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台版译名注意

hp paro,三巫斗法大赛背景,德姆兰奥塔x史莱哲林尤里。副cp勇维,米凯莱x李承吉的拉郎加上妹妹的修罗场

只看过7本小说加电影,要是有哪边不合hp设定请多多见谅


(1)

  尤里‧普里榭茨基的眉毛皱着,嘴巴的线往下凹,一张脸述说着自己的不开心。

  作为史莱哲林搜捕手的他,每年最期待的霍格华兹学院间的魁地奇赛,被宣布今年完全停赛,取而代之的是那什么鬼唠子的三巫斗法大赛。

  尤里对那个一点兴趣也没有,这绝不是因为听校长说能参加比赛的只有已经满十七岁的学生,十四岁的尤里,早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外。

  最可恶的是现在,在宣布魁地奇停赛后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终于等到了比赛即将开始的日子。主办地在霍格华兹,另外两校的学生都得过来。

  可怜的尤里,作为东道主霍格华兹的学生,得在下课后,全都到大门去,迎接那些要到来的客人。

  阳光的碎屑还残留些在厚重的云层上,深蓝色与金黄色混杂在一起,像是用色浓艳的油彩所画的美丽图画。

  可这样鲜艳的色彩,无法带给尤里好心情,反而是糟透了。

  太阳越是被没入云里,就越是寒冷,纵使是出身自长年被冰雨雪覆盖的地方,但早已习惯霍格华兹城堡里温暖的尤里,这样的温度让他还是忍不住抓紧了自己的长袍:「该死的,早知道就穿大衣来了。」   

 

  总算等到了夜幕降临,繁星一点一点的探出来,一个比夜还黑的黑色影子出现在天空,如流星坠落般快速的朝霍格华兹奔来。

  越往这靠近,漆黑就从影子上渐渐剥落,露出一辆如同盈满过头的月光将它淡蓝优雅的色彩赐给了薄灰色的大型马车,拉着车的是金色的巴洛米马,银白色的鬃毛有如星火燃烧般飞舞着。

  这马车比大家想象的还要大,跟它优雅的美丽的外表不同,有如猛兽一般急落入地。

  「退后!」有人喊着,这下那些前头的学生才想起自己该赶快的逃离这辆巨兽,匆忙的往后跳了好几步。

  那车扬起了地面不少的尘土,那些爱凑热闹的一二年级的小鬼头,被喷得满脸灰,尤里很是庆幸刚没听米拉的话,要去前头,反而拉住她,他们才得以幸免。

  一个穿着淡蓝色衣服的男孩先从马车上下来,放下金梯,最先步着金梯从马车下来的,是个有着一头金发的盘的整齐的女人,虽然有点年纪,但依旧有张能被评为美女的容貌。

 

  待她落地后,像是指挥一样,她拍了拍下手,马车上的人就像是要进场表演似的,脚步轻盈,却又整齐一致的走了下来。

  站在最前头的是一对模样有些相似的男女,男的棕色的头发打理的整齐,女生则是有一头乌黑的秀发。他们紧牵着手,更正确点来说,是男的紧抓着女的手,一起走下了马车。

 

  霍格华兹的校长接待着那领头的女性。

  学生们则是四处张望,看着对霍格华兹的城堡很感兴趣。那个有乌黑秀发的女孩,目光停留在一个地方后就不动了。

  那地方站着雷文克劳的李承吉,俊秀的外表很是受到女孩子欢迎,但其冷酷对女性极度厌恶的性格,却也女孩子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用爱慕的眼神看着他,而此时黑发女孩看他的眼神跟那些女孩有几分相似,跟女孩眼神对上后,李承吉一脸嫌恶的移开了视线视线,旁边得棕发男孩则很是生气。

  金发的女性是波巴洞的校长,两个校长寒暄了几句,她带着她那些学生进入了大厅,那黑发女孩未曾把她的目光脱离李承吉,被棕发男孩硬拖着走。

 

  「好冷!」在波巴洞的学生进去后,尤里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

  「不是吧?你可是俄罗斯呢!」米拉看了尤里一眼,她穿的比尤里还要少上几件呢。

  「闭嘴!」尤里用微微颤抖的双手,准备要从自己长袍里翻出魔杖,但还未来得及施放,有如忽然爆炸般,大家同时大声惊呼,尤里跟米拉两人捂住耳朵,看向前头。

  是德姆兰的人来了,就在米拉跟尤里说话的时候,没有看见那漆黑的船从湖里冒出的瞬间。

  但这又有什么好惊讶的?有了波巴洞的前例,湖里冒船似乎也不是这么稀罕。

  可看学生的目光,却不是注意到那艘船,而是那艘船下来的学生,用着跟刚才见波巴洞的学生完全不同的狂热眼神瞧着。

  尤里跟米拉见状也忍不住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到站在德姆兰那身躯壮大的校长后面的男学生,有着如果是魁地奇迷,绝对不会不认得的脸。

 

  奥塔别克·阿尔京,哈萨克金雕队的搜捕手。

 

  今年的赛季才刚出道,就成为哈萨克金雕队的王牌,有他加入的哈萨克金雕队,成绩提高了不少,今年打进了半决赛,使他广受到许多魁地奇球迷的关注。

  「啧。」霍格华兹里的几个俄罗斯学生发出啧声,他们对奥塔别克的出现不是很开心。止步于四强的俄罗斯队,在争夺三四名的比赛,输给了哈萨克。

  不过尤里倒不是很在意这些事情,虽然情意上支持俄罗斯队,却没多狂热,尤里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球技,将来是否能跟这些人一决高下。

  虽然大家的目光都看着奥塔别克时,奥塔别克却在下船后,始终都将目光放在一个地方。大家注意到后都顺着那方向看,饶是尤里,也注意到奥塔别克是在看自己。

  但当尤里反应过来后,对方已经不得不跟德姆兰的同学一起走的更往餐厅里去了。

  「他看我干嘛?」

  「也许是因为你脸上有鼻涕?」米拉指着尤里挂着的一滴鼻水。

  「Fu*k!」尤里非常不卫生的,用他的长袍抹掉。

 

  在德姆兰的人到来后,霍格华兹的学生终于获准可以回到餐厅了。

  没有替两校的学生特别设位置,就见那些波巴洞的学生已经在雷文克劳的餐桌边坐下来了。

  波巴洞的那个黑发女孩看见李承吉往这餐桌走来,显得是十分的开心,而与她如太阳般明媚的喜悦成反比,李承吉跟那棕发的男孩,一个表露无遗的嫌弃,一个则是凶狠的瞪着对方。

  尤里准备缩在角落的位置等着安静的吃着东西。但显然有人不愿意让他安静的吃晚餐。

  「这位置能坐吗?」

  听到有人问起,尤里抬头一看,才发现是奥塔别克。

  尤里还没想好要不要拒绝,其他史莱哲林的人立刻帮他拉好椅子,快快的请奥塔别克坐下来。

  于是对方坐在尤里旁边,那些追随他的视线跟声音,也一同环视在尤里旁。

  尤里感到格外的不快。

  幸好在雅科夫象征性的概略了感谢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后,餐桌上出现了许多食物。

  已经饿了许久的尤里,才不顾要在其他学校的人面前护住霍格华兹的形象,已能够生吞一只巴洛米马的气势,扫光他想吃的食物。

  那可怕的吃相简直破坏了那张漂亮的脸蛋,也就已经见怪不怪的史莱哲林学生还能淡定的享用自己的食物,德姆兰的学生则是都看傻了眼。

  尤里注意到其中的视线也有奥塔别克的,只是他看着自己的视线跟其他人似乎有点不同,该怎么说呢?那目光中并不带有跟其他人一样的惊讶,只是很平静的注视着,好像只是正好将头的方向朝向尤里的方位。

 

  §

 

  「他一直在看着你耶!」

  「看我做什么?我可没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女的。」尤里也有些注意到奥塔别克的视线,可米拉这大惊小怪的样子,让他有些不耐烦。

  「谁知道?或许是因为你的迷拉血统让他移不开目光?」

  「够了,俄罗斯境内可没有迷拉。」

  迷拉血统,这个打尤里一入学就围绕着他的传言。

  也不怪乎其他人会这样传,尤里有着一头像是被光辉缠绕的漂亮金发,跟异于常人的美貌,那确实跟迷拉有几分相似,足以让人一见倾心,从此再也无法把视线移开……如果不在之后看见尤里双脚大开踏在椅子上,目露凶光,十足小混混模样。

  实在是分不清这模样跟迷拉的原形相比,究竟哪个比较让人心碎。

  米拉对尤里究竟是不是有迷拉血统这陈年老话题,兴致不大,稍稍逗弄后便把话题转向她更有兴趣的事:「对了,尤里,你不想参加三巫斗法大赛吗?」

  「我又不能参加,你没听到设了年龄设置线吗?」

  三巫斗法大赛每校的选手将由火杯所选出,为了保护比赛的安全这次只让满十七岁的学生参加,学校也知道那些未满年龄的学生绝不可能乖乖的听话,而设置了一条年龄限制线,让那些不满十七岁的学生无法在火杯里投下自己的名字。

  「想参加的话也可以尝试看看啊,很多低年级都再想办法呢。」

  「反正你想参加也不用尝试啊,老女人。」米拉比尤里高好几个年级,早就已经超过十七岁了。

  在听到这话后,尤里立刻尝到不用任何咒语也能让双脚飞离地面的方法,米拉微微一笑,把尤里抓了起来高举在头上,转了好几圈,尤里完全没机会拿出魔杖来抵抗。

  最后是经过的维克多教授……解救了尤里?

  如果把人从米拉手上抢过来玩,然后因为胜生勇利经过,才把人放下来,跑去问人要不要把名字丢在火炬里能够算解救的话。

 

  F*uk,这为了谈恋爱跑回来当教授的人怎么还没被校务会议开除?尤里忍不住在心里这么着。

 

  回到史莱哲林的交谊厅,学生们也都闹哄哄的讨论着三巫斗法大赛,对这毫无兴趣的尤里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可再没兴趣,当躺尤里躺在床上,无法立刻入眠时,还是忍不住将思绪放到大家都关心的事,斗士到底会是谁呢?

  最难猜的就是霍格华兹的斗士了,有一整个学院,德姆兰跟波巴洞的能猜的人只有二十个人……

  想到这,尤里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奥塔别克的脸,他不禁猜测德姆兰的斗士也许就会是他……

  要是不是三巫斗法,而是校际联合魁地奇就好了,尤里在睡着前这么想着。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