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逻辑顺不通,那就切切切吧上中下好难分,还是一二三吧,截稿日就在眼前
是说复制人设定算拆cp...... 


   然而少年的暗恋就如未开的花苞一样羞怯,对于这份爱恋,孙翔就如他的心上人一样安静。
  
  说来孙翔还觉得有一丝丝对不起江波涛,为了让自己融入新班级,人可热情了,常邀他一起去玩,但孙翔一直打不太起兴致,然而今天他鬼使神差的看着站在江波涛旁边,周泽楷小心翼翼投过来的视线,忽然就答应了。
  
  周泽楷跟江波涛的朋友,都是跟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个性也都很热情,对孙翔并不冷漠,但就是很自然的形成一个圈,孙翔下意识的跟他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融不进去,孙翔倒也不觉得尴尬,这样的距离正好能偷偷的观察周泽楷。
  
  周泽楷很安静,不太爱说话,所以尽管他有着一张让人印象深刻的美貌,在一群人中反而不是太显眼,但细细的观察,还是能发现这个团体是以他为中心的。
  虽然不擅言辞,但大家似乎都挺喜欢他的。
  这和孙翔以前看的书籍跟电影似乎不太一样,通常向周泽楷这样安静却有着显眼外貌的,多半是被人欺负的份。
  
  不过本来外面的世界就跟孙翔想象的差很多。
  原本从孙翔原本认为,从羲和塔移转到第七实验室上,无非就是换到不同的笼子里。
  可是他没想到第七实验岛上竟然还有这么多还存活着的Homosapiens,而且还不乏跟他同样年龄的人。
  这情况令他讶异的同时,也感到些微的无法适应。
  他实在太少跟人相处了,除了她以外,他从未见过活生生的Homosapiens,对于要怎么跟人相处,他完全不知所措。
  从小认识的他们在孙翔眼里似乎有个无形的圈子,所以即使江波涛总是想拉他过来,孙翔都不怎么加入。
  但因为有了喜欢的人在,所以孙翔还是跟来了,似乎照顾到孙翔,江波涛有时还会把话题丢到他身上,孙翔因为对他有点歉意,还是稍微应付了下。
  
  可一来到目的地,孙翔就有点后悔了。
  第七实验室里设定的年代背景似乎有点古怪,虽然有高科技的Robot陪伴,还有网路游戏,但网吧这种东西好像不流行,几人要来游玩的地方虽然挺大的,但看来像是古老的电子游乐场,好几道电子乐跟游戏音效交互重迭,所能形成的只有另人不快的吵杂,已经习惯的几个人,不受影响。
  孙翔则是眉头皱的紧,摀着耳朵,很想快点找个安静的地方,这样的噪音对他来说根本是折磨。
  
  或许是专注力都放在别的地方上,孙翔一回神,忽然发现刚刚还在眼前一大群人就都不见了。
  跑哪去了?孙翔找寻着自己目标的人的身影,但他找了一会没找到,他就迅速放弃了。
  
  就算直接回去,应该也不会有人特地找他吧。
  这么想着的孙翔,正想踏上回家的路程时,忽然被人拉住了包。
  他一望去,是周泽楷。
  
  「跟我走。」周泽楷换拉住孙翔的手,孙翔没有甩开,放任周泽楷拖着,完全不把精力分出来控制自己的脚,而是放在了观察周泽楷。
  周泽楷穿着白色的短衬衫,除了一小截上臂被遮住外,手臂几乎一览无遗,周泽楷的皮肤很白,明显比别人浅了好几个色号,虽然看起来瘦而纤细的,但意外的有着结实的肌肉。
  孙翔想难怪能拉动自己,看来力气意外的大啊。
  
  跟着周泽楷的脚步,来到的地方比刚刚的安静些,虽然还是能听到剧烈的声响,但显然还是比电子音乐互相干扰的情况好上许多。
  在孙翔还在观察这环境时,突然感觉有人在给他戴什么东西。
  原来是周泽楷在帮他戴耳罩,感受到耳朵被包裹住,除了那些巨烈的声响少了不少,本该听到的话也听不清了,孙翔就见周泽楷张开嘴,好像在说什么,孙翔听不清楚,他往周泽楷那再靠近些:「我没听清……」
  他话才说到一半,周泽楷却慌忙的往后退。
  「?」他看着像吓着,但孙翔反倒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
  「太近了……」或许是孙翔直直的看着,周泽楷慌忙的给出解释。
  他不喜欢别人碰吧,孙翔这么在心里想着,然而。很快就发生了打他脸的事情。
  「班长!」杜明朝周泽楷身上扑了上来,整个人贴在周泽楷身上,但一点也没瞧见周泽楷有抗拒的意味。
  孙翔莫名的觉得很不是滋味,便立刻走的离周泽楷远远的,跑去他心中的大魔头江波涛那里。
  
  「这是在做什么?」孙翔就看着他们几个人,也不分开个靶来玩,飞要一个一个牌在同一个靶前,轮流拿起枪朝靶子射击,方明华在那报数,江波涛则在那记数。
  「我们在比赛,最输的就要请客,赢的隔天要再请他一份。」
  「那看来现在是杜明最输,吴启最赢吧?」孙翔瞄了一眼江波涛记的分数,吴启的分数很高,除非有人能都击中同个位置,不然根本就赢不了他。
  「那还不一定喔。」江波涛笑着说。
  孙翔还不明白江波涛笑容的深意,就看到轮到了周泽楷。
  他戴上了耳罩跟护目镜,走到靶子前。
  
  周泽楷的动作迅速而精准,完全没有一点延迟地,摆出了一个就算让射击教官来看,也不需要再作调整的姿势,接着扣下了扳机。
  剧烈且不间断的六发枪声,并不让人震撼。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目光所视之物。
  六发子弹,不偏不倚的打中同一个地方,靶上只能看到一个黑孔。
  「从来没有人,比射击能赢过小周呢。」
  孙翔没有听清江波涛的话,不只是目光,他所有的感官全被周泽楷吸引住了。
  心脏不停的跳,好像被周泽楷击中的不是射靶,而是他自己。
  
  周泽楷离开了射靶前,越往孙翔的地方靠近。
  孙翔以为是自己那些小心思被发现,一时惊到汗毛都立了起来。
  只见周泽楷越离自己越近,孙翔想要控制自己的脚立刻跑走。
  才刚动起了心思,却无法执行,周泽楷的影子压迫着他,
  「你要试试看吗?」
  忽然间手中被塞入了枪柄,孙翔没反应过来,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倒是下意识回答了个嗯。
  结果这下难办了,孙翔从以前就不爱摸这种武器,现下对怎么使用而感到困扰。
  但从周泽楷那拿完枪后,孙翔就为了从周泽楷旁边快速逃走,闪到标靶前,现在已来不及再去请教人,更何况就算有那机会,孙翔也拉不下这脸皮,他只好努力回想在脑里回想以往看过的东西,比方说影集还是电影动画之类的,手不自觉得就玩起来枪来,手指灵活的扣着枪,华丽的转了个圈,最后模仿的,是刚刚已牢牢记在眼里,周泽楷的姿势,一分不差。
  孙翔扣下了板机。
  
  子弹,射出。
  
  众人看他这完美的动作为之惊叹,若是能像周泽楷一样六发连中,倒也不在意料之外,然而事情发展完全不在大家的想象里。
  从孙翔的姿势看来,那靶上要没有一点黑洞根本说不过去,但现在那里是白一片。
  这让大家都震惊了。
  
  最先发觉事情真相的是杜明,他看着靶后的天花板,噗嗤一声,接着狂笑:「孙翔你……到底往哪打啊,这子弹往天花板打了……笑死我了。」
  杜明这一说,大家也都发现了事实,开始纷纷狂笑。
  面对自己的糗事被大家嘲笑,一直都脸皮薄的孙翔,脸一下就红了,而当红到极致,就快要炸了的时候,忽然有人抓住他的手。
  「我教你。」
  
  孙翔自然是没有拒绝。
  周泽楷手把手仔细的教他,虽然用的言语不多,但周泽楷显然是个好老师,可孙翔却不是个好学生。
  周泽楷整个人贴在他后面,细细的头发,扎着孙翔的后颈,搔着他那少年纯情的暗恋。即使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背后传来的体温,那就好像火烤一样,在孙翔的心中印下了深刻的烙印,即使过了许久的年岁,还是能回想起来,那一日残留在身上的温度……
  
  ♐
         
  浪声。
  海洋恋上了碎沙,朝着心上人狂奔而去,阻挡它的大船,被不断的拍打,两者一起发出的哀嚎不断的传来。
  
  恼人的浪声。
  男人卷曲在床上,用枕头捂着耳朵。
  男人出生在被海围绕的小镇,但那里的的水流平静,浪声不像这里吵杂,又或是,那时他根本没有注意浪声的闲暇。
  
  整个屋子里很安静,就越显得浪的吵杂。
  安静下来,安静下来,拜托安静下来,男人恳求着,但海水没有答应他的请求。
  明明四周安静的很,浪就是不肯安静下来,让男人有个安静的空间,这令他十分生气。
  其实男人很清楚,他终究只是在迁怒罢了。
  这浪声跟那日一样,海洋张狂的宣扬着它狂烈的爱,却吞没了男人的希望。
  男人已经久为能安睡,只要想起那天的事,在深的睡意,也会消散。
  醒着,却被噩梦缠身。
  噩梦是钻进身体里的蛇,牠从身体里紧紧的缠着,若不伤害自己的皮肉,则无法将牠淘出。
  男人期待有人能叫醒自己。
  然而,直到太阳光射进来,他都未能「醒来」。
  
  听到声响。
  大概是来叫醒自己的。
  但不想出去,他不想面对其他人,他那让他觉得很累。
  他在其他人面前得强颜欢笑,如果可以的话,将所有的悲伤都收起来,不要显现出来,这样才能让大家安心。
  可这对他太残忍了,也太痛苦了,越是说服自己要做到,他就越痛苦。
  而最让他难受的,是自己的无能为力,闭上眼睛,就能想到那个景象。
  
  头发,栗色却显得枯黄。
  像是烧毁的余炉,灰白色的毫无光亮。
  那是绝望的色彩,自那个最令他绝望的一天过后,这颜色深刻的印在他眼里,让他心痛,更是感受到挥之不去的绝望感。
  
  被石化油污所污染,骯脏漆黑无法被去除,一遍污黑浮在水面上的海。
  西沉的太阳,一片耀眼的红,却可惜的投入了这污浊的黑里。
  身着素白色的衬衣,迎面夕阳,就好像被火给灼烧,随时都会被烧尽。
  听到有人靠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
  
  曾经面对窘境时,他问了他的友人。
  「真正的绝望的,只有他不再笑这件事。」
  对于友人在这种情况下静然难得的说了这么长的字句,还夹带放闪光,让当时的他觉得好气又好笑。
  但现在男人一点也笑不出来。
  
  似如阳光被月球天体给吞噬,面上一点光彩也没有。
  吞噬掉其意志的是名为绝望的怪兽,希望之光被吞的干干净净,一点残渣也不剩下。
  可脸上却挂着笑容,笑着跟自己招呼着。
  那才是最让男人感到绝望。
  
  总是将性格表露在脸上,爱憎分明,虽然相识比其他人还要短,但对他的性格还是有点掌握。
  他本人的悲伤不可能那么快就平复。
  强颜欢笑?安慰自己,那不是此人的性格做得出来的事。
  
  于是男人一下就明白了。
  正因为绝望到只能用一辈子来悲伤,所以才笑得出来。
  那笑容是绝望的笑容,这人还活着,但却已经死了。
  
  周泽楷死了,葬身在大海之中。
  海水带走了他的尸体,不留他的一点皮屑下来。
  只留下无尽的悲伤,与名为孙翔的残骸。
  
  然后,海浪哗啦啦的声音,宛如嘲笑一般,席卷而来。
  
  
  My heart hasleft its dwelling-place And can return no more./我的心已随他而去,永不复返。(约翰.克莱尔《初恋》)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