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01

骗TAG骗奖品

※很好,已经达成年更

※因为懒,本来想把之前另一个娱乐圈梗跟这个合并成一篇,但发现这篇也很难搞啊,去开新坑啰/

※这篇的小周要看起来特别逗一定是因为我脑里被BIG SIZE洗脑的原因

 

  「……」孙翔的目光停在那本书上,有关消失在萤光幕前的周泽楷,其传言不断的涌回孙翔的脑海里。

  

  周泽楷已经死了,轮回隐瞒了这个消息。

  

  孙翔脑海里不断的充斥着这件事。

  那个思念跟自己思念同步的幽灵,就是周泽楷?那么,难道他已经……

  而且孙翔根据自己所知道的业界情报,周泽楷并不是住在这带的公寓。

  住在这里的人是……

  

  「小孙,吃水果吧?」江波涛端着水果盘子出来,放在孙翔面前。

  多种水果切的漂亮,看起来有稍微思考了摆放方式后才摆的。

  孙翔一片也不敢动。

  

  「小孙?怎么不吃啊?」江波涛殷切的催促着。

  「我在减肥。」孙翔睁眼说着瞎话。

  江波涛听完后上下打量着孙翔后道:「你不用减吧?公司还是希望你维持目前的体型,瘦过头也不好……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江波涛讲着,忽然见到孙翔的脸色越来越白,担忧的问道。

  

  当然脸色会难看。

  突然一个东西冒在自己眼前。

  那应该是灵魂的黑影,孙翔原本也这么以为。

  但仔细一看,那明明是丝线分明的黑发,一头长到可以覆盖住脸的黑发,跟平常的灵魂完全不同,那也许是一个保留着人类外貌的灵魂。

  此时的它正飘在江波涛的头上,以一种对于人类很奇怪的姿态,脸贴的离孙翔十分近。

  就算是看习惯灵魂的孙翔,明明知道该镇定的面对。不想被鬼缠上的方法就是彻底的无视对方,自家的鬼怪已经防不胜防,没必要再外拈花惹草。

  但是精神上就是难以控制,孙翔很难不去在意他。

  那鬼似乎也敏锐的注意到孙翔看见了自己,情绪些微的高涨,现在正移转到孙翔面前,以非常近的距离贴着孙翔。

  这要是换平常没人的时候,孙翔早直接炸了,但现在面前还有江波涛在,他还是只能发挥自己自认还算高超的演技,彻底装作没有看见这灵魂,强硬的要恢复精神回答道:「没事、没事啦,江哥。」

  

  「……要是真有什么事,要跟江哥说喔。」江波涛仔细观察孙翔的脸,确认他说的没事不假,才终于放过他。

  孙翔忍不住呼了口气,终于对付完江波涛,总算解决了其中一件事情,剩下就只剩下那一个鬼魂的,到底要怎么处理呢……

  就在孙翔还在思考着这问题时,江波涛自顾自说的开始道:「对了,小孙,有个东西要送你。」江波涛从自己的外套里翻出一件东西。

  「小孙,这佛珠听说是高僧加持过,很灵的。」江波涛手上拿着一串木制的,颜色看着就十分沉稳的佛珠,若让一般人来看,就算不信所谓的高僧加持,这佛珠的外形,也给人一种值得信赖感。

  然而孙翔并不是一般人,他想吐槽了,这佛珠灵啊,确实灵啊,这上头有灵附在上头,那个灵魂就是寄宿在上头。

  江波涛好像想把佛珠送给他,孙翔是一点也不想收下这麻烦的。

  可孙翔不确定这鬼是不是真的无害,要是自己不收下,江波涛会把这个寄宿这鬼的佛珠自己留着?这鬼看着气很清,不像个厉鬼,可他却像个厉鬼一样,有着清晰的外貌。

  再三思量,孙翔还是收下了。

  对他来说,鬼只是一个麻烦,但江波涛那里要是没弄好,可能出人命,虽然对于江波涛,孙翔还在怀疑他是不是杀害周泽楷的大魔头,但这份怀疑不足以让孙翔忽视他人生命可能受到危害之事。

  在江波涛的殷切期盼下,孙翔终究还是把那佛珠戴上,才要回去自己的家。

  那鬼果然如孙翔所想,跟了过来。

  装不知道,装没看到。

  孙翔是这么想的。

  那鬼倒是很好奇的,在孙翔旁边绕着圈,似乎在观察孙翔。不过这鬼比孙翔想象的安静多了,绝大部分的鬼都是很吵的,他们没别的事好做,只能咕噜咕噜的不断讲着话,孙翔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时,要不是他有完整的形体,恐怕还以为他是鬼。

  这么安分的鬼,还真是前所未见,要不要拿给其他人鉴定下呢?孙翔心里打着这主意,把佛珠拿了个布盖好后,便呼呼大睡。

  

    ♐

  

  是一片黑暗。

  毫无光线的世界。

  身体被捆绑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肌肤直接与空气亲密的接触,也许现下的自己是光裸着,不太能做到。

  身上有极为冰冷的触感,宛如蛇爬行在身上一样的令人不快。

  被提炼调配过的花香味另人作恶,可恨的是嘴被人堵住,想要将那份不快给吐出也无法做到。

  我不想求饶,也没办法求饶,求饶也毫无意义。

  我得自己逃出去。

  

  久违的风无情的吹在脸上,对于我来说,死或是活,眼下只有两个选择,不,是只有一个选择。

  即使往下掉落,也丝毫不感到恐惧,随着离那张人脸越来越远,心中有一种解脱感。

  

  仰望着天空,眼里不争气的冒出湿润的水气。

  那天空一点也不美,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乌云抑或是污染的霾,遍布了天空,除非是究极差的三流摄影师,不然绝对没有人会将镜头对着这天空留下影像。

  可是自己却忍不住哭了。

  

  天空好美。

  云在流动,有变化的天空。

  再也不想回去那毫无变化的黑暗里。

  

  

  

  

  虽然是以自己的视点,但孙翔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记忆。

  又是那个鬼魂,把自己的意识感染到自己身上了。

  已经擅于对付鬼魂的孙翔强迫自己睁开眼,看到那黑压压的鬼压在自己身上。

  「走开!」孙翔反射性的要挥开对方,但当他脑子稍微恢复些理智后,大感不妙。

  那黑压压的发间,隐约能看的到的一只眼,露出欣喜的光芒。

  孙翔立刻把放在床边的佛珠往床底下丢的老远,那鬼随着佛珠被飞得老远,孙翔抓紧了些时间,立刻滚到自己的衣柜旁,掀开衣柜门。

  那些名牌衣服被孙翔像垃圾一样的丢出去,露出的是一把玄黑色的战矛,孙翔不费力的将矛抓起,熟练的用双手握着,对着黑影吼道:「再过来我就饶不了你!」

  

  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这把与上古名剑同名的矛,其存在年代不可考据。

  无论是材质、风化程度、磨损程度、造型,……等,都难以推断它炼制的时间,只能知道这并非凡物,因为当孙翔挥开在上头的布时,那些盘据在房里的黑影,立刻退离个房间。

  却邪,有如它的名字,邪魅畏惧,手持战矛者,四方幽鬼皆不得近身。

  这战矛是孙翔除灵时,最后使用的杀着。

  照理来说,十分有用,而这把战矛,再不济也该让眼前的黑发怪跪倒在战矛底下,然而这怪却有点奇怪,他似乎没受到矛的影响,只是稍微躲的离矛后退些,像害怕这东西刺伤他。

  孙翔狠狠的瞪着他,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只能手上死握着矛,一人一鬼,在那坚持不下。

  「对不起,吓着你了?」最后是那个鬼先打破了沉默。

  何止是吓着而已!孙翔觉得自己魂要散了,人生第一次遇到自己完全没办法对付的鬼魂:「你是什么东西!?」

  「东西?」那鬼显然对自己被称呼为东西感到讶异,「你不认得我?」

  「你谁啊?干嘛一幅跟我很熟的样子?」

  「我是……」那鬼说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孙翔注意到,他把目光放到了孙翔因为打开衣柜门而敞开的镜子

  镜子里照出了理所当然会出现的孙翔,以及……那个长发的鬼。

  不妙,连显相都如此清晰,这鬼恐怕不是简单的鬼。

  但那鬼这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喊了句:「谁?」

  「是你啊!你啊!」连孙翔都忍不住吐槽他了。

  只见那鬼似乎不置信:「不……」,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么长?」

  「喂,你到底……!?」孙翔看那鬼似乎想把自己的一头长发给打理整齐,正想要说什么时,就见那鬼将那头长的吓人的黑发拨开来,露出的是一张孙翔有些眼熟的脸。

  「周……泽楷?」

  那鬼如一年前他还未在萤幕前淡出的与孙翔在电视台擦肩而过时一样,腼腆害羞的笑容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评论(1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