙白了他一眼,往旁边退了一退,跟黄少天拉出身位格来。
  叶修想装没看到他,头都没抬的继续吃着他本该毫无兴趣都快融水的冰,但哪怕他摆出如此态度,向来最有毅力的黄少天哪里会轻言放弃。
   
  「老叶啊,我们认识这么久交情那么好,只是拜托你件小事你不会像方锐这样拜托你事情还推三阻四的吧?」黄少天说着把已经被店员包装好的东西拿出来,放到叶修前面,「你帮我把这东西交给你们包子吧,啊,你回国应该会回兴欣不会再失踪了吧?」
  叶修没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好奇心不重的他,收下东西当作默认后,没过问里头的东西:「你跟包子最近好像交情还不错?」
  「是还不错啊……拜某人所赐。」黄少天说到一半,想起自己跟包子热络起来的缘由,斜眼看了下苏沐橙。
  知道黄少天在心里腹诽着她,苏沐橙却也不觉得哪里愧疚,说道:「看来我缔结了一段良缘。」
  「良缘!?苏沐橙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啊,词能这样用吗?」看苏沐橙这么厚脸皮的模样,黄少天简直无法忍。
  「差不多就行了,要说乱用词语谁比你在行?」苏沐橙反击道。
  两人斗起嘴,叶修笑笑,明显是要避开战火的表示自己要去抽根烟。
   
  ♌♒
   
  八月六号,经过漫长的小组出线、八强、四强……中国队最后进入了总决赛,然后拿到了所有人都盼望着的荣耀。
   
  冠军。
   
  当晚国家队的人大肆庆祝,隔天在苏黎世休息了一天后,早上便搭着飞机过漫长的航途,飞回了北京。
  回到北京时时间已经晚了,联盟安排了住宿的地方,联盟说要大肆表彰代表队,又把代表队的人留下来几天。
   
  结果黄少天的生日就在这忙碌的日子来临了,直到他打开手机收到轰炸的祝福消息,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
  饶是向来话多的黄少天也无法一下就回复所有人,他手速大爆的难得用简短的话语一个一个回过所有祝福他的人,然后在要回一个人时,稍微停顿了下,最后还是改发了讯息过去。
  「哈哈哈,没想到你这包子会记得我生日,有没有生日礼物啊?」包子这人给人感觉大咧咧的,实在不像是会把这种事记住的人,看到他也在零点的祝福队列哩,让黄少天感到有点意外。
  「嘿……我是看到QQ提醒的,礼物的话没准备。」包子老实的招认。
  「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也太过份,我连在国外都记得给你带礼物,你竟然没记得我生日也没给我礼物?」
  「原来你有礼物要给我啊!在哪在哪?」包子对于黄少天的数落没特别在意,只把重点放在礼物了。
  「你的重点只在礼物吗?我的生日呢?」
  「反正我生日的话,狮子座你也一样会等看到QQ讯息才会想起吧?」
  「我才你没这么薄情,你生日我一定会记得,而且还会送你一份超大份量的礼物!」
  「真的?那狮子座你先说说我生日是几月几号。」
  黄少天没想到包子还真问起了,虽然前面指责人不记得他的生日,忽然一时间他也想不起包子的生日,他完全答不上来。
  但黄少天是谁?他有可能老实的招认吗?
  他迅速的上了百度搜寻了包荣兴,正确地答出了二月十一号的答案,包子有点惊讶有点开心说没想到狮子座你会记得,黄少天一点也不心虚的说着也不想想我是谁,一边暗自把二月十一号是包子这货的生日给记在心中。
  不过如果是二月十一号的话,那就是水瓶座,最让人摸不着宛如外星人般的水瓶座,包子是这星座还真是让人不意外,如果包子是个五月中出生的金牛座,恐怕黄少天会大大的吃了一惊……
   
  不妙。
  黄少天忽然捂着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竟然在思考星座问题,自己的思想模式已经包荣兴化了吗?
  


155.次元基地不回我...... 
 
  「包荣兴,你是不是不会打领带啊?」黄少天在看着包子的一些照片,发现有时候活动穿着西装的时候,他不怎么打领带。
  「是啊,领带还真难打。」
  「不过你有时候还是会打的啊。」
  「啊,那是小唐帮我打的。」
 
  突然之间一阵沉默后,黄少天说:「我觉得你还是学习一下打领带吧。」
  「狮子座,我觉得男人还是要有点包容心一点。」很快的发现黄少天的问题就是在吃醋,包子装出认真的模样说教。
  「我有包荣兴就好,不用有包容心,你就乖乖的给我学就对了。」黄少天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条领带,挂在包子脖子上。
 
  包子适着打着领带,但都不得要领。
  看包子这样,黄少天亲自动手示范了一次。
  包子再试着做一次,还是失败。
 
  「我觉得是方向的问题,不如换我帮你打。」包子说着把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扯了下来,还没等黄少天说好或不好,领带已经缠上了黄少天的……
 
  手。
 
  「等等!包荣兴你做什么!打领带是打手上吗?」
 
  「哈哈哈,虽然我打领带不行啊,可是捆人还是很行啊,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打领带,不如来做点别的事?」
 


 154.平常總是粘著黃老師,但在看到園長葉修會立刻丟下黃少天跑過去的無情無意的包榮興小朋友

「獅子座老師,你什麼星座的?」
「你不都叫了,問什麼啊?你不是我們班的吧?快滾回去!」

興欣班包榮興小朋友與藍雨班的黃老師

153.年齡操作的幼稚園paro。公司附近有家幼稚園叫天翔幼稚園,一時就yy裡面有黃少跟孫翔在當老師了,如果後面有孫翔出來的話大概是輪迴班的孫老師與周澤楷小朋友。
 黃少天因為太高了所以沒有出鏡

152.肥皂啊肥皂啊 肥皂啊! 


   听说画的肖像画,能够显现出,画者对他所画的人的看法……
  「狮子座,你画这个我也太圆了吧!我有这么胖嘛!」包子者着黄少天画的圆滚滚的Q版包子抱怨着。
  「你懂不懂!这是图画的表现刑式,哪是指你胖,要不你也画一个看看啊?」
  「好啊!画就画!」
 
  包子说着,照着黄少天的话也画了一张。
 
  结果包子画了老半天,最后画面上出现的是比木头人还要再进步一点点,身体好歹不是线而是三角型,上面再加上三根头发。
  「狮子座,我觉得纸笔没办法表达我对你的爱。」包子一脸严肃的说着。
  「包荣兴你编,你再继续编啊?刚刚到底是嫌弃别人画的圆的?」 

151.我没有玩,有BUG就算了...... 
 
  最近世上最热门的游戏恐怕不在是荣耀……而是那个以前中国叫口●妖怪,现在叫精灵●可梦的游戏。
  一但区没锁,连中国都可以上去后,也不少职业选手疯狂的玩,包子这人向来喜欢凑热闹,于是也跟风的来玩。
  
  包子打开了游戏,追寻着指示,终于找到了皮卡丘……
  「我抓到你了!皮卡丘!」包子上前扑去,没扑到皮卡丘,倒是扑到别的东西。
  「皮你个头!包荣兴你能不能好好看路啊!」被包子扑中的黄少天,立刻骂道。
  「狮子座啊……你手机上那个难道是……」
  黄少天大吃一惊,没想到平常呆呆的包子,竟然这么敏锐的就注意到了手机画面。
  「不不不,皮卡丘是我的!」包子立刻去按住黄少天的手机。
  「你放开我!我已经走了两公里才走到这的!」
  「我从小就喜欢皮卡丘啊!要不我当你的口袋妖怪,皮卡丘让给我吧!」包子死命的抓着黄少天不让他抓皮卡丘。
 
  两人争执不下,结果被路过绑着双马尾的小学女生给抓走了,看着小女孩抓走口袋妖怪后笑得开心的模样,也不好意思去指责对方这当面抢怪的行为。
  黄少天想了想,自己走了两公里还没有收获实在是太让人闹心,他拍了拍包子的背说:「抓到你了。」 

 


150.剩32天!


  便利商店时常都会有集点活动,换取可爱的娃娃还是盘子杯子,为了集点,有时候人都会买了一堆东西,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周是兴欣的小人,包子也在收集,每天都买了一堆东西。
  「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买一堆这种没用的东西啊……」黄少天看着包子那堆得高的小山。
  「哪里没用啊,这些都能吃啊?」
  「这些你是要吃多久啊?就算这些东西防腐剂机太多不会坏,你放家里要是招老鼠怎么办?你能不能买其他实用点的的东西?」
  「狮子座你好啰嗦喔,好啦,我下次不买零食了。」
 
  结果隔天包子又带着大包小包回来。
  「你又买一堆东西了?」
  「我这次没买吃的,我买了实用的东西!」包子很得意的说。
  黄少天听他这么说,去翻他买的东西……
 
  各种类型的保险套。
 
  「你买这些是什么东西啊……」黄少天捂着脸,一点也能直视,他一点也不想想象包子拿这些去结账时,店员的表情。
  「实用的东西啊,今天晚上就用得着了。」包子很坦然的回答。
  黄少天被包子的答案击败了,也只能认输,承认这确实是实用的东西,并且使用它。


149.好久不见,嗯,即使放假了还是...... 


   现代人工作忙碌,时常外食,不过身为战队人员,可就没有这个困扰,基本上就有食堂,由营养师开菜单,大妈烹制,恐怕吃的比你妈煮的还健康,大部份的队员,
  所以看到有人在食堂里打开了便当盒来是让人好奇,大家都围过去问着,当事人说是女朋友给的便当,大家都表示忌妒羡慕恨。
  「爱妻便当!你女朋友好会做菜啊!」
  「这其实是她买的自助餐,她根本不会做菜。」
  「那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不!这是她亲手装进去的啊!」
  「算了,有女朋友就是好……」
 
  「噗。」在几个人讨论时,忽然听到一声笑声。
  几个人往那一看,是黄少天在笑。
  几个队员本以为他又想吐槽了,结果只见他又笑了一下,笑的好像在鄙视他们的样子,什么都没说,继续吃着他手上的包子。
 
  几个队员没被他吐槽,反而心里不平衡了,纷纷吐槽着黄少天说他午餐也不过是吃个包子,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


148.唉唉唉唉 


   包子总是喜欢买奇怪的东西,到了那种观光圣地,总是会买一堆没用的怪东西。
  黄少天就看他在陶笛店,挑了半天,看到一个狮子形状的陶笛,笑着说:「狮子座,你看这个跟你像不像?」
  「不像,哪里像了,看起来很傻。」黄少天觉得这狮子长得太傻,跟帅气的他一点也不像。
  虽然黄少天这么说,包子最后还是买了,有时候想起来还吹个几下,实在扰人。
 
  「狮子座,你看这个跟你像不像?」到了下一家店,包子又拿起一个狗狗的手工制娃娃给黄少天看。
  「不像,这娃娃吐着舌头看起来傻不拉机的,你说到底是哪里跟我像了?」
  但就算黄少天这么说,包子还是买了。
 
  「狮子座……」又到了下一家店,包子拿起一个小黄鸡抱枕,黄少天抢先在他面前插话。
  「你不要看到什么都说像我好不好,又是狮子又是狗又是鸡的,能不能有点准则?」
  「可是都很可爱啊!我都很喜欢!」包子这么说着,也不知道是戳中黄少天哪哩,他红着脸,任包子又继续乱买。
 
 
 
  「狮子座,这只猩猩……」
  包子还没说完,黄少天立刻制止了他的话:「猩猩不行!只有猩猩我绝对反对!跟我一点都不像啊!」


147.大家有没有觉得突然安静了不少,哈哈.... 

   今天是大扫除的日子。
  黄少天在擦拭着窗户时,忽然看见玻璃里倒映的自己头发有些凌乱,便顺手整理自己的头发。
  这时候忽然看到包子站在他对面,盯着他看,黄少天正在想他在做什么,就见他把左手拨向右边的头发。
  包子是个右撇子,这样的动作感觉有点奇怪,黄少天把手放下,正想问他想做什么时,就见包子把手放了下来。
  黄少天很快的就发现包子是在模仿他的动作,再度试验下,动了右手,包子又学着他的动作。
  黄少天觉得有点好笑,又再动了几下。包子一一模仿过来。
  黄少天玩了几回,蹲在玻璃门前,正想着包子什么时候会腻,就见包子靠的离他很近。
  两人之间忽然只隔一片玻璃的距离。


  「窗户上面这个都擦不掉耶。」包子擦着玻璃窗上的污痕,黄少天则掩着面当作没听到。


  今天的水瓶座运气很好的!
 
  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前,包子这么说着。
  然而他今天一直被抽中要玩各种惩罚。
  「所以说你今天到底哪里运气好啊?你今天根本是水逆吧!」黄少天推着包子的手,嘲笑着他。
  「我相信接下来一定会好转的!」包子说着。
  
  「接下来……7号亲一下3号!」抽到国王的方锐很没新意的,选择了一个老套的惩罚。
  黄少天看着自己手上的3号,接着看到包子开心的举着7号的牌子。
  「笑什么笑啊,我一定是被你带衰了,就说你今天根本水逆!」黄少天在包子旁边抱怨着。
  「没有啊!我就说我今天运气很好!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哪里……」黄少天正想反驳你到底哪里运气好了,忽然嘴就被人赌住了。
 
  「包荣兴!就亲一下而已!谁让你直接亲嘴的!」黄少天满脸通红的喊着。

145.段子就是要短小啊 


   最近黄少天跟包子的床上时常会爬蚂蚁。
  「大概是床上有甜的东西吧?」包子这么说着。
  「是不是因为你在床上吃东西?屑屑掉到床上了?」黄少天斜眼看着包子。
  「怎么不说是因为你躺床上呢?你之前不也说你水杯常爬蚂蚁吗?」
  「这两个到底有什么关系啊……」黄少天话说到一半,包子突然亲了上来。
 
  「大概是因为你嘴是甜的吧?」


144.选字是个大问题 

   为了追求长篇打字的高效率,有些人打字时是不怎么选字的,黄少天也是其中的一个。
  结果他今天尝到手癌的苦果了。
 
  昨天有人@心理测验,问豹子跟老虎比较喜欢哪一个,黄少天转发说自己喜欢豹子,还顺口称赞了豹的优点,就去睡了。
  结果一大早起来疯狂的收到一堆@,原来是他最近太常跟包子聊天,选字自动就换成包子了,于是一堆粉@包子说真情告白。
  黄少天正在想要怎么反驳时,这时收到了包子的@。
  包子的转发写着,我也是。
 
  到底是哪个我也是,黄少天对于微博上的一堆转发都懒得管了,忽然对包子这话在意了起来。 

 

143.重新看了以前写的黄包文,有种看别人文的感觉,忽然觉得自己能饱一阵子了(躺 


   两个很忙的人要是交往的话,最困难的就是见上一面。
  尤其还是黄少天跟包荣兴这两个完全住在不同遥远的地方的人。
  两人大概一年能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得跟着战队活动,就算难得在同一座城市也很难见上一面。
  昨天刚好蓝雨来客场打嘉世,可兴欣有活动,结束时已经很晚了,两人没办法约到面。
  包子隔天打着电话跟黄少天抱怨着。
  「其实我今天早上有经过你们兴欣楼下,但看灯还是暗的,你应该还没起来就没叫你了。」
  「你应该要叫我起来的!你都特别来了,没见到面太可惜了。」包子叹着气。
  「没关系啊,我只要站在你家楼下,知道你挺好就可以了。」
  「你又没到我房里来,怎么知道我好啊,透视眼吗?」
  只是想表达自己知到他过得好就安心的黄少天,没想到包子竟然还跟他较真了,无奈的笑道:「因为我在外头就听到了你的鼾声。」
  「才没有这么大吧!狮子座你太夸张了!」包子反驳着。
 


142.觉得要死了,要是有人出了黄包本记得烧给我 


   黄少天带着包子去配新的眼镜。
  「您觉得这种如何呢?」了解许多眼镜的店员,迅速的拿出许多种款式的眼镜。
  包子试戴了几个,最后似乎有一个较满意的,便问着:「狮子座,你觉得这个怎样?」
  「还行吧 ……咦,这镜框……」
  镜框上好像有细微的文字,黄少天凑近过去看,结果包子头歪了一下,接着说:「我觉得我还是戴隐眼好了。」
  「就算你要戴隐眼的话,平常在家戴的眼镜也要有吧,再说要你戴隐眼的话,你这家伙肯定会忘了摘掉吧?」
  「可是戴着眼镜会挡到啊。」包子说。
  「挡到……」黄少天原本还想问是挡到什么,结果看包子靠太近的脸,他一下就明白了,「你不会把眼镜拿掉啊。」
  「可是要拿掉的话,这样就不能偷袭了啊。」
  「这样我也不能偷袭你了啊,不是挺公平的吗?」
  「不对啊,你还是能偷袭别的地方啊 ,要不你也戴眼镜吧!」
  「那你要这款吗?」黄少天问着,包子点点了头,「小姐,麻烦给我这款的蓝色试试。」
 
  黄少天凑过去包子耳边说情侣眼镜,自己为讲的很小声,听得一清二楚的店员表示,明明今天看来能卖出两副眼镜,但心情怎么一点都好不起来呢?


141.发现自己最近都补的.....没准时发过 
 
  黄少天只是瞄了一眼包子在电脑萤幕上的角色,敏锐的就发现包子的角色跟之前他玩的不太一样,公会名仔细一看,还是中草堂的。
  「不是吧,你什么时候到了微草的?叛变?」黄少天看包子没开语音,就直接在他旁边说着。
  「我才不会背叛!我这是在玩无间道!」包子没有顾虑的就跟黄少天说。
  「……你们兴欣最近人事上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一个业内,黄少天可没听说过兴欣最近公会有缺到需要让包子当卧底。
  「我说我想当卧底,老魏就给我这张卡了。」
  这卡是要废号了吧?听包子的说法,黄少天立刻这样判断着。
 
  对于包子当卧底是什么画风,黄少天很是好奇,于是他拉了椅子在包子旁边看。
  「魏老大给你什么指示?」
  「喔,他叫我捣乱成功,光荣牺牲就可以了。」
  「那不就跟你平常一样做就行了吗?」黄少天想起包子的打法,有时候还真怀疑他是不是别队派到兴欣来的卧底。
  「喔,这样啊。」包子立刻打开了语音,然后唱起了歌。
  于是他飞快的被中草堂的人踢了出去。
  「狮子座,你说的没用啊。」
  「本来就不可能有用。」如果是包子做卧底的话。
  「狮子座你知道会失败还叫我这样做,你其实是微草派来的间谍吧!」
  「讲道理,我怎么可能是微草派来的间谍!就算真是间谍我的目的是什么啊?你们兴欣的事我还探听不出来吗?」
  「……来调查我身上的秘密?」包子想了会,硬是挤出了回答。
  「那个更不用了,你身上有多少痣多少疤三围多少我都一清二楚。」


140.补的 


   周边,周边,周边,周边,除了门票的收入外,出周边向来是每个战队热爱的事。
  除了设计怎样的周边会受欢迎外,怎样卖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怀。
 
  遵从兴欣初任队长叶修当年跟安文逸的话「你就算是根烂草,和大闸蟹绑在一起,那你就是大闸蟹的身价啊!」,兴欣这次新出的选手小人,盒蛋单购随机,要全部角色就直接抱一盒,还要每个实体店铺都换一种特典,誓言把粉丝的钱包削到见底。
  当然,碍于钱包有限,除了博爱的队粉外,选手单人粉大多会选择跟人平分角色。
  人气最高的当然是现任队长苏沐橙,基本上是一捆多的状态。
  包子长相亮眼,兴欣的初始老队员,有着稳定盘,人气还行,处在不用捆人也不用被捆的状态,是个让粉很省心省钱的状态。
  
  这次包粉小A看到周边,很快速的就找人自己常跟的团主要跟团,结果得到的回应是,包子已经没了。
  小A惊讶的问团主是不是这次只开一团,团主说他开了好多团,但有人说他要全ALL,团主想发货方便,就给他了。
  小A只好再去找其他家,然而收到的都是包子已被人ALL走的消息,最后只好自己抱盒。
  看了一下这次兴欣周边的讨论楼,几个人讨论下来,貌似周边都是同一人买走,而且推测数量不少,一时间流传着包子有个壕粉的传说。
 
──────
 
  「你们女孩子最懂浪慢了吧,你们觉得用小人排字,要排什么字看起来比较会让人想答应求婚?」
  「用小人排字的话我根本就不想答应,你难道不觉得那根本像诅咒仪式吗?你难道已经被你对象传染审美了吗?」by似乎知道什么事的苏沐橙。


139.我以为放了假我就会乖乖写文...... 
 
  「包子啊,你是不是又变重了啊?」黄少天跟包子童心未泯的经过家里附近的公园,玩着翘翘板休息一下,虽然两人本来体重就有差距,,但包子通常只要往前稍微坐一些就能达到平衡,但这次却还是没有成功。
  「才没有!一定是我身上装了太多东西,才会太重的。」包子把自己的口袋扯出来,试图翻出东西,结果里头空空如也。
  「所以说你身上是装了什么啊?」黄少天靠在翘翘板的扶手上,看着包子的动作窃笑着。
  被黄少天嘲笑,包子急忙的想反驳着,然后说:「有、有啊……满满的,我装了满满的爱在身上,所以才会变的这么重。」
  「满满的?我怎么都没看见?」
  「有这么大好不好!」包子用手比出了一个大爱心。
  「看不清楚,我再靠近一点。」黄少天说着,将身体往包子方向挪动,原本因为被他踩着还算持平的翘翘板,一个劲的往包子那倒,包子差点因为一时的不平衡,差点往后倒,但黄少天却先捞起了他的腰后说,「你的爱果然是很重啊。」


138.听了朋友昨天对话的脑洞,他们不看全职 嘻嘻 


   黄少天跟包荣兴立刻冲进店里,请店员给他们一个包厢。
  两人不得不佩服粉丝的爱,他俩已经自认的包的很严实了,结果还是被人认出来,两人立刻跑了起来,决定到一间店里躲风头。
  无视带路的店员投过来奇怪的眼神,两人一直讨论要怎么样才能彻底隐藏脸不被人发现。
  「你说全部都遮住如何啊?」包子把他的高领毛衣拉到脸上。
  「你这样再挖两个洞,就可以当犯罪份子了。」黄少天看着包子脸上都是黑布,忍不住大笑。
  包子很配合他的嘲弄,拿起餐刀对着他,说:「说吧,要钱还是要命。」
  「要你。」黄少天拨开包子的餐刀说道。
  
  正好送菜进来的店员,被闪瞎了狗眼。


137.官方(不是全职)拆我CP,生气!

   黄少天看包子坐在电脑前,眼睛不停的眨啊眨。
  「你休息一下吧,眼睛想瞎掉吗?」看到包子一场打完后还想接着打下一场时,黄少天立刻拉开包子跟电脑萤幕的亲密距离。
  包子眨了眨他那有点酸涩的眼,想想黄少天说的也没错。
 
  「狮子座,帮我点下眼药水,我点不着。」包子拿着眼药水瓶,一直点歪。
黄少天接过药水瓶,另外一只手撑着包子的眼皮,帮他滴,一边道着:「老滴眼药是没用的,你要真近视还是去配个眼镜吧。」
  「戴眼睛喔……总觉得好难看。」
  「你戴上眼镜好像确实不太合……」黄少天想象了一下包子的气质,戴上眼镜后挺奇怪的,拨了拨他的包子的头发,「要不你换个发型?」
  「有哪个发型会适合戴眼镜啊?梳油头?……不不不,还是不要好了。」包子想象了一下自己梳油头的样子,连他自己都觉得生理不适。
  「我觉得这样最适合了,再戴个呆瓜眼镜。」黄少天抓起包子的两边头发,变成双马尾,觉得这造型看起来特傻,特适合包子。
  「狮子座,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
  「什么类型?」
  「这发型根本是小学女生才会绑的。狮子座你太让我失望了!」
  「讲道理,你跟小学女生有哪一点相似!?你那『天真无邪』的大脑吗?」黄少天被包子的逻辑打败了,他一个基佬竟然被包子说是萝莉控!?
  「……平胸?」包子认真思考了下,他跟小学女生的相似之处。
  「不像,真的不像。」黄少天天天摸就知道,包子的胸部完全不是平的。


136.求关键字...... 
 
  大热天的走回家里,黄少天感到口干舌燥。
 
  正好客厅放着一杯水,他觉得正正好,也不管这水杯是不是有人用过,反正房子里另外一位使用者,连对方的嘴都碰过了,区区的间接接吻,黄少天可一点也不会在意。
 
  就在黄少天把整杯水都倒进口里时,包子忽然从一旁冒出来:「糟糕!狮子座!你把它喝下去了!」
黄少天立刻被他吓的呛到,不停的咳,水就这样喷在地面上。
  「你这是什么东西啊!」黄少天得确认一下危险性,他喝下去目前看来没什么事情。
 
  「吐真剂。」
  「……what?」黄少天觉得包子说出了什么离奇的字词。
  「喝下去之后只能说出真话的吐真剂!」包子说着,眼睛眨呀眨,充满着期待。
  ……到底是包子被其他人哄骗了,还是他又想到新的玩法了,黄少天暂且观望着。
 
  「狮子座你现在喝下去感觉怎样了?」包子探问着黄少天的情况。
  「没怎样啊。」
  「难道不会有想把真心话一吐为快的感觉吗?」
  「虽然让我自己说有点奇怪,但难道我是那种会把心事藏在心里的人吗?」
  被黄少天这样说,包子好像有点气馁了,黄少天好像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啊:「那……那我随便问个问题啊。」
 
  「你的银行卡藏哪啦?」
  「放在我们房间床头柜左边数来第三个相框,也就是我们交往第三年的情人节拍的那张照片的后面。」
  「密码是?」
  「包荣兴的出生年月日啊。」
  「为什么要用包荣兴的生日啊?」
  包子问这问题时,黄少天忽然一下子把脸贴近,他这动作导致包子没有防备的红了脸。
  「用最记在心里的人的生日当密码,这样才绝对不会忘记啊。」


135.这礼拜日又要上斑......

   幸运还是不幸,在暴雨过后,艳阳终于到来。
  虽然原本说好要在天气好转后,去郊外放风,晒掉身上的霉气,但看向外头热的能将人融化的太阳,两人就缩回去了。
  好在电缆很快就抢修好了,两人还能窝在沙发上吹冷气看电视,
  「今天的气温好高啊……」包子调整个姿势,往黄少天身上靠。
  黄少天立刻把他推开,嫌弃的说:「你别靠过来,热死了。」空调才刚开起来,还不够冷,包子带有汗水的皮肤黏上来让他更难受了。
  「我快融化了,不想动……」包子说着,继续压回去。
  「你要是会融化的话,更不要靠在我身上,会黏住。」
  「那就黏住啊,这样就分不开了……」包子越说声音越小,渐渐的没有了声息。
  整个重量再度压回时,黄少天再推,包子完全没有回应。
  「……」黄少天看着包子,似乎睡的挺香甜的模样,拍了拍对方的脸,包子也没有回应,黄少天看包子睡的那么死,心里突然起了坏念头。
 
 
 
 
  「狮子座!怎么办!!!?」黄少天感受到自己的背后有动静,接着就听到包子的声音爆炸开来。
  「我我我!我的手真的融化了!黏上去了!」才刚从睡梦起来的包子,看到肤色的黏液把自己的手跟黄少天的衣服黏在一起,惊慌的大喊。
  「唉,不是跟你说天这么热,不要随便靠上来吗?你看看,这样扯都扯不开,我先拿剪刀把衣服剪掉啊。」
  黄少天强忍着笑,拿起剪刀剪起自己特地换上的便宜衣服,正在算包子到底到底脑袋几时才会清醒,发现问题的真相。


134.报上CWT第一天了耶......卖既刊! 
 
  这世上有些事情就缺一个早知道。
  「你难道不知道因为是公益活动,所以当天都会有影片跟照片记录的吗?」喻文州说着。
  黄少天还真的不知道。
  「总不可能让职业选手真跟粉丝单独约会啊,万一遇到极端粉丝怎么办?」喻文州这么说道。
 
  嗯,也就是那天,他跟包子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约会,喔,不,这根本就是公开出柜了。
   黄少天心想,自己不愧是个与众不同的人,连出柜都要昭开天下……
  这点他是拒绝的。
 
  「包子你给我把约会弃标,快点!节目要录影,这样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是你标下我的!」
  「钱已经付了,没办法弃了啦!。狮子座,没关系,老大、小唐、老板娘、沐橙姐、小手、小弟、小乔、老魏、方锐跟莫凡都帮我支过招了。」
  「你刚刚说什么!?叶修、唐柔、你们老板娘、苏妹子……还有谁来着?」听了包子的话,黄少天在心里紧张着。
  「喔,就是我们兴欣战队里的所有人跟老板娘啊,我们兴欣是个有爱的战队,大家都帮了我的忙。」
  ……黄少天忽然想,公开出柜好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是不是整个兴欣早就知道他俩的事了。
 
「你为什么会想要竞标跟黄少天选手的约会权呢?」即使知道得标者是另外一个职业选手(性别男),这样WTF的消息,主办单位还是照着公式化的模式进行。
  「为了公益啊!我觉得这次的活动能帮助偏乡儿童,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包子也说出十分公式化的话语。
  「那你怎么会来标黄少天选手的呢?你怎么不标你家……你们兴欣的叶修选手呢?」一时差点顺口的就照着包子平常的话走了。
  「喔,因为价比较低。」包子这么说着,黄少天立刻在背后念着,立刻被工作人员给堵住。
 
 
  毕竟是活动,所以约会行程也已经排好了,两人只要照着活动进行就可以。
  「狮子座,走吧。」包子很顺手的要牵黄少天的手,黄少天立刻躲开。
  「不能牵手吗?」
  「那个,包子啊,虽然竞标下来了,但这不是卖身啊,你要牵手还是要看黄少意愿的。」工作人员插嘴着。
  「两个男人牵个手你用不着这么小气吧!不牵手怎么像是约会呢。」
  在黄少天回应随便你啦,包子立刻牵了上去。
 
  「我为什么觉得他们牵得很熟练?」「你想太多了啦!」工作人员小声的交谈着。


133.咳咳咳咳咳,你什么都没发现 
   「你看,我身上有瘀青了。」包子指着自己身上的青青紫紫,委屈的跟黄少天说着。
  「……」黄少天很难得的沉默不语。
  「还有这里跟这里,狮子座你好粗暴!」包子继续掀起他的衣服,指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耐心的听包子一个一个讲完,然后道:「包荣兴,你听过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吗?」
  「……不知道呢,我是语体教的。」包子头往一边转过去,眼神飘向了天花板。
  「在你控诉你那些不知道是几时搞上的伤时,可以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今天一大早会躺在地坂上醒来,肚子上还有被人踹下去的伤痕?」
 
  昨天是黄少天跟包子第一次上床……字面上的解释,两人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照理上其中一人一醒来,就会看到对方躺在身旁。
 
  然而黄少天醒来时,看到的却是床底板,肚子上还有伤。
 
  密室空间,凶手只可能是一个人。
 
  「狮子座那一定是你自己滚下去然后撞到的,我去拿药来帮你擦啊。」头号嫌犯包荣兴借故逃脱。
  「等等,包荣兴你给我站住,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混过去!」
黄少天立刻追去,两人拉拉扯扯,还打闹了起来,身上的伤还增多了。
 
  未来的好几个月里,他们的早晨都是如今天一样的光景。


1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