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感謝桌子做的工商圖

ICE5-W43見了


然後我CWT49報上了該準備暑假場的黃包本了

實品,黃包的吊飾裝飾比本體大呢……

不知道能不能改上ice5的黃包滴膠吊飾!

因為電球開了新品就出了,原本以為是1圖5個能參,發現是1圖5個總數要10就只好畫第二個。當初想著畫結婚花圈結果怎麼畫都畫不好,後來想到畫甜甜圈+烘培師PARO,還買了波堤來參考。本來想說第二個也畫職業人PARO,但想到水手服比較可愛,剛好周翔也有水手服的造型就畫他們兩個了。





最近正在用rpg maker vx 製作黃包遊戲中,想圓好幾年前說過的話呢,不過圖力比較不夠> <,只能讓他們兩個坦誠相對


是西幻類的背景,讓黃少跟包子一起冒險一邊談戀愛


當然也會有只能用黑屏的羞羞情節。


這邊會繼續努力製作準時在社團成立10周年,cwt119跟大家見面的> <

※这样就算把去年8月的本全文公开啦

※花吐症

※有包子把兴欣全部男性队员的嘴都吻过的情节


  

  「哈啾!」在兴欣的训练室中一声喷嚏响的剧烈,大家忍不住都望过去。

  包子捂着自己的嘴,有东西从包子喉咙里吐出,大家盯着那东西看着。

  那是一片白色的花瓣。

  

  「花吐症,一种会发生在单恋的人身上的病,得病的人,要是不跟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并且接吻,就会因为一直咳花衰弱而死。」看着查到的资料,兴欣几个人把它念了出来。

  「这什么怪毛病!」魏琛大喊。

  「也就是说,包子哥如果没跟喜欢的人两情相悦的话,就会死?」

  「不是吧?包子快把你喜欢的人说出来!」陈果拉着包子的衣领,摇晃着。

  「等等,老板,你这样拉他,他哪说得出来啊?」

  「包子平常也没见别的女孩子吧?也就是平常会遇到的女孩子……」安文逸说完,大家将目光看向队伍里跟包子最常接触也是最早认识的女孩子──唐柔。

  「不是吧?」忽然接到大量目光,即使是唐柔这种面对大场面也依然泰然自若的女孩子,也慌张了起来。

  「我对小唐……」包子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唐柔,众人的目光忽然亮了起来,尤其是苏沐橙跟陈果两个。

  「只是革命情感,我们就像战友的好兄弟。」包子这样讲完,唐柔似乎松了一口气这下兴欣的众人又转移目标了,不是唐柔,那就是……

  这次换苏沐橙的受到大家的注目,她的肩膀抖了抖显示她的动摇。

  「好玩不过嫂……」在这句话被讲完前,陈果率先去动手挡发言人的嘴。

  「嗯~队长就是队长吧。」包子才看了一下苏沐橙就给予这个回答。

  这下换苏沐橙松了口气,最后大家将目光看向了陈果。

  「包子啊,老板她都快可以当你妈了。」魏琛说着。

  「我靠!我还年轻好嘛!」陈果冲着就想揪魏琛领子。

  「你对我来说还年轻,但对包子来说不年轻了。」

  「老板……就像妈妈一样。」包子刚吐出话来,陈果的怒气就飙升到最大,可包子下一句又让她心软了,「我好久没去看妈了……不知道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放心吧,包子我…….」就在陈果正要发表豪情壮志,被魏琛所打断。

  「你这病要不治好,你这辈子别想看到你妈了。」

  「呜……」包子摆出委屈脸,看得陈果母爱泛滥,去揉着包子的头,把头发揉的乱糟糟的。

  「可是若不是这我们队上的的到底还有谁?联盟的?」

  「都说联盟女性少,可除了蓝雨的都有妹子吧,这数来至少也有十几个,范围也挺大的。」

  「要不然是网吧里的?我现在把阿宁叫过来?」

  兴欣的几个人讨论的热烈把所有包子可能会遭遇的女性都讨论了一遍,忽然包子开口说话:「我觉得……」

  

  「我喜欢的可能不是女孩子。」

  

  包子此话一出,整个兴欣都静默了。

  「等等……包子你说你不喜欢女孩子,也就是说……」总算是安文逸这年轻人有点勇气,先开口了。

  「你喜欢男孩子?」方锐也一同跟上。

  包子在大家的注视下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吧?」

  「我的天啊,包子你竟然就这样出柜了!」

  「现在这个不是重点,如果包子喜欢的是男的,那他喜欢的对象会是……」

  「叶修!」魏琛大喊着。

  众人心想,对啊!包子这货一心一念的就是他家老大,喜欢的对象是他老大这不是很有可能的吗?

  「不……这跟恋爱的喜欢还是有差的吧?」叶修遭到众多目光围剿,急忙的挥手喊冤。

  「叶修你啊,难得包子这么对你一心一意的,不过就是个唇,你就贡献出来吧?」魏琛抓着叶修的衣领,把人抓到包子,头一按下去。

  

  嘴唇按下去,叶修显然没有以前的淡定,慌忙的擦了擦嘴巴。

  包子倒是挺冷静,对他来说被人忽然亲了好像不是多大的事,只见他捂起嘴,又是咳了几下,白茫茫的花瓣继续掉下来,让他失望的说:「这要是是白花花的钞票就好了。」

  「老魏我记得你跟包子感情也很好的嘛!不是还一起去开黑店吗?」叶修自己受害当然不会善罢罢休,这下冲着魏琛得意的脸,也做出了跟魏琛一样的举动。

  这下亲下去,魏琛也急急忙忙的擦了口水,然后找寻了下一个受害者:「方锐!新犯罪组合!」

  「等一下!」方锐急忙的要逃,但魏琛没让人有这机会,一样被抓了过来。

  兴欣这几个人这样轮番下来,被人陷害的总想要再多拖一个人下水,最后连包子本人都下场玩了起来,将自己的嘴唇作为武器,蹂躏着兴欣所有雄性生物。

  「是说不是是说要两情相悦才行吗?你们几个正经点!」看着兴欣几个男的玩闹成一团,陈果忍不住插话。

  

  最后陈果带着包子去医院,医生开了些药,但都仅能缓解包子的症状而不能根治。

  「包子啊,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啊!我会全力支持你的感情的!你一定要赶快和喜欢的人两情相悦,治好你的病啊!」

  「嗯……」包子没有像他平常那样十分有朝气的回答,倒不是因为咳到无力,而是陈果说要努力跟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可包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啊!?

  

  ☆

  

  这花吐症持续了一段时间,包子依然没有想到他喜欢的人是谁,更没有跟对方两情相悦。

  抱着花吐症,虽然包子本人还挺是精神的,但是毕竟会影响到竞技状态,一阵子的赛事都没安排他上场,让包子好好休息。

  可这次的全明星是兴欣主办,全部选手都一定得参加,特别是包子在兴欣也算个颇有人气的选手,不可能缺席,只能开了强效的药,坚持挺住。

  第一天全明星对所有选手来说是挺放松的,不少人都跑去别队串门子,要是平常,包子显然到处去玩了,可现在身体不适,包子只想窝在椅子上,动也不想动。

  「喂!包子你小子,最近怎么都没有上场比赛啊?」忽然有人在包子旁边坐下。

  包子不用转过去,听声音就知道是黄少天,只是想要回他话,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靠药压下来的咳意,在黄少天靠近后猛烈的咳了上来。

  包子捂着嘴,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黄少天知道自己得了花吐症的事,一下从椅子上跃起,然后朝厕所的方向冲了出去。

  「这小子是怎么了啊?搞什么鬼搞什么鬼,我找他说话竟然逃了?这样是对的吗?」黄少天竟然还对包子这逃跑不满了,立刻跟了上去。

  

  包子一边冲又一边想咳嗽,但又怕在外面吐出花难清理,于是只好努力忍下来,决定到厕所里在咳。

  「喂,你小子你小子,看到我还逃,搞什么东西。」结果不久后黄少天追了上来,看着包子又是一顿骂,还跑到人身前,去挡人家的路。

  「嗝!」包子觉得自己咳意又上来了,可还是拼命想忍住,于是最后只发出了嗝声。

  「你在打嗝?如果是打嗝的话按穴位会好得很多,其他的话……」黄少天抓起了包子的手,在掌心中间按了下。

  一下子靠得太近,包子下意识地想往后退,距离却没有减少,黄少天人又靠得更近了,包子想往后退,结果后头竟然是墙壁。

  两人的距离渐渐减少,最后近到包子的眼中只剩下了黄少天,一个温热的触感靠上了包子的嘴唇。

  黄少天只碰了一下嘴唇就离开:「吓一跳好像也很有用,怎样,还在嗝吗?」

  包子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刚刚不断翻涌的痛苦竟然一下消失了,这情况让包子只能呆愣愣地说道:「不……不嗝了……」

  「果然有效吧?看看我还真是聪明。好了,活动还在继续,赶快回去吧,要是等下被指名人却不在可糗大了。」

  「嗯……」

  包子跟着黄少天走进了会场,但心神却早已飞远了。

  『花吐症,一种会发生在单恋的人身上的病,得病的人,要是不跟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并且接吻,就会因为一直咳花衰弱而死。』

  回想起之前听到关于花吐症的症状,望着黄少天的背影,包子感到自己的脸是越来越烫了。

  「原来……我喜欢的是狮子座啊?」

  发觉自己的心意,包子的脸立刻红的像颗西红柿,只是包子显然还没有想到这情况所代表的另一件事情。

  

  走在前头的黄少天,耳根也跟包子的脸一样,红的不象话。

  

    


感謝兩天來大家的支持,這場有賣掉一個黃包立牌,開心。

沒辦法到場的,還有開通販,請想要的可以多加支持!


(僅限台灣本島通販)

露天賣場蝦皮賣場 |PC個人賣場


【夢100  要是我多了OO你還喜歡我嗎?】

公主X吉爾巴德的扶他R18本


【黃包 狗年旺旺串接吊飾】

壓克力吊飾加中國結不拆售價200



【黃包 冬季立牌】

自組版立牌,下圖為展示用,其他東西不包含在商品內 售價120



【黃包 圖子吊飾】

分為現實跟帳號卡兩種組合,每組合裡附有黃包團子吊飾、同圖小徽章、表情貼紙。一組售價300





【黃包 壓克力吊飾】

單面壓克力吊飾  售價70


【周翔/瀟灑走一回】

和尚X逃亡小將軍 售價110





灣家cwt48宣傳車 ,感謝胚胚的製圖,因為很多個品項,我只打幾個

今天來貼下CWT48的黃包新品。
雖然吊飾寄到我手上很久了,但一直都沒有時間組裝,所以今天才發
組裝後實品就是如圖這樣,吊飾的球球有三種顏色(參考最後一張圖),因為很喜歡紅粉但數量不足,所以才會是這情況.......
吊飾的話售價是黃包不拆售價200,還附贈一個紅包袋!


趕出來但沒有趕完的包子生賀,想當初我還預想有兩篇生賀,結果廢物如我連一篇也沒敢出來。
注意黃包黃這個tag,這是一篇披逆攻受皮的雷文,有包黃插入但看了不會讓人興奮的肉,要是打包黃tag肯定有人說我詐欺。有女裝。雖然一開始是一個無聊笑料梗但我起初也是有想好好寫肉的,但因為太不正經了所以也寫不出肉了(牽拖 

就算遲到了還是要祝包子生日快樂啦!



https://wx4.sinaimg.cn/mw690/6f8b7d54gy1fod4sj9h4zj20c838v4de.jpg

祝包子生日快樂!!!!

想說包子生日跟新年近,順便滿足我的慾望今年出個狗年吊飾是黃少12生肖那套再加上自己根據此套腦補的包子款。



會加上中國結吊飾,放了個小示意圖,畫的跟實體不太像,然後因為我選擇困難發作的關係,所以我買的繩子不同顏色好幾組,如果有人收的話可能不適示意圖上的顏色2333



拿新品混個包子生賀tag! 下個月就快到了......還沒擠出一點牙膏來


雖然是紅的,但是是畫狗硬說黃包的黃包袋!會拿來當新品吊飾的包裝跟包給父母(笑),剩下的我還沒想好要幹嘛

來騙個黃包tag, 3月要出的吊飾草圖,為了滿足我想畫狗男男,以及官方生肖沒包的怨念。因為買了個痛包,賣不出去就可以自己掛,所以以後就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做個讓自己的錢包心痛的痛包

嗯,我就是一個會把聖誕節賀圖畫到元旦都過了,有如龜一樣的手速......

因為也不想畫下去,背景就隨便吧,混個黃包tAG也好

練習做黏土,之前立牌上的黃包雪人,希望哪一天能更精進能力

感謝 D1大家的來場,沒有辦法來場的碰友們,本次依然有開露天及蝦皮通販,需要開PC的也可提出,因為黃包壓克力吊飾擺放過久,希望能盡早清空,因此開個一點點的小折扣包


(僅限台灣本島通販)

露天賣場蝦皮賣場


【黃包 周邊組合包】

立牌+團子吊飾兩種款式各一組+壓克力吊飾兩款 售價750



【黃包 冬季立牌】

自組版立牌,下圖為展示用,其他東西不包含在商品內 售價120



【黃包 圖子吊飾】

分為現實跟帳號卡兩種組合,每組合裡附有黃包團子吊飾、同圖小徽章、表情貼紙。一組售價300





【黃包 壓克力吊飾】

單面壓克力吊飾  售價70


【黃包 動畫人設愛心壓克力吊飾】

單面壓克力吊飾  售價60


【狐跳哥吊飾】

未覺醒/覺醒 雙面壓克力吊飾  售價70





【周翔/瀟灑走一回】

和尚X逃亡小將軍 售價110


【恭光恭/Sweet&Hot 】

短篇合輯 售價150



重擺了下,有手電筒照感覺不錯,不過cwt應該不夠亮,苦惱

CWT47 第一天C31 黃金開口笑包子,部分商品宣傳
沒有新刊只有周邊新品立牌
一樣一堆黃包,少量狐跳哥
還有放很久的周翔跟恭光恭本

小藍手感謝!!!!

總之是想騙個黃包tag

2012年跟2013年還是原創角加金閃,2014年就只剩下黃包了



文的話,我2013年竟然都沒寫文,2014開始又都是一堆黃包了,感覺文風沒什麼變化,毫無長進


【2014年】

 

  「你果然不喜欢我帮你过生日……」包子又故做委屈脸。

  「废话!连个象样的礼物跟蛋糕都没有,这叫过生日吗?」

  「要礼物跟吃蛋糕没有,包子要不要?」包子勾住黄少天的脖子。

  「连个象样点的包装都没有!才不要!」黄少天推开了包子,包子听他这样拒绝,拿起来床单把他自己捆一捆再打个蝴蝶结问道:「这样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也太蠢了吧,你还是解开点我比较有兴致收礼物。」黄少天被他的模样逗得大笑了,包子一听不高兴了,直接把黄少天按在身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狮子座你好啰嗦喔!就算你不说我也要强迫你收下!」

  「我有说我不收吗?」黄少天很顺势的直接把包子的头往下按,给他来了一个吻。包子被黄少天突如其来的主动搞得脸一红都呆住了,黄少天就很自然的把人反压回来,收下他的生日礼物了。

【2015年】

  「水手服呢!?你不是说要穿的吗!?食言是会肥的,不要仗着你自己天生好身材,你知道吗?你最近腰围大了一吋啊。」黄少天痛心的说着。
  「……狮子座,我必须告诉你一个很沉重的事实。」没有理黄少天的胡说八道,包子一脸严肃,然后又说道:「水手服,穿不下。」包子拿出一件典型藏青色领的水手服,在自己身上比划着。
  「……买的太小件了?这个你套下去线会爆开吧。」黄少天看着水手服尺寸,实在不是包子能穿上的尺寸。
  「这已经是店里最大件了。」
  「……你这是女生的尺码吧?」黄少天看了下衣服,包子买到的似乎是女生尺码。
  「水手服难道会有男生尺码?」包子这么说也没错,这种女性服饰,很显然不太会做男性尺码,包子这么大个子怎么可能穿的下,黄少天有些失望的碎念着:「我说你长这么大个干嘛?再小一点搞不好就穿得下了。」

 

【2016年】

  现在就等包子怎么回答了,黄少天紧张的看着包子,就等包子的审判。
  包子却一直没有说话。
  「包子?」总算黄少天等的不耐烦了,只好询问一下。
  「你……再说一次。」包子的面上还是充满了难以置信,举着手指提出要求。
  黄少天没想到他鼓起勇气座的告白,竟然还要再重复一次,赶到无奈,再说了次:「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说一次。」包子又说了一次。
  有了一次后第二次到容易了,黄少天再道:「我要做你的男朋友。」
  「再说一次。」
  「……包荣兴你烦不烦啊,我说了几次,你倒是给我个回答,收还是不收!?」黄少天还是没办法沉住气忍受包子把自己当复读机的行为,爆发了。
  包子咳了一声后说;「礼物……人家送当然是没有要拒绝的道理,勉强收下了。」
  听了包子的回答,黄少天先是开心了一下,但又不甘心包子这装的勉强的样子,便道:「我觉得你不是很喜欢这礼物,我还是退回去,改天再送你别的吧。」说完黄少天刻意的转过身去,故意装要离开了。
  「等、等、等一下!狮子座!」包子立刻将黄少天抱住不让他走,接着飞快的在黄少天脸上亲了三下后道,「你已经被我用过了,不能退了,不能退!」
  黄少天见包子的反应觉得好气又好笑,这包子的行为怎么这么天真可爱,他笑道:「你这样哪能算用过啊,所谓的用过至少要到这样吧?」
  
  黄少天一把拉过包子的衣领,亲吻了他的唇。

 

【2017年】

于是当包子靠着黄少天的肩说着,狮子座你看那两颗星星,像不像我们时,黄少天想的是王母娘娘什么时候把这货带回去?
当包子说好冷,一不留神就挤上黄少天床,黄少天只能让了三分之二的床给他时,黄少天想的是王母娘娘差不多该把他带回去了吧?
当包子拉着黄少天亲亲抱抱,黄少于推开了他,朝天大喊:「王母娘娘,你何时来啊!」
忽然天下降下一道光,掉下了两张纸。

黄少天捡起一看,一张纸写着写着包荣兴,旁边写着他的生辰八字,另一张纸写着:「送你了,别退回来。」

「……你妈是不是一直想把嫁出去?」

「咦?你怎么知道?好厉害啊!她要我随便就找条河去洗洗澡……」

原来自己真是遇上踫瓷了!!!


手慢的我沒存糧可發了......


  当包子也接受到必须把小包子送回去这点,黄少天就开始个种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让小包子回去的问题。

  然而最开始如小黄少天一样的握手回不去,问大包子小包子一开始在哪出现的,在那绕了一圈也回不去……后来又试试各种五花八门的方式,但小包子依然在黄少天他们家过得好好的。

  「我想到了,达成心愿就会走了!」大包子突然拍起手来。

  「你当你自己是幽灵还会升天啊!」

  「我想去游乐园玩!」小包子冷不防的提出了要求。

  「……」黄少天本想说自己没时间做这种耗时的尝试,但对上两个包子充满期盼的眼神,黄少天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黄少天开着他新买的车,大包子跟小包子都想坐在前座,两人商量后决定大包子抱着小包子坐副驾驶座,然后被黄少天通通赶到后座去。

  两个包子在后面没有ktv设备的情况下,开始随着电台广播纵情高歌,黄少天原本想骂人,但最后却在两人的带领下,一起唱起了歌来。

  

  到了游乐园,黄少天停好车,三人买好票后,就进去从第一个看到的娱乐设施开始玩。

  小包子精力充沛,大包子更胜于他,倒是黄少天只有正常男人的体力值,于是玩到第五个游乐设施时,黄少天就喊着要休息了,一大一小对他露出鄙视,黄少天挥着手让两个小的自己去玩。 但大包子显然不放心黄少天,说着要买凉的给黄少天休息,要小只的留着陪他。

  小包子坐在黄少天那边,摇头晃脑的,不断的看着每个游乐设施,看着很是兴奋想冲过去,但又瞥了一眼黄少天,好像有些失望。

  

  「对不起啊,害你没办法继续玩下去。」注意到小包子的模样,黄少天有几分愧疚。

  「不……没有啦!」小包子急忙挥着手否认,「反正大哥哥不带我来玩,我也没办法来,我从来没来过游乐园呢!」

  「没来过?你都几岁了啊?你爸妈不带你去」黄少天看着小包子,这年纪的小孩,父母最爱到处带着玩。

  「没办法啊,他们在外地工作……奶奶脚不方便,没办法带我去玩。」

  这些事黄少天都没听包子讲过,包子那厮一直以来都嘻嘻哈哈的,对于家里的事不怎么讲,黄少天也不清楚包子是这样的成长情况,这下黄少天忽然发现,自己对包子了解还不是很够。

  黄少天跟小包子两人聊着天,顺便从小的那边套话,不知不觉过了一段时间,忽然黄少天惊觉,大的包子一直都没有……回来。

  忽然想起包荣兴这人是个是个打比赛也能迷路的家伙,黄少天立刻打手机,结果不知道是不是人太多,讯号完全通不了。

  继续再这边等到包子回来?黄少天看看现在的时间,再两个小时就差不多要回去了,要是继续等下去的话……黄少天忍不住看了看小包子,闪闪发光的眼睛瞅着一样一样娱乐设施。

  想大包子那人高马大的,怎样弄丢都不会出事,拉起小包子的手:「我们不等他了,边玩边找吧!」

  「Ya!」一听到可以继续,小包子从椅子跳起来像再飞。

  「你可要拉好我的手喔,别像某个人一样,就这样不见了!」黄少天特别叮咛着,小包子不见跟大包子不见,可是不一样的严重事态。

  「好!」

  

  于是黄少天带着小包子到处玩,顺便找大包子的玩乐行程开始了。

  跳过会让黄少天不适的刺激性游乐器材,他们玩遍了所有娱乐设施后,黄少天的体力又再度透支了,但又不想打扰小包子的兴致,此时正好摩天轮映在他眼前,黄少天想刚好能坐着休息,指着那里:「要不我们坐那个吧。」

  只是黄少天的算盘没打好,那排队的人龙比他想象的长,根本不能做休息。

  好不容易等到了,黄少天一进去就立刻瘫在椅子上,小包子则坐在他对面,兴奋的踢着脚。

  

  「啊,看到大的了!」才刚离地没多久,小包子就喊着,黄少天接着也跟着看,就发现大包子也在排摩天轮的队伍之中。

  「看来这小子是学习了荣耀的经验,找不到人就去占据至高点啊!」

  「嗨嗨!我在这里!」小包子拼命的要跟大的挥着手,但大的都没注意到。

  「下面看不到,到下面再跟他打招呼吧!」

  「这要坐多久啊!」两颗包子显然对自己的的同类十分亲近,这下对摩天轮已经失去了些兴致。

  但过了会小包子又转移了目标,头四处摇晃看着其他车厢:「啊,那两个人在打啵!」

  

  黄少天看了过去,这何止是在打啵,老江湖的黄少天一下就看出在小包子看不到的范围,那两个人在「干」嘛,冲过去对面位置把小包子的头扳过来,遮住他的眼睛:「小孩子不准看那种东西。」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小包子抱怨着。

  「在我看来,你就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鬼!」

  「才不是小鬼!」黄少天忽然感到自己脸颊上一热,原来是小包子突然攻击。

  「我靠,你干嘛?谁教你这种事了?」黄少天抹着自己的脸。

  「你们早上不就这样亲来亲去的?」

  小包子的话让黄少天动摇不已,他还以为小包子睡得熟,就跟包子两人享受甜蜜蜜的俩人世界。

  惨了惨了,自己还叫包子不要多嘴,这下是自己先暴露了,这还有什么脸见包子啊,黄少天这么想着。

  「大哥哥,你是我长大后的女朋友吗?」

  想这个情况也不能唬过去了,接着包子还会问不是男女朋友你们接什么吻,黄少天只老实承认:「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说完还敲了敲小包子的头。

  「真的啊!你们是为什么会交往?在哪认识的?你喜欢我哪里啊?」小包子眼里冒出闪亮的光芒。

  「问这么多干嘛?你都不先好奇为什么跟男人交往了?」

  「不就是因为喜欢吗?」小包子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说着。

  「嗯……是这样没错。」黄少天搔着头。,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干嘛在一起,只是他没想过小包子竟然对长大的自己是个Gay,接受度如此之高。

  「所以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包子继续缠着黄少天。

  「小孩子不用知道这么多,你长大后就会知道了。」

  「难得穿越到未来,当然想知道未来多一点的事啊,不然就太可惜了。」

  「但我就是不想告诉你,你就等回去后遇到我再问那时候的我吧。」

  「小气鬼!」小包子气的脸鼓鼓的。

  「小气就小气,我就是不说,你能拿我怎样?」黄少天摆出一脸无赖的表情。

  小包子看着嘟的更鼓了,只好把脸摆向窗外。

  黄少天心想他终于服软了,就听见小包子大叫一声,黄少天立刻也把脸凑到窗外,结果忽然又有柔软的东西覆上来。

  

  这次不是脸颊而是嘴唇。

  

  黄少天就看着小包子露出得意的表情,就见摩天轮离地面近了些,底下大包子抬头露出吃惊的表情看着这里,一副自己被人绿了的脸。

  「我操操操操!你小子这样算计我……」黄少天才骂到一半,就见小包子身边泛起了白光。

  黄少天知道这是人要被传回去的前兆。

  「哇啊?我在发光了?」小包子显然对自己身上的异相非常兴奋。

  「这代表你可以回家了。」

  「原来跟大哥哥亲亲才是回去的条件啊?要是在亲一下会怎样?」小包子显然很想再次尝试,但黄少天逃得快,总算在小包子消失前没让他得逞。

  看着小包子消失的地方,黄少天觉得有几分惆怅,毕竟这几天已经习惯了大小包子两人闹哄哄的日子,这下小包子回去了,恐怕会安静了些。

  

  等到摩天轮降到离地面最近,由工作人员打开了车厢,黄少天一走出来,就看到包子已经不在排队队伍了,而是直接站在出口等他。

  「脚踏两条船,花心大萝卜!」包子一看到黄少天劈头就喊道。

  「哪有两条,不都是一条吗?在说你有资格说我吗?」想到之前小黄少天穿越过来的事,黄少天可以说是罪刑过轻了。

  「咦?小只的就这么回去了啊。」包子故意转移话题。

  黄少天也没揭穿他:「是啊,亲完我就回去了。」

  「要是早知道条件就是跟狮子座接吻,那晚一点再亲就可以了,也不用这么早回去了。」包子失望地说。

  「算了吧,毕竟也不是这个时间线的人,留太久也不好。」

  「狮子座你好无情,小只的回去你都不会感到寂寞吗?」

  「我跟你不同,小的包子回去了……」,黄少天牵起包子的手,「我还有大的嘛!」

  黄少天说完,包子红了脸,急忙地转过头去。

  

  「对了,狮子座,我也想坐摩天轮!」

  「你还想玩飞天魔轮还有自由落体跟过山车对吧?」

  「狮子座你好聪明喔!」

  没有想到另一个自己已经严重曝光了信息,权当黄少天料事如神,虽然是个误会,但黄少天没有指出来:「你想玩什么,我们什么都去玩。」

  「好!!……可是会不会太晚啊?」

  「没关系,现在小包子不在,我们可以玩到闭园再去开房,明天早上再开车回去。」

  「耶!小只的不在真是太好了!」

  「我操,你这家伙才是最没良心的,都给狗吃去了!」对于包子的话,黄少天给予鄙视。

  「我的心全给你吃去了!」

  

  


之前到貨的萬聖節,慶祝下吧

我也真是閒得發慌......

我發現我沒佔到第500tag!!!只能在520tag再出來慶祝一下嗎?


  黄少天早上还有事要出门,临走前有点不安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一大一小,只能期盼包子多少都是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照顾个小孩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黄少天抱着这样的不安一个早上,一到可以回去的时候,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

  

  黄少天一回家,才刚开门就被个高速移动的物体给直接撞个满怀。

  「狮子座!你回来了啊?」一看原来是小包子,只是这小包子好像……

  「哇!小只的你好奸诈,我也要抱!」大包子一看小包子已经抱上去,立刻也要扑上去。

  「等等等等!住手!」黄少天急忙喊,但已经来不及了,大包子直接扑上来,小包子跟刚被扑过后还没站稳的黄少天,一起被他扑的倒在地上。

  幸亏玄关的地毯挺软的,背没怎么痛,成为三层迭汉堡最底层的受害者的黄少天,看着一大一小在他身上,开始脑内发论坛帖。

  

  【求助】我家的大金毛带了只小金毛回家,两个都太黏我,体力撑不住怎么办。

  

  终于过了一会,一大一小的包子终于从黄少天身上爬起来,

  「你这衣服是哪来的啊!怎么让小的穿裙子?」黄少天看着小包子身上穿着轻飘飘的裙子,对着大包子吼。

  「我们去买衣服了,小的选的,怎样,好看吗?适不适合?」大包子抓着小的转了一圈,轻飘飘的裙子随风飘扬,如果不是知道这孩子的性别,黄少天还真是一只可爱的小萝莉。

  「你怎么想穿裙子啊?」

  「不穿裤子感觉比较舒服!」看来昨天尝试下空的感觉让小包子欲罢不能。

  「完蛋了,这小的回去以后不会养成喜欢下空,穿裙子不穿内裤的习惯……」黄少天扶额。

  「我现在就没穿内裤啊。」大包子在一旁插话着,黄少天忍不住往他的裤子瞟了几眼,观察有没有内裤的痕迹,这一念头让下腹忽然热了几分。

  要是以往这种情况,黄少天抓起包子就是干,包子这货从来不懂得拒绝,对于性事比黄少天又热衷太多了。

  可一看到小包子在,黄少天可不能干这种事了,只好缩着肩,乖乖去浴室自我解决:「我先去洗澡!」

  「「那就一起洗吧!」」两个包子异口同声的喊着。

  「……不要,我要一个人洗澡!」黄少天快速的冲进浴室把门锁上,开什么玩笑,两个包子陪他洗澡,这什么后宫爱情喜剧发展走向!

  「他好孤僻喔,什么星座的啊!」小包子说着。

  「七月份的尾巴,他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他是狮子座~」大包子以唱歌回答小包子的问题,并且将首歌继续唱了一次,而小包子似乎也学会了歌的旋律,开始跟着大包子唱起歌来。

  

  黄少天洗完,两只包子也玩得差不多了,黄少天催促两人该洗洗睡了,小包子跟在大包子后头,两人一起进去洗澡。

  黄少天不时可以听到里头传来笑声跟打闹的声音,最后似乎还玩起泼水仗,黄少天忍不住拍着门:「小心点!别在浴室玩,跌倒了我可不管!」

  

  终于在嬉闹后,两个包子终于出来了,这次有穿衣服,包子帮小包子买了衣服的同时,也帮自己买了新衣,两个包子穿着一样的动物睡衣,看着就像一对感情很好的父子。黄少天看着,有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但过了会,黄少天隐约感觉有地方不妙。

  

  是夜,大小包子睡的熟,但大包子忽然感受到有东西压在自己身上而惊醒。

  「狮子座,你干嘛,夜袭啊?」一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是黄少天,包子立刻挽过黄少天的颈子要一个深吻。

  黄少天立刻推开包子:「你别闹了,你现在是怎样?」

  「什么怎么样啊,狮子座你好奇怪喔?」刚睡醒的包子眼睛快成一条线,知道黄少天不是来夜袭他的,露出的表情看起来特别鄙夷。

  「小鬼的事情,你怎么想的?你不会想把他当成儿子还是女儿养吧?」

  黄少天一说完,包子的眼神飘忽,黄少天怒冲冲的抓了包子衣领:「包荣兴,你有想过之后的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啊?我有钱啊,就是不能上学比较麻烦点。」

  黄少天听了他的回答,知道他真是明显没想过,无奈的道:「你有想过现在是放假我们还能一起把他养在这,但是要是等以后,要谁来照顾他?」

  「这个、可以托人带吗?」包子语气中有几分心虚,但对于黄的话显然还没服。

  黄少天知道这时候还是得上大招:「要是那个时间线一直没有小的你,这样你就不能遇到老大,跟你家老大一起打荣耀了。」

  果然这招准,包子立刻抱住黄少天:「哇哇哇,我不要见不到老大,要是见不到老大就见不到狮子座了!」

  黄少天没想到这次竟然把自己捎上了,惊讶之余还有几分感动跟欣喜,一时情不自尽,就扳过包子的头就是一亲。

  两人基本上平常少见面,一见面总是没羞没臊的,昨天摊上小包子这事,只能禁欲下,这下吻了起来,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心里的欲望全被挑起,包子手抓着黄少天的背,希望他能吻的更深一点,而黄少天将手摸着包子的腰,感受自己熟悉的皮肤触感。

  欲火在两人间流转,不停的高涨着,虽然是儿童睡衣,也挡不了黄少天心里的欲望。

  「你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在干嘛……」突然一个与这气氛一点也不和谐的稚嫩声音出现,黄少天吓的出一身冷汗。

  转过头去发现小包子的眼睛还是成一条线,看来他仅听到的是一点声音,黄少天立刻发挥他习得以久的忽悠包子的功力:「我们在抓老鼠呢。」

  「老鼠……抓到记得煮来吃……」得到响应的小包子没什么兴趣了,又转身回去呼呼大睡。

  黄少天看着自己刚吻过的唇,挑了挑眉问:「你吃过老鼠?」

  「怎么?你个G市人不吃吗?」

  得到近似肯定的回答,黄少天立刻露出嫌弃的表情。

  看出他的嫌弃,包子不满的喊:「狮子座你嫌弃我!」,说完包子强压着黄少天亲来亲去,黄少天只能被包子用嘴蹂躏。

  

  


用立牌騙tag


實品出來我才發現雪人會擋到後面的人(完全沒考慮到立牌性質


12月場cwt要出的東西,所以就不要吐槽說季節不合了!


然後再偷偷的貼一下還沒大陸通販還沒完售的黃包團子

8月场的本子卖完了,慢慢贴个几章,装做自己没在偷懒

本子完售了。可是团子还没完售,大陆通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早日结款TAT

 这篇是双蛋黄的续篇




  黄少天门才刚打开,就听见包子急急吼吼的冲出来喊:「狮子座!不好了!」

  「怎么了啊你,别吵到邻……」黄少天先反射性的骂了顿,结果看到包子抱过来说不妙的东西,他也觉得茫了。

  「叔叔你好!」一个长的跟包荣兴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小孩,跟黄少天打着招呼。

  黄少天都忘了要纠正这小鬼该喊他哥哥,转去问包子:「这你跟别人生的?」

  「怎么可能,我这肚子看着像生过吗?」包子把小鬼放下来,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肚皮来。

  黄少天都懒的反驳,你的肚子是能生个蛋来。

  毕竟之前有了经验,黄少天很快就能理解,这孩子到底是打哪来的,为了确认一下,他问道:「小朋友,你是叫包荣兴吗?」

  「叔叔!你好聪明!怎么知道的?你会读心术吗?」小包子在黄少天身边转着圈圈,观察着。

  「是啊,我不只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大家都叫你包子,你是二月份的前奏,你是水瓶座。」

  「哇,你真是厉害啊,大叔!」大叔似乎是包子对于叔叔的进阶称呼,但听着好像更老了。

  就在黄少天跟小包子说话时,大包子不满的说:「不公平!不公平!」

  黄少天想这只大的又在整哪出。

  「为什么你第一次见面就能说他的生日跟星座,你对我都不这样的!」

  「你这不他妈的还是先认识你才会知道这些嘛!你乱闹什么啊,包荣兴!」

  「「哈?吼我做什么啊?」」一大一小两个包子傻愣愣的问着。

  「叫我呢,你回应干什么?」

  「我也叫包荣兴啊!」

  「是喔,这么巧!我也叫包荣兴。」

  「包荣兴你他妈的说屁话呢你两个同一人名字不一样才有鬼。」

  「原来你真是未来的我啊?」小包子看向大包子的身上,打量着他。

  「我刚刚不是说过我是未来的你吗?」

  显然在黄少天回来前,大包子就跟小包子说了自己的身份。

  「可是他看起来就比较可信。」小包子缩在黄少天背后说,大包子很生气,黄少天窃笑着,没想到小包子吐起槽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黄少天看这小包子大概看着十岁左右,比自己矮很多很是满意,不过一个孩子那么小,一直留在这也不好,于是黄要大包子跟小包子两人手牵手,学小黄少天,把人给传回去。

  结果这手一握,小包子还是没有传回去。原以为,只是握的不够久,但坚持了几分钟后,小包子还是待在那。

  「会不会是两个人的传送方式不一样啊,可能是脚……」大包子用力的踩了下小包子的脚。

  「我靠靠靠!你好卑鄙啊,还搞偷袭!」小包子生着气想要踩回来,大包子立刻躲,一大一小玩起了踩不到踩不到,对包子而言,藉自己脚长,欺负过去的包子,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两个人最终还是玩累了,瘫在地上气喘吁吁,身上也流了不少汗,好几滴流在地上滴滴答答的,黄少天看着实在是觉得恶心:「给我去洗澡。」

  「唉,好麻烦喔。」大包子这么说着。

  「就是啊,好麻烦喔。」小包子也跟着说。

  黄少天想把他们都抓起来丢浴室里,但事实上他只能把小的丢进浴室,大的只能一边推一边用你要是臭臭我就不跟你好这样的弱智对话哄着。

  终于把两个包子给哄进浴室,黄少天拿着拖把,拖着地板。

  就听见浴室里传来两只包子吵吵闹闹的声音。

  「哇!你JJ好大喔!」黄少天听了想倒地,这小包子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哈,你JJ好小。」大包子却很没风度嘲笑回去。

  「让我摸摸看。」

  「不要,啊!你别乱来啊!」看来小包子这被拒绝后,依然没有放弃。

  「你们两个,别在浴室里玩啊!小心滑倒。」

  「啊,狮子座偷听我们说话,变态!」大包子装出小女生般的声音喊着。

  「变态!」小包子跟着附和。

  「我靠靠靠!你们两个胡说八道什么东西!」黄少天急忙吼着,想进浴室揍两个臭小子。

  「你看!他好变态,偷听还不够竟然要闯进来偷看!」

  「可是他闯进来就不叫偷看叫直接看了吧?」小包子吐槽着大包子。

  我靠靠靠!你们两个胡说八道什么东西!」黄少天急忙吼着,想进浴室揍两个臭小子。

  「你看!他好变态,偷听还不够竟然要闯进来偷看!」

  「可是他闯进来就不叫偷看叫直接看了吧?」小包子吐槽着大包子。

  「对喔,那要叫什么?强奸。」

  「不知道啊,用强暴会不会好一点?」两个包子天真无邪的开始讨论这儿少不宜的话题,黄少天简直没有耳可以听下去,他希望自己是聋的。

  

  这两只进去时没带衣服,两个心大的不在乎礼义廉耻,大包子就光着身子出来了,小包子身上披了个大概是大包子让给他浴室里唯一可遮蔽的大浴巾,但他本人没有想遮蔽的意思,随便的披在肩上。

  「我靠!你们两个!别给我全裸出来逛大街!」

  「什么啊,这不是体谅你想看却不好意思嘛!」大包子叉着腰,故意挺着他的胯部,极为流氓的直面着黄少天。

  「就是!」小包子模仿大只的动作,也现给黄少天看。

  身高勾不到头,黄少天只能给小包子的头上一拳,然后捶打大包子的胸,要两人乖乖去穿衣服。

  「狮子座,我穿上衣服也好看吧!」大包子很快的就穿上衣服,又叉着腰要晒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不理他,问着:「小的呢!」

  「我拿我衣服给他穿啊,小朋友动作比较慢吧。」

  「你的?」黄少天一下就发现问题点,直接往包子房间闯去。

  大包子拿出了的是长袖长裤,就看见小包子似乎是穿的时候跌了一跤,跟衣服滚在一起成了个球。

  黄少天把小包子从衣服里抓起来,拿了自己的短袖短裤给他穿,虽然不是很合身,但还是把包子的好多了。

  只见小包子看着自己松垮垮又拖地的裤子跟长到快到膝盖的上衣后,转了一圈再一圈,接着动手把自己的裤子给脱掉:「反正也看不见,就不穿了!」

  「哇,你好聪明!」大包子拍拍手,夸奖自己。

  

  黄少天很想好好的跟两个包子讨论该怎么回去,但当大包子打开电视后,两个包子的目光就被吸引住了,一点也不想分给黄少天。

  黄少天只好等电视剧播完再跟两个包子谈,结果电视剧一播完小包子适时的打起了哈欠,黄少天也只能放弃正事了:「刷完牙后就去睡觉,小只的就睡包子房间吧。」

  「「好!」」两个包子异口同声的说着,一前一后的进了浴室。

  大包子先拿到他万分熟悉的牙刷,直取中路挤了点牙膏抹在牙刷上。

  「我要怎么刷啊?」小包子望着大包子握着牙刷柄的手。

  「你拿狮子座的来刷就好啦!」

  大包子含着泡沫的话含糊不清,但小包子天赋异秉的没有任何沟通障碍,立刻秒懂,一脸嫌弃的说:「我才不要用人用过的牙刷,你好不卫生。」

  「你干嘛嫌弃狮子座的牙刷,不过是刷过牙齿,将来你连他上厕所……」

  「右边柜子有新的牙刷,纸杯拿去!」黄少天立刻打断包子要说的不良话题讯息,拿出了纸杯,递给小包子。

  「你就睡这间吧,虽然包子的房间有点乱,但这是你自己造的业障,你自己担吧……」黄少天说完,就准备退出房间。

  「你不睡你自己房间吗?」小包子对着要跟黄少天出门的大包子说。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阻止包子,他就说道:「我都跑去跟狮子座睡一间啊!」

  

  完蛋,黄少天最不想让小包子知道的,就是自己跟大包子的关系。

  看过很多穿越时空作品的黄少天,就怕让小只的得知太多讯息,而走上跟原本不同的路,比方说因为排斥跟自己未来的关系而刻意回避跟自己的接触。

  

  「你都几岁的大人了啊,怎么睡觉还要人陪啊?」小包子显然还没发现这其中的猫腻。

  「因为我们是……」

  「朋友。」黄少天抢先制止他。

  包子露出你在胡说八道个什么的表情,黄少天熟稔的朝包子的手臂掐了一下:「是感情非常好的朋友,所以才会睡一起。」

  「喔,这样啊,那我也跟你们一起睡吧!」

  黄少天还想以床太小为理由,拒绝小包子入侵爱的小窝,可就见小包子露出一脸被抛弃的可怜小狗模样,就完全无法拒绝。

             

  可这厢安抚了小的,大的却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

  他们要谈的话不能让小包子听到,黄少天恨这这世界没有密语,不过还是有别的办法,黄少天发了个qq信息给包子:「不要跟小的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好。」 包子这人就是听话,先答应了才会问原因,「可是为什么啊?」

  「因为我怕让他知道我们是情侣的话会做出跟原本不同的事。」

  「嗯……比方说一回去就去G市找你,非你不嫁,那我可能就直接赖在那不走了这样我就不会去兴欣了,也不能跟老大一起打荣耀了。」

  

  可恶包子这混账,让他可惜的地方竟然是见不到老大,老大比自己重要嘛! 

  黄少天听了气个半死,要不是小鬼还卡在他们两个中间,黄少天现在就想狠狠的教训包子一发。

  「你们两个为什么一直看手机,不乖乖睡觉?」睡在两人中的小包子,被屏幕的光亮的睡不着。

  「就睡了就睡了,包子你把手机收好!」

  原来就不算大的床,在多了一个人后更是拥挤了,黄少天不是睡得很好,除了床挤外,抱不到御用抱枕,让黄少天很是不习惯,下意识要伸手过去,会先抱到小包子软绵绵的身体,跟大包子硬绑绑的肌肉比起来差太多了。

  大包子倒是抱着小包子睡的很是安稳,两个包子的鼾声越来越接近一样的节奏。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虽然不是大日子但我却更新了

※虽然欠了很多点文旦我觉得我再不更完我就不会更了

※草率的上完床了,因为想写同一故事线的衍生,所以就没收到12cm了

 

http://wx2.sinaimg.cn/mw690/6f8b7d54gy1fj135cs08wj20c85ihtf4.jpg

 

https://m.weibo.cn/1871412564/4146248557241336

七夕!就是要來騙個tag!!


買了新的黏土人,感覺臉比之前的貼包包一點了!紫眼睛好難找!



意思意思参加下七夕活动,然后我欠人家的债很多,却一点也没有还完的迹象!!啊啊啊!!

黄少天是牛郎。
不是大家现在常听到的那种牛郎,黄少天是一个放牛郎。
黄少天牵着一头步伐速度非常慢有喻文州手速二十七倍慢的老牛,要带牠去喝水。
只见到了河边,牛尝了一口水就立刻吐出来。
「你你你,做什么呢!怎么不喝呢?什么时候变这么挑了,这可不好,不喝水你要怎么做事?」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去闻水味。
有一种不同以往的诡异味道,仔细一看,水好像也比平常黑了点,黄少天看了下,发现似乎是从上流下来的。
「妈的,是哪个王八羔子!在上流制造水污染!有没有良心啊!」黄少天把牛栓好,怒冲冲的往上流走去。

途中一物扑上黄少天的脸,黄少天挥开来,看到一个沾满泥的破布,黄少天嫌恶的用被他藏在身上的剑把布给碎了,才继续往上流去。

河中间有个人在洗澡,原本清澈的小河,此时正被污染了。
黄少天还以为是有人缺德的往水里倒垃圾,现在看来不过是那人洗澡,所导致的水污染……
「是谁!」只听河里那人突然大喊,转过头来。

对方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被水用的湿淋淋的,在太阳光照下,看着好像闪闪发亮。
那人长了张不错的脸,皱着眉头大喊:「你偷看我洗澡!你变态吗?」
听他骂自己变态,黄少天哪气得过:「你胡说八道个什么,偷看!?你自己随便在河边,公共场合洗澡,竟然说我偷看?我没告你妨碍风化就不错了。」
「不管!你偷看我洗澡,负起责任来!」
「我靠靠靠,你男的吧!?负什么责任,我有的东西你没有吗?」
「不管,我刚从天上下来,没地方住,不赖着你要住哪?」
「有你这般碰瓷的吗?」
两人间争执不下,最后还是词汇量更胜一筹的黄少天赢了,那人哭着喊:「地上人好冷漠无情,我要回天上了。」
「慢走慢走,不送!」冷漠无情的黄少天挥手跟他道别。

「咦?我的羽衣呢?」那人盯着黄少天来的方向说道,「好奇怪啊,我刚应该是挂在树上啊,他有点旧了,我怕他被洗烂才没跟澡一起洗的。」
那人走着,越往刚刚黄少天砍了一地碎片的地方去,黄少天搭住他肩,立刻说道:「这个兄弟啊,你要是回不去的话,就暂且住我那吧,我那不缺一双筷子的。」
「真的吗?地上人真好心,果然人间自在有真情。」

这个在河边洗澡的男人叫包荣兴,不会织布,但是会做鲜嫩多汁的包子,倒是比织布更实用了,黄少天至少以后早餐都有香喷喷的包子可以吃,过得还挺是舒心的,虽然小小的房子多了个人有点挤,但要是照剧情,王母娘娘不久后就会把这只给带回去了。

于是当包子靠着黄少天的肩说着,狮子座你看那两颗星星,像不像我们时,黄少天想的是王母娘娘什么时候把这货带回去?
当包子说好冷,一不留神就挤上黄少天床,黄少天只能让了三分之二的床给他时,黄少天想的是王母娘娘差不多该把他带回去了吧?
当包子拉着黄少天亲亲抱抱,黄少于推开了他,朝天大喊:「王母娘娘,你何时来啊!」
忽然天下降下一道光,掉下了两张纸。

黄少天捡起一看,一张纸写着写着包荣兴,旁边写着他的生辰八字,另一张纸写着:「送你了,别退回来。」

「……你妈是不是一直想把嫁出去?」

「咦?你怎么知道?好厉害啊!她要我随便就找条河去洗洗澡……」

原来自己真是遇上踫瓷了!!!

 

于是过了很久很久,当牛郎跟織女生了对龙凤胎后,王母娘娘也没有下来拆散他们,真是可喜可贺。

 

 

 

手工廢,不會任何的噴色魔改,拿手上的東西拚一拚,不是很像。







一直做黃包娃娃夢,但忽然發現我平常也不收娃娃,更喜歡的是公仔,抱著要是只是請人幫忙改頭的費用應該不高看起了黏土人,意外相中的都是手邊有的,於是就稍微拚了下,戴上10米厚的濾鏡,強行說服自己這是黃包。


有沒有適合黃跟包的表情能推薦的,身體雖然OB 11很多人推,但是我是超級手工廢,只能等GSC的娃出來了

1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