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赶不出小周生日贺文,这张放小周出场......小周生日快乐啊啊啊,要跟孙翔过的happy

 看看进度还有好几章,我要是想好好搞封面的话还是窗掉放下一场的好(嚼嚼



  薄云如烟撩过青山,白羽成群横过苍色,困在塔里的少年对它们露出羡慕之情。

  他并不晓得,自己究竟是羡慕他们哪里。

  或许与他的名字有关,他希望能够翱翔于天空。

  可那是不可能的,他没有双翼,连凭着自己的脚走出去都做不到。

  他自出生就困在这座羲和塔里,有如童话里的长发公主。

  然而他没有长发,也没有会上来找他的王子。

  这里更是连能将手碰触塔外世界的窗也没有。

  在这座塔里,他是神,也是国王,所有的机器人都会听从他,只有一件事──

  

  就是离开这座塔。

  

  于是,其实他也跟笼里的鸟无异。

  

  在这塔里,他是一个人。

  尽管跟照顾自己的陪伴型机器人再亲密,他也终于发现了这件事。

  在这个世界,他是彼德潘的反例。

  周遭的人永远不会长大,然而他却不停的成长。

  心上的隔阂越来越大,于是孤寂也在心中展了开来。

  

  闷着,用罩子盖上。

  植物会自己自足的制造氧气,动物则会耗尽氧气而逐渐死亡。

  身为Homosapiens的孙翔,理所当然是动物。

  即使是羲和塔这么大的玻璃罩,终将还是被孙翔制造的孤独感给填满。

  他的胸口时常感到胸闷,喘不过气来。

  心理触及了生理,孤独感随后跟至的是死神。

  他们的神就要殒落,Robot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它们尝试了许多办法,企图让他回复昔日的光辉。

  可神还是一日一日的衰弱。

  

  潘妮是主要负责照顾孙翔的保姆型机器人。

  Robot的世界里,主要参与政事的都是A级跟B级的机器人,而向它这种贴身照顾Homosapiens,反而是最高级的S级。

  Robot是否有心?没有人能知道答案。

  可看着这样日渐衰弱的孙翔,作为Robot的它,做了在Robot的社会里不可违反的律条之一。

  

  于是,孙翔见到了她。

  

  Homo sapiens再生计划的第十三世代,拥有孙翔一半基因的编号cn0310130059,用更接近旧人类也能懂的语言,是孙翔的女儿。

  原本在第二世代时,有因子女死亡而心理受到影响的 Homosapiens,进而规定在子代成长到十岁前,禁止与亲代相见。

  

  但是为了处在这种状况的孙翔,潘妮违反了规定。

  

  就如它所想的,孙薇就像强力的特效药,强悍的扫尽了孙翔的寂寞。

  温暖的光,聚集了孙翔的生命。以往的世界彷佛都是假的,所握着的温暖的手才是真实,孙翔很快的就恢复了健康。

  可是,越是强悍的药,其副作用也越强悍。

  在现代,人类的基因变的即为脆弱,生命短暂,忽然间,原本健康的孩子忽然一病不起。

  随着孩子的逝去,比寂寞还要更绝望的绝望,抓住了孙翔。

  比之前还要更为严重的的症状。

  在孙翔陷入绝望时,曾有人给予了他希望与温暖,可却稍纵即逝,随后他又陷入比绝望更绝望的境地。

  原本他就要被绝望所吞噬,就此消逝在这世界上,成为随处可见的,短命的 Homo sapiens。

  

  可是潘妮不愿意放弃,于是,它又做出了一件违反Robot社会律条的事情。

  但这次并没有拯救到孙翔,反而更一步的把他推到绝境。

  

  ♐

  

  「周宓她啊,自从从兴欣回来后,好像就不是很开心呢。」孙焟这么说着。

  「……」

  「是不是因为有人说了什么话才惹她生气的啊。」孙焟继续补了句。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我去找她道歉好吧!」

  孙焟看着孙翔说着,抓了抓头发,跑去找周宓。

  然后过了三分钟后,又看他灰溜溜的走回来。

  从孙翔的表情就可以看到他的开导并不成功,于是孙焟说:「换我去吧。」

  「呵呵,你去有什么用。」孙翔在周宓那生了闷气,往孙焟那迁怒。

  「至少我们年纪相近,有话题。你大了人一轮以上了吧。」孙焟挥着的手充满对孙翔的挑衅,让孙翔很想冲上去去折断他。

  

  「周宓,是我。」孙焟走到了周宓习惯坐着的王座。

  「怎么换成小的了,闪开啦!」周宓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挥了挥手要赶他走。

  「我跟大的不一样,我可是很有耐心的。」孙焟说着,直接席地而坐。

  「……你真的好烦啊。」周宓说着,但也没再赶了。

  孙焟还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没离开,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待着,感觉安静了有一会儿,总算是周宓受不了了,正打算像孙焟开口。

  转过头去却见到孙焟人靠着椅背正在呼呼大睡。

  「这臭小子!」周宓气得原本想揍人,但看到孙焟难得的睡脸,让她忍了下来,作为报复,戳了戳他的眉头。

  

  孙焟虽然眉头稍微皱了一点,但还是没有醒过来。

  周宓戳几下报复也就满足了,接着便盯着孙焟的脸。

  心里想着孙焟长的真的跟孙翔很不一样,可栗色的头发,却让她想到了孙翔……

  

  冰冷、冰冷的世界。

  那些人,说着话,却没有感情。

  没有吐息。

  寒冷的令人害怕。

  邻床的孩子一个一个的消失,铁踏在地板上声音就是死神的脚步声。

  她感到很害怕,她想要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

  就像听到她的求助声,男人出现了。

  

  闪闪发亮,温热的。

  就如只能在书上听到叙述,只能从窗外窥见,手却无法触及的……

  「Sun,写起来就跟太阳一样呢。」周宓试着用拼音写着孙翔的名字,嘴里吐出了这一句。

  孙翔听着眼睛微微的张大。

  「怎么了?」对上孙翔的那双透漏吃惊的眼睛,周宓这么问着。

  「以前也曾经有人这么说。」

  

  又来了,有人。

  这个有人,通常只会是两个人。

  一个是周宓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亲,另外一个是……周宓至今也未能探得的,另外一个。

  

  它藏在太阳的背面。

  

  那是一个黑暗的影子,周宓始终都不敢问。

  敏感的她,恐惧得知那一面。

  她觉得它也许是一只黑色的巨兽,随时都会张牙舞爪的把太阳给吞掉。

  

  所以每当孙翔以温柔的神情说出有人的时候,周宓都会隐隐的觉得不悦。

  现在的她处在懵懂的年纪,幼年缺乏亲情的她,无法分清自己心中的感情是什么,只是知道自己很需要眼前这个年长的男性。

  

  对于对方的一言一行,周宓都很是在意。

  「真的显胖吗……?」少女看着自己粉红色的裙,离开塔后的流浪Homosapiens的生活,并不如在塔那样周全,像新衣服这种东西根本是奢侈品,今天能从兴欣的大姐姐那拿到新衣服,周宓可是很开心的。

  

  「唉……」女孩叹了气。

  她踩在岩岸上,颠坡不齐的路面,跟美丽两字无缘的黑色海洋,让她的心情更不愉快了。

  只有清凉的风,像是安慰她似的,温柔的吹在她脸上。

  她将脸迎向风吹来的方向,让风能更多的吹佛到她的脸上。

  然后她听见了风中传来车的鸣声。

  水上型摩托车,车上有着两个少年。

  是Homosapiens?还是Robot?

  周宓分别不出来,少年的脸就像冰一样,而且……

  

  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你就是孙翔的女儿吗?」她听见背后有个声音这么说着。

  她转头一看,对方是一个很小的女孩子。

  是Robot,可是Robot一般是不会做成这么小一个的。

  而且,Robot虽然感觉冷冰冰的,但不会像她这样子。

  就像是在最深海中埋藏的黑暗一样,就像太阳背面,那未可得知的。

  

  让周宓打从心底觉得恐惧,让周宓想起她就会发抖。

  

  对了……她那时候是跟自己说……

  「帮我把这东西给孙翔吧。」

  

  周宓忍不住把手摸向那小孩给她的东西。

  

  「那是什么?」忽然间,听到声音。

  「哇哇哇哇哇!你做什么啊,不要突然醒来好不好!」周宓听着,慌得把东西差

  点用掉。

  「那是什么?」没理会对方的抗议,孙焟要将手探去,周宓快速的往后退才没被他抓到。

  「……交出来。」原本只是单纯好奇的孙焟,这下觉得周宓的态度实在是有问题。

  「你一个大男生,怎么要抢小女生的东西……」周宓继续往后退,偷偷摸摸的要把东西藏在自己裙后,好像这样孙焟看不见它就会放弃似的。

  但孙焟显然不是这样的性格,他直勾勾的瞪着周宓,威吓对方自己交出来。

  周宓虽然感到害怕,但她还是不死心,不肯交出来。

  孙焟的耐心很快就被她耗尽,他一发狠,挂在腰上的枪就直接拿了起来。

  

  孙翔只是来关心一下,看孙焟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开导周宓,结果就看到孙焟拿着枪对着人。

  「等等等等等!孙焟!传统手枪的子弹非常珍贵,要恐吓人的话不要射出去,用刀就好了!」孙翔急忙的卡入两人之间,但说的话显然让人哪里觉得不太对劲。

  可哪还有吐槽他的心情,周宓立刻装得一脸委屈的往孙翔背后。

  「我怀疑周宓带了危险的东西回基地,要求检查。」

  「他乱讲!这,这只不过是别人给我的小东西啦。」

  两个小孩互相指责着,孙翔的眼神在两个孩子间打转,最后喊了一声:「周宓,把东西交出来。」

   连孙翔都这么说,周宓也只能乖乖服输,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东西交出来。

  孙翔拿过,是一个像小女生用,很漂亮又精致的信封袋,外表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这东西你从哪里拿的?」

  「在兴欣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人要我交给你的。」

  「不认识的你你敢乱收,收了也不直接拿过来给我!?」孙翔一听感觉大事不好,赶紧把那封信拆了,却见里头掉出一张薄薄的,看着没有什么立即危险性的记忆晶片。

  

  孙翔转了一下,没看出什么端倪,只好把这晶片拿去给人研究。

  方明华跟江波涛两个人检查,排除这晶片中是否有追踪程式或破坏程式后,才打开里头观看资料。

  「里面只有一张图片?不会是损毁了吧?」毕竟特别把一个晶片送到这里,打开来却只看到一张图片,实在是太过不合理了。

  「也许是机密暗号之类的,打开来看看吧。」

  

  才刚打开,除开另外两个孩子,三个大人都同时呆住了。

  

  「这人长得跟我好像啊。」

  「另一个也挺像江叔的。」

  两个孩子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毕竟有自己的前例,他们也以为是其他塔内培养的Homosapiens。

  

  但三个大人哪会这样认为。

  照片的拍摄日期是今年的三月,地点看着像是乌图塔那里。

  照片上有两个少年,一个有着清秀的外表,一个则是有着足以让人一见倾心的外表。

  

  那是江波涛还有周泽楷。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