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从去年八月卖到现在的之前的黄包本完售了,把新增番外公开了。
因为我很蠢的问题,这文在书里的标题,跟我之前的黄包圣诞文撞名了所以用中文名发,哈哈哈……总之都是老梗 



  夏休期到了,黄少天先是回家住了一趟时间,接着跟包子约好了,八月初一起去日本玩个十天八天的。
  其实黄少天这样安排是有点私心的,他的生日在八月十号,这样安排的话,就有机会跟恋人一起过生日,一举两得。
  
  黄少天跟包子两人都是爱玩的心性,难得一起出国,行程都是排的满满的,两人玩得又疯又累,终于在第三天,黄少天这室内型宅男回到饭店后,整个身体都腰酸背痛,躺在床上哀嚎。
  「要不我帮你揉揉吧?我以前常帮人按,大家都说我手艺好。」包子张了张他的手说道。
  黄少天倒不期待包子的手艺,不过包子有这心意,黄少天倒是开心地收下:「你快来吧!」
  黄少天乖乖地趴在床上,等着包子来替他服务,包子爬上床后,开始动手……
  扒了黄少天的衣服。
  
  「等等等!你干什么啊!」黄少天立刻拉住包子的魔爪。
  「要帮你按摩啊!」包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按摩需要脱衣服吗!?」黄少天挥掉包子的手。
  「不脱哪按的准,脱吧脱吧,大家都男人,别在意、别害羞。」包子说着,快速地仗着自己体型大,把黄少天衣服给扒掉了,黄少天无法反抗,只能服从的被包子「料理」着。
  
  包子完全无法体会黄少天在在意什么,黄少天简直快受够了。
  两个男人确实不用在意,但那是建立在两个都是直男的情况啊?他俩是弯的啊!还是一对勉强可说在热恋期的情侣,依他们这年纪的情侣这样单独旅行,比较十八禁的作品,早该在第一天就该干柴烈火了起来。
  然而包子好像没这种想法,他整个人都散发出像是参加毕业旅行的大学生气息,第一天就招呼着黄少天说要玩牌,第二天倒头就睡,而现在帮黄少天按摩完后,亲密的接触看着一点都没擦枪走火,包子就走往浴室要洗澡,出来时身上只挂着一条内裤,接着完全没顾着黄少天,就直接往床上倒,手往旁边一挥就迭在黄少天身上。
  「重死了,手拿开。」黄少天拍开他的手。
  但包子非但没放开,干脆转过身去,把黄少天整个人抱住了:「我就是不拿开~」
  「包荣兴,你又不幼稚,今年几岁啊?」
  「今年……现在的话是还小你两岁吧?」包子想了下。
  黄少天敏锐的抓到「现在」这个词汇。
  会特别用现在的话,显然包子也知道黄少天生日快到了啊,等那天过后就是大三岁了,这让黄少天很是满意。想着这包子就是个幼稚鬼,便任他抱去了。
  
  
   
  「你觉得这件如何?」包子拿着一件花衬衫给黄少天看。
  「你爹就算已经是这个年纪了,也不见得喜欢花衬衫吧?」黄少天上下打量着,后来还是叹气道,「你看衣服的品味还真不是一般的糟啊,在帮你老家的人买衣服的同时,还是先帮你自己买衣服吧」
  黄少天跟包子出来这几天,每天看着包子的便服,越发觉得包子的穿衣品味真是糟糕至极。
  「我还要帮我妈他们买别的东西呢!没钱买衣服,回国再说吧。」包子拒绝黄少天的提议。
  可这时候实在很想让包子换下他那身欠品味的衣服的黄少天,非常豪爽的拿出卡说:「没关系,我买给你,不过要我来选。」
  「又送我衣服?」
  「哪来的又?我之前没送过你吧?」
  「你之前送了我件内裤嘛……」
  黄少天听原来包子指的是之前送的那件让黄少天有丢脸回忆的内裤,立刻挥挥手道:「那个不算不算,别提了。」
  可包子哪是说不提就不提的人,他又继续说:「啊,方锐说男人送人衣服就是拿来脱的……狮子座,你送我衣服难道是拿来脱?」
  黄少天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感谢方锐,没想到包子竟然明白了这道理:「是啊我想脱你衣服。」
  「喔。」包子应了一声,接着把被黄少天嫌弃花衬衫放回去,在看着其他的衣服
  「???」黄少天想包子这反应不太对啊?自己刚才的发言是该这样喔一声,以示听到就好了吗?
  
  结果黄少天明白包子这货果然还是没懂他字里行间的意思,两人一回到饭店,他又开始呼呼大睡了,让黄少天好是痛心。
  
  
   
  接着是黄少天最期待的日子,他自己的生日,第一次跟恋人一起度过的生日……
  原本应该是这样。
  结果现在黄少天不开心了。
  
  原因无他,因为他最期待的就是跟包子一起度过,结果包子这货竟然把黄少天的生日忘得一乾二净,让黄少天十分的生气。
  本来零点到时,黄少天还以为包子只是困了,要先去睡觉才未有表示,结果一早起来吃起早餐黄少天提起今天是自己生日时,包子露出的呆样,完全曝露出他忘的一干二净的情报。
  黄少天感到很不开心,他没想到他的恋人竟然会记不得他的生日,可这事发生在包子身上,只能说完全不意外,要怪就怪黄少天自己把期望值放太高,想象得太美好。
  「算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我也都二十好几了,生日这种事没什么好过的。」黄少天虽然介怀,可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拿这事生气多难看啊,于是他故作大度的说道。
  可黄少天虽这么说,但心里却介怀着,两人今日出游,好像都有一种奇怪的氛围,哪怕包子亡羊补牢的立刻在路上看到蛋糕店,买了一个说要帮黄少天过生日,那氛围还是没有缓解。
  
  晚上回到饭店,让包子先洗完后才轮到黄少天去洗,结果当黄少天出来时,就看到包子一脸正经的跪坐在床上。
  「你在干什么?」
  「我想好要送狮子座你一份礼物了!」包子说着。
  「不用了吧,忘记了也没有关系。」黄少天挥挥手婉拒。
  「不,我已经想好了,我送的东西很真诚,很实在,有血有肉有感情,独一无二,整个我大天朝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才能收下这份大礼。」包子拍着胸埔说着,表情很是真诚。
  「……感情你这词还挺耳熟的,还搞抄袭啊?」黄少天想了会,这好像是自己跟包子告白时的台词啊……不对耶,如果是这套路的话,包子接下来要送的不就是……
  
  「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包子伸直了他的手臂这样说着。
  
  黄少天愣住了下,他没想到包子总算开窍了啊!到底是哪来的人敲了他脑袋,让他搭错的神经归正的?这几天相处下来完全没有桃色气息,黄少天直白的暗示也不懂的包子,竟然使出这招来想讨好黄少天?
  「虽然我很想要,可你现在这身可真是一点气氛都酝酿不起来啊。」早就肖想很久的黄少天,并没有推拒的理由,可包子现在身上穿着他那件品味很奇特的T恤让黄少天是整个欲望全无。
  「需要什么气氛啊?」
  「当然需要气氛!包荣兴你有没有情调啊?」黄少天指责着。
  「不过就是签字啊。」包子说着拿出一张纸,递给黄少天。
  「卖身契……」黄少天看着上面的字说道,「不是吧?合着你刚说送自己给我,就是这玩意儿?」
  「是啊,你送你当我男朋友,我就只能再送更多些了,整个人都卖给你吧!」
  听了包子这话,黄少天终于明白包子这二货还是没搞明白过啊!心里一激动,黄少天就把包子亲手写的卖身契给捏烂了。
  「狮子座,你做啥啊!我写了好久才写好的。」
  黄少天快速的对自己对包子的「礼物」糟蹋的事给出了解释:「包子,文明的新中国是已经没有奴隶制的,你写这个法律上没用,不能算数也不能当礼物的。」
  「啊?啊……那这样就不能送你礼物了。」包子有些失落的说道。
  黄少天看他似乎是真心实意想拿这个当补救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蹲过去说:「没有礼物也没关系,先暂时用这个替代吧。」
  黄少天随手拿了刚刚喝的茶的砂糖包残骸,绕在包子的左手无名指上。
  「这个?虽然这个挺烂的,但这是你送我礼物啊?怎么是我送你?」包子看着他的手指一脸不解。
  「我的意思是,礼物先欠着。以后要是换我让你签字时,你可得乖乖的给我签下去啊!」黄少天握这包子的手,再把纸系的紧些,紧到似乎能缠着一生一世。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