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背景大概是西幻,反正不重要,只要记得这文的武力值是依打荣耀来看。

※包子穿的就是动画里那套看了就想对他耍流氓那套

※这文的大纲就是被人下了那啥药的包子脑子犯迷糊,想强了来救他的黄少天未遂,然后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跟操了一顿的故事,然后上还没有肉

※为了不逆cp,所以要念成天包胆色  

 

   “妈的,操……”做为一个流氓,包子的嘴上可不是太干净,而且面对他现在身处的处境,骂句粗话确实不为过。

  也许是流年不利,今天的水瓶座运势不太好,包子在酒馆里被人请了酒喝,还当碰上好事呢,结果没想到是老大敌人的奸计。

  也不知道里头是加了什么东西,身体喝下不久后就发热,还觉得莫名的难受。

  幸亏包子跑得快,才在真撑不住前,逃过那些人的视线。

  想到这,包子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聪明机智。

  可现在这里是哪呢?包子完全想不出来,为了逃命,他看哪里人少就往哪跑,哪知道这里是天南地北,刚刚用了信息石的魔法发给兴欣,却指不出地方,叶修无奈的说会派人来找,包子也只好乖乖待着,然后保持警觉,看有没有人再追上来。

  可身体是越来越发烫,十分难受,汗低的满身都是,连屁股都在流汗,真的难受死了。

  包子一边想着老大怎么还不来,一边贴在石头的壁面上越想往里头挨,石壁很是冰凉,能缓解身体上的苦。

  

  耳里忽然听到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但来的人嘴上是不停的抱怨着,而包子一听到那声音就知道来的不是兴欣的人,用力的抓了地上一把沙子,等那人走到快接近自己立刻往他身上一丢。

   “我靠靠靠!包荣兴你搞什么,你是这样对待一个听了你家老大的话就帮忙找人,如此热心助人又品格高尚的我吗?”包子丢沙丢的快,那人闪得更快,沙子改洒了他衣服一身灰,他拍了拍身上的沙还不断骂着。

   “狮子座?怎么是你啊?”包子没想到过来的会是蓝雨的人,一看到是认识的人,立刻放松警戒。

  

   “还不是你老大?找你找的要急死了,一知道我人也在这范围就找我当帮手,也亏的我这么热心助人,哎呀,说到这个我还没给老叶发信息。”黄少天说个不停,从怀里拿了给最便宜的信息石,捏了一下, “喂,老叶,我找到你们家包子了,你说你是不是该对我感恩投地跪下来以叩谢皇恩啊?”

   “少废话,找到了就快点把人带回来。”信息石传来即使失真也能感受到叶修对黄少天的鄙视的声音。

   “靠靠靠,我辛苦帮你找人,结果你就这样子对我……”黄少天抱怨到一半,信息石就消失了,让他不得不收回想到的二十几句痛骂叶修的话。

   “走啦,走啦,你家老大再等你,快点回去让我跟他讨赏……”

   “等……等一下。”

   “等什么等,还等什么,外头是有多少人在追着你啊?是几百个还是几千个?有我在的话就算龙来了也保证把你平安无事的带回叶修那里去。”黄少天骂骂咧咧的拉着包荣兴的手就想拖起他。

   “我动不了啊……被下药了。”包子瘫着身体,软软的说着。

   “我看看……不是吧?”黄少天在包子身边凑了凑,看自己身上戴的解毒剂能不能帮忙解决,结果看那奇怪的泛红跟不自然冒出的汗跟喘息,看着就跟那些娼馆吃下助性药的女孩模样一样。

  可黄少天想这包子是个男人啊!?

  虽然见过一些好与男人欢好的男人,但那一般都是些像女孩子或是矮小的男人,绝非包子这种长到快一米九的大个子,他忍不住大叫: “我操我操我操,这些家伙口味还真重,不对不对,其实仔细一看,你生的还是挺不错的……”

  黄少天左右端详了一下包子的脸,平常矮他半颗头没仔细看过他的容貌,此时看着萎在上的包子,确实长了张不错的脸,此时因为喝了药而泛红的脸,可以说是非常的蛊惑人心,黄少天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当他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想什么时,忍不住想往自己脸上大一巴掌。

  

  呸呸呸!黄少天你在想什么!这可是个男人,还是那个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包荣兴!

  

   “他们吃……人肉啊?”即使说话快没力气,包荣兴还是分出神来吐槽。

   “吃人肉个屁,是吃你!把你吃了,要干你这大包子的意思。”黄少天极度鄙视包荣兴的没见识。

   “我可是男的,怎么让他干啊!”太过惊讶,导致包子一下讲话都飙过他原本的音量了。

   “男的当然也可以干啊,你屁股有洞,他能把他鸡巴放进你的菊花里头操。”黄少天也不是个嘴巴干净的,不耐烦的用极为低俗的说法跟包子解释。

   “我操,他们怎么这么变态?在想什么啊!”包子想到自己的菊花有危机,忍不住大骂。包子

   “就是啊,我也不懂他们在想什么,怎么会对你这大包子有兴趣啊?算了算了,我扶你拖着你走,去妓院吧。”黄少天先捏了下包子的鼻子,才抓起他的胳膊。

   “为什么要去啊……”包子声音糊糊的说道。

   “废话!找个女的帮你解决啊!不然你想怎样?顶着个帐篷回兴欣啊?等下被你们兴欣几个女孩子看到,你还想做人吗?动下脑行不行?”这包子到底是吃药吃出问题,还是原本就蠢啊,黄少天不耐烦的说着,不等包子继续说话,费力的把他扛在肩上后不住抗议道, “我的妈啊,你小子怎么能这么重啊!”

  

  包子迷迷糊糊的被黄少天拖着,脸靠近黄少天的脖颈,脑里晕糊糊的他,看着黄少天没被盔甲包裹住的颈子,白嫩嫩的,看起来格外好咬。脑袋里一时联想起黄少天平时的脸,清清秀秀的,看起来倒也不让人那么排斥……

  包子看着黄少天的脖子喘着气,随着药效的越发发作,他的身体越发被欲望所支配,下半身胀的他疼痛难耐,平常就不多的理性正一点一点的被消磨,包子脑海里响起黄少天刚刚的话,在最后一发理智被药剥夺时,咬上了黄少天的脖颈。

   “我操,你小子做什么啊!你是狗啊?”忽然被咬的黄少天立刻推开包子。

  但包子没让他逃开,从背后抱住他,嘴上的热气喷进黄少天耳里,哑着声音道: “狮子座你说男的……也可以吧?”

  我操我操我操我操我操!黄少天心里已经无数的刷着屏。

  这包荣兴竟然把主意动到自己的屁股!是谁借给他的胆?活腻了嘛!?

  黄少天感受到从背后贴着自己包荣兴滚烫的东西,以及埋在自己脖颈间啃咬着的牙齿,跟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脚企图脱掉自己衣服的手,都在宣告黄少天这让他不敢相信的事是事实。

  黄少天挣扎了几下,包子却是越抱越紧,又再多咬了黄少天脖颈一口。

   “我警告你小子啊,你要是再不放开可要倒大霉了!”黄少天大吼,这对象要不是包荣兴,别说会警告会倒大霉了,早在抱住他黄少天时,手就准备被冰雨卸了。

  但包子哪里能意会黄少天这份宽容,一边亲上了黄少天的脸,手已经摸上黄少天的裤腰带,这让黄少天再也不能忍了,他手往后用力一撞,包子毫无衣服庇护的腹部,碰上坚硬的不得了的铁盔甲,理所当然的遭到强力的伤害。

  但包子的腹肌向来锻炼的不错,黄少天这下并没有一下击倒他,包子似乎还想出手,但黄少天也是速度极快的,在给自己争取到活动的的空间后,接着毫不怜惜的朝包荣兴那张帅气的脸上挥了一拳。

  常年握剑的黄少天虽然力气比不上包子,但也不小,更何况现在对付的还是被药效影响的包子,黄少天这下结实的打在包子脸上,鲜血从鼻里流出,包子原本就一片混沌的脑里现下更是晕眩一遍,虽然那瞬间,留在身上的战斗本能让包子努力的想让自己站稳,但对手可不是会让他有这机会的人。

  

  幽蓝的剑光,一闪而过。

  黄少天的冰雨出鞘。

  寒冷的气附着于剑上,身体才刚感受到寒冷,随后感受到的是自己血的热度,这是所有有幸从黄少天手上活命的人的说词。

  一剑,直取喉部。

  包子下意识的往后退,却跌的狼狈,戴在脖上的饰品被割断,脖子被割出一道不危及性命浅浅的血痕,这倒不是他躲的幸运,而是黄少天盛怒下的冷静。

  黄少天在盛怒下,也还是思考到把友好队伍的人给毙了会引发的问题,但对于包子不礼貌的举动,可没打算轻轻放过,趁着包子往后倒,黄少天的脚直接顺势往胸口一踩,包子整个人倒在地上挣扎着,企图用手爪攻击黄少天,但黄少天一剑就卸了包子的手爪。

   “我说你小子可以别再乱动了吗?反正你小子是强不到我的,要把你打坏了,倒时你老大找我兴帅问罪我可担不起。”黄少天想让自己一直把人往死里揍可不是办法,想来想去,手上拿出一颗较信息石更为稀有的捆绑石,捏开他,一道绳索自动的将包子捆绑起来。

  

   “只捆住上半身?脚不捆?这石头也太烂了吧,花了我一笔钱,结果就这样子,算了算了,对付你的下半身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就是要把你小子搬着走有点麻烦,早知道应该再买个运送石,也不知道老叶那抠门的,会不会看在是救你用的经费,给我报点帐吧。”黄少天嘴上面个不停,要把包子从地上抓起来。

   “啊……!”包子从嘴里吐出一声暧昧的声音。

  黄少天听了整个脸都红了,慌忙的把刚抓住捆在包子身上的绳子甩开: “我操我操,你小子别在那里乱叫啊!”

   “会磨到……”包子用他红到不能再红的脸说着。

  一点也不贴心的绳子,紧紧的缠住包子的身体,跟黄少天不同,他的衣服穿的十分轻便到上半身可以说是几乎没穿,粗糙的绳子磨着敏感的身体,让他从嘴里发出不断发出难耐的呻吟,而他本人又不住的想挣脱绳子,褐色的乳首被磨的红的像要滴出血。

  

  这画面看着太色情了。

   “狮子座……我好难受。”虽然刚被人痛揍一顿,但包子还是向在场唯一可以求救的黄少天求救。

   “帮我,帮帮我……”虽然脸上还有被黄少天揍伤的伤痕,但依旧没有毁了那张脸,反倒是在那红的过头汗流的一塌糊涂的脸上,有一种别样的味道。

  包子全身都铂上淡淡的红,汗汁打的他全身都湿淋淋的,原本就布料少的衣服,在他乱动挣扎后,跟脱了没两样,就好像一只蒸好的红通通的美味虾子,还自己将壳拨开,露出美味的虾肉,欢迎人把他吃进腹里。

  黄少天感受到自己的分身在这样的画面下,早站了起来,好像包子的药效能感染一样,他现在也热的发疼。

   “你要我怎么帮你?”黄少天哑着嗓子,用冰雨冰凉的剑尖抬起包子的下巴。

 


评论(2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