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上一篇,你們不要看他日期

上一场窗掉的本的备案也跟着窗掉的本(
那时候觉得再3000字就能写完了结果我过了好几天还是写不出来.......

一开始就是想写孙翔上完床就拍拍屁股走人的BE,不过前阵子看了很虐的文,出那薄的可以当扇子的本时应该会再强行加个HE,这么说截稿日快到了啊,我为什么当初会有要出两个本的想法呢?一个小薄本都快生不出来了!


  周泽楷跟孙翔的日子,在那之后也未有改变。
  半夜,两人一起过招。累了,便一同睡下,过了近午时才被艳日的光给唤醒。
  一起来就见孙翔睡在他身边,被自己的动静太大而吵醒,微微的张开眼。
  「早。」
  「都日上三竿了,你还早……」孙翔嘴上这么说着,却翻了个身继续睡。
  周泽楷无奈的笑了笑,起身做自己的事。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久到周泽楷以为,会就这样过下去,直到此生终结。
  
  近日天转凉了,周泽楷跟孙翔两个人不免挨得更近些,已让稍微暖活些。
  这样下来衣服布绵难免有些摩擦,身体的温度更是大幅度的传了过来,此时周泽楷感受到自己平时没清心修行的恶果了,忽然感到下腹一紧,热流从那里涌出。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只是平时发生时,周泽楷就窝在被里自己慢慢的解决,可如今……
  周泽楷一转过头去,便能看见孙翔的脸,这下更令人慌乱,下身似乎更热了些。
  连忙抽开与孙翔交握的手,却惊动了孙翔,他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周泽楷,你做什么?」
  「我……」这种耻与跟人开口的事,平日话就不多的周泽楷哪里说得出口,可周泽楷下身那物什不小,睡时只穿着薄薄的亵裤,顶在那里十分明显。
  孙翔一下就注意到了,又看到周泽楷红如虾子般的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当是多大的事,这种事你盖着被子直接解决不就行了。」
  「怎么能……」
  「我俩都男人,害羞个什么。」孙翔看不惯周泽楷羞涩的像个小姑娘的模样,直接一把把他的裤子给拉下来,结果脱完后先傻住的却是孙翔,他吞了吞口水,「你这东西……看不出来,还挺大的啊。」
  孙翔瞧的专注,让周泽楷更是难堪了,他赶紧推开孙翔,把自己裤子重新拉回。
  周泽楷推开孙翔时略嫌粗爆了些,让孙翔有些不悦,撇着嘴说:「大有什么用,反正一定没用过……」
  「你说什么?」
  「我这不是说实话吗?你这小和尚,难不成还犯过淫戒啊?」
  「当然没有……」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有。」孙翔上下打量周泽楷。
  周泽楷被他打量的眼神看的略不开心,回问着:「那你就有吗?」
  「当然有,我又不是小和尚。」
  「……就说了别叫小和尚。」周泽楷听了孙翔的话莫名的觉得更不开心了,但又不知道火从何起,只好又针对那个他已经好久不挑剔的称呼了。
  「好好好,那大和尚,你要不要解决一下你的的大东西?」孙翔又指了一指周泽楷那肿胀的东西。
  再度指向这话题,周泽楷神色有些尴尬得从床上起来:「……我,我去外面冲水。」
  「现在天气这么冷,小心别感冒了啊。」孙翔笑笑着,看着周泽楷仓促逃跑。
  就在周泽楷已经把东西平息下来,回到房里时,孙翔已经阖眼睡下了,周泽楷放轻手脚的在孙翔特意留下的空位躺下,并且特意调整了位置,让自己不再跟孙翔靠得太过接近,可床就这大小,他还是一望就能望见孙翔的睡颜,略长的睫毛形成了两道线,落在脸上,好看的让周泽楷有些发愣,又感到身体有些热了。
  周泽楷赶紧转过身去,不去看孙翔的脸,可身上的热度还是久久未平息。
         
  日子渐渐暖了起来,总算有点春日的样子。
  山上的野花也纷纷的开起来,虽然不比匠人用心栽养的花艳丽,但那迎风摇曳的身姿,看起来也令人怜爱。
  周泽楷望着窗外,感受阳光和煦的照射。
  「太亮了。」孙翔坐在桌前,不悦的皱着眉头说着。
  孙翔最近很喜欢坐在桌上,手托着颚,在那发呆,美其名说在思考人生,周泽楷问他到底在思考什么人生。
  孙翔嘴角微微一扬,开口道:「思春。」
  周泽楷半饷后才反应过来,对孙翔这极其龌龊的话语通红了脸。
  「今年春天花开的特别盛啊。」
  周泽楷这下才发觉是自己误会了 人孙翔比自己还君子,所以才会道出那样的话。
  幸好周泽楷平日就不喜言语,方才没道出自己的误会,否则这下难堪的便是他了。他抱着几分心虚,看着孙翔的侧脸,夜色让他的脸看起来有几分黯淡,然而一片薄如翼的红花瓣儿,点在他的鼻尖上,周泽楷就像被勾了魂似的,双眼怎样就是不能从上头离开。
  也许真的被勾了魂,三魂七窍全都只能在孙翔身边打转儿。
  周泽楷这下总算明白,自己对孙翔,就如山下的张三对李四家的姑娘一样,想娶对方做娘子,想与对方长相厮守,白首不分离。
  可周泽楷也明白,自己心里所思,可不像张三对李姑娘一样能够有个盼望,此份心意,离经叛道,不为世俗所容。
  周泽楷并不介怀外人的眼光,但最害怕的是,心中所思之人,轻视他,视他的情感如粪土,光是脑袋里头想象了会,心就如细虫钻入,痛苦不堪,若是真被孙翔知晓后,受他如此对待,那痛苦恐怕还要难受上上百倍,上千倍有。
  这份心思只能藏在自己心儿底,甘甜苦痛,都由自己嚼去。
  只要孙翔能待在自己身边就好了,那样的话,就是苦味都能让人感到欣喜。只要孙翔能待在自己的身边的话……周泽楷这么想着。
  夜深了,那烛火有几分微弱了,这间房子暗了几分,蒙眬之间,孙翔好似隐了去。
  
  到杏花花瓣落入土里,江波涛又来了。
  同上回,他这次又带来了大量的物资,周泽楷最留意的是那几坛江波涛往他床下偷藏的新酿的酒。
  上回尝着的味道确实不错,孙翔好像也挺喜欢的,待江波涛回去后,便可开来跟对方共饮。
  原本周泽楷心里计较这段时间应该会很快到来,殊不知江波涛留在这里的时日却比原本预计的还要长。
  江波涛当然不会无来由,就忽然留比平常还要久的时间,他带了消息,轮回皇帝近日龙体欠安,也许时日不多了。
  照规矩,嫡出又是长子,也已经立位太子的大皇子,是最可能继位的。
  但太子昏庸无能,又嚣张跋扈,若让他继位,轮回的未来实在是难以想象,因此大臣们都有意支持其他的皇子。
  而年幼时就聪慧过人,富有才能的二皇子,是许多人心属的人选,就连皇上都曾思考过要改立他为太子。
  然而因为二皇子的生母不喜争斗,坚持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寺里当和尚。
  而现下,江波涛要把二皇子接回宫中,但比起大皇子派的阻扰,更重要的是,二皇子自己若是不想回去斗争,只想如此当个和尚渡过一生的话,那就是逼他骑虎背上,也成不了大事。
  现下,到了周泽楷选择的时候了。
  要当轮回的皇帝,还是继续在寺里当个小和尚穿云?
  若放以前,周泽楷虽对皇位贪求不大,但也明白自己作为帝王血脉若不想成为穿云,一辈子困在这样的小地方,势必得卷入争夺皇位,若不成为那最后的胜者,等待着的只有杀生之祸。
  但现在要下决定时,却不禁想起那张侧脸跟手里的温度。
  若不当穿云,将失去这段与孙翔一起过的岁月。
  一份没有结果的感情,跟自己的未来,向来不会因感情而失去判断的他,很清楚该选择的是哪一个。
  可是,人是贪心的,心里那个些贪念,让周泽楷心里忍不住想,难道不能两全吗?
  就算不能许诺终生,但也想将对方放在自己目光所及的地方。
  孙翔可以跟自己走吗?
  要是跟自己一起走,孙翔的行踪就一定会被嘉世的人发现,自己这个处于斗争中的皇子,有保住他的能耐吗?
  所以周泽楷不敢开口,把自己喜欢的人,置入于危险之中。可将之舍弃,周泽楷又无法下定决心。
  不知道孙翔藏匿于此的江波涛,以为只是周泽楷心里还有几分犹豫,很宽容的给予时限,他住在镇上的客栈,让周泽楷可以在心情上,放松些来思考。
  周泽楷几日想了想,还是无法决定,每当有了下了决定的念头,但翻身一望,就是孙翔的睡颜,总是能让周泽楷把早前的决定又打翻了。
  明白自己越是拖延,就越是危险,但那心就是不听使唤,犹豫不决,抱着一点点侥幸的心态,希望能有好的机运。
  
  周泽楷望着河面上飘着的灯,手里揣着刚刚卖灯的小姑娘硬塞给他的灯,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把这盏灯放出去。
  原本下山时是要来找江波涛,今日是给自己下的最后期限。
  虽然还未下决定,但周泽楷本意将这个决定交给面对江波涛时的自己。
  可一下山来到镇里,才发现今日是镇上传统的灯花节,河上灿烂比天上还要明亮的星河,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卖灯的小姑娘见着他,原本想推销自家的灯,细一看周泽楷长的俊俏,便红着脸送了盏灯。
  现下周泽楷手里拿着灯,觉得这灯不放也白不放,可虽然心中有想寄托的愿望,却难以用纸笔来述说。
  那样的话,也只能将没有记载愿望的灯放入河中。
  周泽楷看着那用粉嫩的色纸做成,模样似是真的夏莲,沉载着灯火,顺着水流远走,在河中,它的灯火忽暗忽明,荡呀荡,好像随时都会翻覆。
  可在周泽楷觉得要翻覆前,那灯就碰上了船,停止漂泊。
  周泽楷一看船上有一个男子,男子有着熟悉的容眉,他 不在乎危险的,弯身捞起了灯。
  灯就这样到了周泽楷的愿望之处。
  
  孙翔使着桨靠到了岸边。
  「我看看……你这人怎么都没放愿望进去啊。」孙翔瞧了瞧灯的内部,里头一张纸条也没有。
  「你怎么会在这里?」孙翔为了躲避行踪,不怎么会来镇上,今天却在这种人特别多的日子,来到了镇里来。
  「良辰美景,待在破烂的小寺庙里实在太扫兴了。」孙翔随意的回答着,在那把莲花灯翻来覆去的像是想找着哪里有周泽楷藏的字。
  而他随意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周泽楷。
  就算选择当个穿云,孙翔也不会一辈子藏匿在寺里。
  不管是自己还是孙翔,都渴望更广阔的世界。
  「孙翔,你要跟我走吗?」
  其实周泽楷想要的结果,始终只有一个。
  说出这话后,周泽楷揣测不安的盯着孙翔的脸,心里反复猜测他心里的念头,等待孙翔开口。
  
  但孙翔没有回答。

http://ww3.sinaimg.cn/mw690/6f8b7d54jw1fbqrltu899j20c83foe64.jpg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