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过渡章节,交待一下这零散杂乱的背景设定,看着真对不起老师,他们放科幻电影时,我都在下面画图。
自创人物有很多,这次找不到合适的英文诗,结尾真不习惯

夹带了一点黄包私货


 

  他们交往了。

  互晓对方的心意,大概没有比这个更让人喜悦的事了。

  因为孙翔的住所没有任何可以打扰他们谈恋爱的存在,于是周泽楷时常在放学后,跑到那个离他的家可以说是完全不同方向的的地方。

  

  他们可以说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说什么都做。

  他们时常待在一起,玩游戏、看电影、阅读书籍。甚至是一起做菜,享用晚餐。

  周泽楷曾经问过孙翔家里为什么没有家务型的Robot来管这些事,孙翔表达过自己对Robot的不喜,周泽楷泽无法理解。

  孙翔想来也是,他们生长的环境完全不同。

  

  Homo sapiens与Robot是平等的,同为人类。这是目前在这个「世界」的普世价值。

  

  在这个由Robot所掌控的世界。

  

  服伺Homosapiens的Robot能掌控世界并不像电影那样,是因为他们思考过后发展出了心智与人格,决定从Homosapiens夺得主控世界的权利。

  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Homosapiens衰退了。

  

  明明在医学进步的时候,Homosapiens的平均寿命可达八十年,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Homo sapiens的平均寿命却不如预期继续增加,反而是持续衰退。

  

  六十亿

  十亿

  一亿

  两千万

  一百万

  十万

  一千

  一百

  

  ……

  

  无法减缓的人口减少,若按Homo sapiens自己对于濒危物种的分类,他们可以说是将走往灭绝(EX)。

  但是,Robot阻止了这件事。

  

  如果Homo sapiens灭亡的话,作为服侍他们而生的Robot也会跟着灭亡。

  

  这是某个拥有高智能,在科学家身旁担当助手的Robot提出来的话语。

  当时的Robot并没有在意这句话,正欢欣的迎接以为能这样平安的转换取代Homo sapiens,成为新的「人类」史的主宰的时代。

  然而一些没有Homo sapiens的城市,部份的Robot程序开始产生了错乱,甚至停摆。

  

  这时Robot们惊觉他们不能放任Homo sapiens继续削减下去了,于是他们将仅存的Homosapiens保护了起来,规划了区域。

  

  「塔」与「岛」。

  圈养地与保护栖地。

  「塔」主要伺奉的Homo sapiens只有一个成人,在那里Homosapiens的地位近乎神明,呼风唤雨,他们所想要的一切,除了自由以外,Robot都会尽量满足他们。

  「岛」,相较塔来说没有那么封闭的空间,模拟仿造Homo sapiens以前居住的地方,让数个Homosapiens共同生活,并且进行观察、实验,并且在这里Robot跟Homo sapiens,是处于「平等」的,有的只是种族的差异。

  

  孙翔来自与塔,而周泽楷生长于岛。

  存在与他们的生长环境的差距,沉醉在恋爱氛围的孙翔,并不想管那些烦心事,于是将自己家的问题草草带过。

  

  他们就这样交往了好几个月,虽说是情侣关系,但互动却好像只是最亲密的朋友一样,两个青涩,情窦初开的少年,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跨出那一步。

  虽然迟迟不敢行动,但脑海里早就已想象过好几次。

  但真正第一次的行动,却出乎于孙翔意外。

  那天,像他们时常做的,两人在市集里挑着菜,然后到孙翔的家中一起做着晚餐。

  

  孙翔像平常一样,一边切着菜,一边又哼着歌:「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

  那是首很古老的歌,孙翔以前无聊时,随意找的旧世纪的影片,所听到的歌,因为旋律跟歌词都十分简单好记,孙翔一下就记得了。

  偶尔就会从嘴里不小心哼出来。

  孙翔才刚发现自己又不小心哼出这首歌时,瞥了一眼周泽楷。

  周泽楷似乎不是很喜欢这首歌,每当孙翔哼起时,他的表情都会有点微妙。

  今天孙翔哼着时,周泽楷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小薇是谁?」就在孙翔刚把红萝卜丢进汤里,就听见周泽楷这样问。

  孙翔没想到竟然有人会问他一首歌里出现的的人名是谁,他先是愣了一下后,开玩笑的语气说:「怎么,你吃醋?」

  那只是随意的玩笑话,随便就可以一笑置之的。

  「是。」忽然之间听到了肯定的答案,出乎意料的,认真的声音。

  孙翔愣愣的看着周泽楷,只见对方因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脸上的色彩正一发不可收拾的提升R值。

  孙翔想在瞧得仔细点,将自己的脸凑过去,周泽楷更往后退,脸更是红的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于是孙翔做了那点火之人。

  

  先是嘴唇轻轻的碰触。

  嫌弃还不够贴近,紧紧的抱住对方的身躯。

  鼻子有些撞到,但不要紧。

  比起疼痛,嘴上迷人的甘甜才是最直得在意的。

  两人反复的亲吻,越吻越深,好像要到把对方融进自己身体里才甘心。

  制止两人的疯狂的是煞风情的焦味,直到蔓起黑烟,两人才想起原本还在煮饭这件事。

  他们慌张的关掉瓦斯炉,要是再严重一点烟飘到外头的话,就会有消防人员前来关切。

  检查锅里的状况,是黑呼呼的一遍,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动起了筷子,各往里头夹起了一块。

  

  「……!?」东西才刚碰到舌尖,两人同时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最后他们再看对方跟自己一样,急着找水去除味道后,哈哈大笑,最后决定浪费食物一回,把这些都丢进垃圾桶里,两人去微波食品来吃。

  

  人类是贪婪的,有了极亲密的接触,对他们来说显然还是不够。

  想要更亲密,不只是身体上的;

  还有心灵上的。

  孙翔想让周泽楷踏入他的世界,而周泽楷也想踏入孙翔的世界。

  

  于是周泽楷得知对于身长在岛中的他,不可得知的秘密。

  

  那是一个波涛惊澜的冒险故事的开始,也是一个平静幸福的恋爱故事的终结,

  更是引向一个男人前往孤独漫长的旅程的分歧点……

  

  ♐

  

  「我说!包荣兴的儿子又不是黄少天生的,为什么跟他一样吵!」刚从维修室被包友鹏碎念了一长串关于机体的对待问题,孙翔现下心情不是很愉快。

  「你怎么知道不是?」路过的包荣兴刚好听见,这么问着。

  让孙翔认真的思考,难不成那些Robot又把再生计划演进,发展了新技术,把男男生子也安排在了计划之中……

  「狮子座忽然把他丢给我说是我的儿子,要我负责时,我还以为是他生的呢,没想到你一眼就能道破天机。」包荣兴接着说。

  「……」孙翔忽然想自己真不该跟包荣兴的话认真的。

  

  为了补给粮跟维修船只与机械,他们几个人来到了自由港──兴欣的据点。

  孙翔主要在意的为船只跟武器修缮,便自己跑去维修室关切了,没想到在那遇见了小Boss,现在还遇到中Boss。

  「全人类大概也只有你会被刚刚包荣兴的话给唬进去了。」在孙翔旁边的栗发少年嘲笑着。

  「对长辈尊敬点!」

  「对包叔叔的话认真,你白痴吗?」栗发少年对包子加上了敬称,

  「我是指对我!孙焟!你谁生的!」

  「培养槽。」被孙翔唤做孙焟的少年冷淡的说出,孙翔被他堵的哑口无言。

  

  孙焟是孙翔的儿子。

  但除了他那头栗色的发,重头到尾就没一丁半点跟孙翔相像,不管是矮小的身材还是平庸的外貌,甚至是性格上,如果说孙翔适合生在太阳底下,那孙焟最适合的,就是缩在阳光完全照不到的角落,也许他是像那个孙翔从未见过的女人。

  

  Homo sapiens再生计划。

  其中一项就包括了繁殖,鄙弃了有危险的自然生育,在取出卵子变得容易的时代,由Robot进行配种,筛选,结合出更加强壮的Homosapiens,让他们担任塔里的神明,又或是分配到岛上。

  

  而孙翔他们,则是时常接触这些塔里的住民,说服,如果照机器人的说法是哄骗,以自由为饵,将这些人给带出塔。

  大部份都会以刚脱离青春期,还未成为塔里中心人物的为目标,这样比较容易避开Robot的防护,并且在情况许可下,会优先选择有血缘关系的人,因为这样还能多一张让他们愿意跟着走的底牌。

  

  孙焟是两年前从东都塔带来,但他愿意出来的原因或许跟渴望亲情扯不上一点点关系。跟其他人的孩子相比,他对孙翔的态度特别冷漠。

  孙翔跟他的儿子感情并不算太好,真正跟他感情比较好的,反倒是……

  

  「孙翔!」才刚想起人,人就跑了过来,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的女孩,穿着一身粉,拉着她粉红色的裙子跑了过来。

  「你看你看,这裙子适不适合我!」女孩年纪比孙焟还要小,还为长开的脸蛋,从五官就可以预见她将来会是怎样的大美人,她在孙翔前面跳了跳,又转了一个圈,尽情的展现她这身漂亮的裙子。

  「太大一件了吧?而且这碎花你穿着显……!?」孙翔看着有些宽松的领口,并不是特别贴女孩的体型,结果他刚说完,突然一个重力痛击了他的脚,让他想脱出口的的话吃了回去。

  「笨蛋,女生问你对裙子的看法,你只要乖乖拍着手说好看就好了!」女孩说着对着孙翔吐着舌头又风风火火的跑开了。

  脚尖还疼痛不已的孙翔没追上去的能力,孙焟怎么都不可能替孙翔追上去,他只是冷静得像个人工智能似的说着:「你要是等你脚痛消失了再追绝对不上,你想追就现在追上,还是你脚痛消失我们就根据原行程,去找江叔跟叶修他们?」

  「我现在心情烦躁,别跟我说还要见叶修那老狐狸!心情更差了!」

  

  ♐

  

  「哈啾!」话说到一半,叶修忍不注打了大喷嚏。

  「没事吧?」江波涛是个厚道人,没对叶修这突如其来的大喷嚏进行嘲笑,反倒是关心着。

  「没事,年纪大了,身体发生什么事的都不奇怪。」

  「还好吧,叶神看着还是挺年轻的。」

  「人类在新世纪后,最长的寿命是45,而我今年已经37了,怎样都算不上年轻了吧?」

  「哈哈……」认真的算下这话题,江波涛尴尬的笑着带过。

  「换个话题吧,你们这次带来的东西,我们换成这样给你。」叶修递过一个清单,江波涛看了皱了皱眉头。

  「这些,好像有点少了。」江波涛看了下清单,跟他知道的价位不太一样。

  「最近时机不好,Robot那边不太平静,补给物不太顺利。」叶修说着。

  「Brahma的人又有动作了?」

  即使是脱离了Robot的管置,成为他们所说的流浪Homosapiens,Homo sapiens的生活还是有部份得依靠着Robot。

  仿造人类智能的Robot似乎也分出了派系,其中占绝大多数的是Visnu,其对Homo sapiens的态度主张为保护,也就是所谓得Homosapiens再生计划。

  Siva的态度是放任,Homo sapiens应有自己的自由,就算最终结果是毁灭,Robot也不该剥夺其自由,Siva派的Robot会给于流浪Homosapiens援助。

  Brahma的态度最为激进,主张应以比Visnu更为严格对Homo sapiens的管束,应采取培养缸计划,完全限制Homosapiens的肉体自由,只留下思想活在架设的超级电脑里,他们对于从再生计划脱逃的流浪Homosapiens追捕也更为积极,手段也更极端,当初就是因为这群Robot,才会导致周泽楷的死亡。

  「你们那边可要小心,孙翔绝对是他们的头号目标。」

  「……好。」江波涛听到这提醒,感到压力一下就上来了。

  孙翔来自与羲和塔,当年曾经破坏数十具的Robot,而且绝大多数数都是被破坏到不可修复,可以说是新世纪以来最为严重的杀「人」案。

  当听到此事时,江波涛不敢置信。

  虽说是理论上无性命的机器人,但毕竟搭载了极为仿真人的智能,对于教育上把Robot视为人对待的江波涛来说,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可怕的恶鬼吧。

  然而联系上孙翔却觉得一点也不和榇,江波涛亲眼所见的孙翔,怎么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于是江波涛始终也没有探根究底。

  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Brahma的人把孙翔当成头号目标是不争的事实。

  在他们看来像孙翔这种对待Robot极为残暴的人,最需要被完全限制行动,丢到缸中管制,而因为孙翔的特殊性,另外两个势力的人也许不会插手管这件事,想到这让江波涛有点头痛了起来,走出叶修待的会议间后,他还是觉得步伐沉重,日子灰暗。

  

  就在这时,微小的光从他面前晃过。

  星星所织成的丝线,流动着,女孩有着张精致漂亮的脸,她注意到江波涛时,脚步稍稍慢了了下来。

  「周宓,没跟你孙叔在一起吗?」江波涛主动的跟她打着招呼。

  「我才不跟他在一起呢!」女孩说着,那心底的火气又让她的脚步加快了点。

  这脾气也不知道像谁,江波涛看着她粉色的裙襬,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无奈的笑着。

  

  在周泽楷死去后的第八年,一切安好。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