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頭像是嘎畫的孫翔


謝絕士郎黑,謝絕士郎的所有黑稱

這裡主放二創,另外開子博放原創。

不是喰種,但也不是無節操黨。喜歡的cp多,但地雷更多。

全職高手本命孫翔,萌孫翔受、包受、冷門黃攻,主吃黃包、周翔、喻魏

FATE本命金閃,CP言金、士劍、士言、弓切、士伊

刀劍亂舞青江本命,石青不拆不逆
  1. 雷梗放置區
  2. weebly個人網站
  3. 黃包日更計劃
  4. 【黃包ABO】奶黃包
  5. 【黃包】Leo
  6. 【黃包ABO】突发意外
  7. 【周翔ABO】毒药
  8. 【喻魏ABO】Yu
  9. 【石青】找神劍談戀愛
  10. 偷偷告訴我
  11. 上奏摺
  12. 归档
  13. RSS

最近很累,说是赶CWT的稿子,但进度就是这样,本来想攅一下像去年一样从小周生日日更到孙翔生日,不过感觉题材挺中二又有角色死亡很不喜庆,还是写到哪就发到哪吧,大概5章完,努力生完CWT能印个薄本本,想玩玩特殊工艺。

题材背景跟之前坑掉的ALL翔文是一样的,但故事上没有关系。
意思意思后面带下一滴滴黄包。

我只是想犯中二又想写言小,故事设定很随便,埋的梗也很随便,英文也滥用得很随便,要是发现有错的话可以告诉我,然后事先知道谜底的布要破啊!

有角色死亡,角色会有孩,其他雷点待补

 

 

  「你的初恋是什么样子的?」

  在我年老的时候,被孙子这么问着。

  我以为我会回想很久,毕竟我年纪大了,记忆力是越来越差了。

  可是,就像搜寻引擎一样,才刚在脑海里放进关键字,关于他的事就一条条的在脑海里浮现出,头发的颜色、眼睛的形状、脸的轮廓、手的温度……

  可是,却难以说出口。

  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他呢?日与月还是星辰?花或是蝶,冬还是夏?

  那些都比不上他,难以将他的形象描写出来。

  

  最后,我想起了,曾与他一同看过的夏夜。

  

  他似流星,在夜空中灿烂的划过。

  我努力的想抓住他,却始终也追不着。

  手上徒留的只有遗憾,以及无尽的悔恨。

  

  ♐

  

  每个人的初恋,或许都是无疾而终的。

  

  孙翔用来打发时间的书报上这么写着,他嗤之以鼻的同时,将书阖上。

  有双眼睛一直注意着自己,向来感觉敏锐的孙翔不会没注意到。

  只是没有感受到恶意,这视线并不致于让人反感,所以观察一下对方究竟会瞧着自己多久。

  不过也到了该制止对方的时候了。

  孙翔往那地方望去,他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宛如吸收星辰的宝珠,闪闪发亮着。

  那是孙翔有些熟悉的眼睛。

  

  周泽楷。

  他那张精致好看的脸,孙翔现在每天都要见上一见,实在不可能不觉得熟悉。

  一跟自己对上视线,那双眼睛露出像小鹿一般惊慌的眼神,闪躲着。

  孙翔搞不清楚他究竟为何会有这个反应在做什么,他跟对方的「人格」可不太熟悉,无法捉摸他的行为意图。

  但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当周泽楷来的时候,就像看见天上雷光一闪必会随后听闻雷声,有一个人,肯定也随在其后。

  

  「江波涛也来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肯定了孙翔的问题。

  一时之间,心底有种烦躁感出来了。江波涛是个让孙翔觉得很棘手的人物。

  「你讨厌他?」

  懂得掩饰表情,是适应社会化的人才会拥有的技能,孙翔并不适应于人类社会,他过于明显的表情流露,就算周泽楷的心思并不如江波涛细腻,也能看得出来。

  「没有。」

  觉得棘手并不是因为讨厌,孙翔实在是不擅长与人相处,而江波涛这种过度热情的人,对孙翔来说就更难以应付了。

  周泽楷得到答案后,面上似乎有些轻松,可随后他张开了口,好像想说什么,但又吞了回去。

  「怎么,你还有别的要问吗?」孙翔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催促着。

  「没有!没事……」但周泽楷极力的否认,快速的摇着头,接着脸通红成一片,撇过头去。

  

  又来了。

  比想到要面对江波涛还要更深的烦躁感,打孙翔第一天遇到周泽楷开始,周泽楷好像就时常这个样子,时不时盯着他,问周泽楷究竟有什么事,他都只会说没有。

  孙翔对他的行为实在摸不着头绪。

  

  是出自于单纯的好奇吗?可孙翔的直觉否认那个答案。

  那么,他所盯着自己的目的为何?

  孙翔无法想出答案。

  

  「小周,你等很久了吗?咦?小孙也在啊?你也是来做检查的啊?」就如孙翔所猜想的,雷声也到来了。

  「……是。」没有说谎,他今天来到医院要做的事,虽然肯定跟江波涛他们做的不一样,但在那些Robot心中似乎也能算是种检查。

  「每次检查都很麻烦吧,你以前在外面也是这样吗?」

  「不……」

  「孙翔先生,轮到你做检查了。」

  机械式的声音企图仿造着人类女性的温婉,在孙翔耳里听起来却极度刺耳。

  不快的情绪全部涌了出来,他感到有点恶心。

  动了动右手,没有握到东西,那把能让孙翔安心的剑被没收走了。

  空手的话也不是没办法,只是有点难度,Robot要彻底损毁的话,要从难以再制造的智能电脑开始,这种旧型的为了方便修缮,会放在头部,只要把里头最细致的晶片用手捏烂的话……

  

  有人拍孙翔的肩。

  那轻轻的一下,把孙翔从危险的思想给解救出来。

  

  是周泽楷。

  孙翔回头一看是周泽楷在拍自己的肩,他们的眼神对上了。

  

  没事吧?

  

  孙翔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他在对自己说着。

  「孙翔先生,轮到你做检查了。」Robot又再喊了一次。

  或许是肩上有着一只温暖有力的手,这次孙翔不再陷入那黑暗的念头之中,孙翔将周泽楷的手轻轻拍掉,指尖接触到了对方的手背。

  

  原来人的手是这个样子的吗?

  孙翔轻轻的动了动他的手,这次他想碰的,却不再是他的剑了。

  

  ♐

  

  漫长漫长,漆黑的没有光线的长廊。

  宛如带上了镣铐般,沉重缓慢的步伐。

  「编号CN0310120011的Homosapiens?」一个有着可怕的面孔的男人,看着孙翔,跟周泽楷和江波涛们所面对的有着温柔外表的医师不同,这个人是孙翔的「专属的医师」。

  「是孙翔。」孙翔并不喜欢这些机器人以编号来称呼自己。

  「经联系确认,是编号CN0310120011的登记姓名无误,请坐下吧。」

  「我能不坐吗?」孙翔看了一下那一个特制的椅子。

  「我在旧世纪是特别刑讯用的Robot,跟其他Robot不同,我没有这么容易就可以拆卸掉。」医师脱下了自己的白袍,手上的盖子自己拉起,各种刑讯用的器具,甚至可以说是武器,一一的展示了出来。

  「……」对方是为了自己而特别准备的,这种型态确实不是孙翔能轻易对付的。

  「放心,虽然因为是特制,我可以稍稍的违背第一法则,但不能做出危急性命的事,所以现在,请坐下。」医师手上的槌子摆动着,一点也不具有让人可以放心的要素。

  可是孙翔还是只能坐下了。

  

  孙翔一坐下,感受到重量,刑讯椅上的自动束带把立刻把他的手脚拘束了了起来,手、脚、腰、脖子……他剩下唯一能动作的地方只剩下他的头部。

  「不好意思,为了防止你再教育过程中再次发作,得先限制你的行动。」

  「不是有你在了,还需要这个?」孙翔看着这些囚禁他的束带,这带子的坚硬程度,足够拘束一头大象了。

  「保险起见,上层很怕你,你应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因为这医师说的话,孙翔想起自己所做的事,嗤笑了一声。

  若是是一个Homosapiens面对孙翔这种轻蔑的态度,恐怕反而会生气了吧,但作为Robot的医师,只想到要快点完成上头给他的任务,「治疗」孙翔。

  

  「有做噩梦吗?」

  「没有。」

  「你做了那样的事,却不会做噩梦吗?」单人犯下「人类」有史以来最凶恶的恶行,却冷淡的说出自己不会做噩梦,眼前的Homosapiens,在这名已经看过许多犯人的医师眼中已经应判断为不可教化,即刻处决才是。

  然而上头的判断,包括自己刻着的智能图谱,都极力的拒绝这项决定。

  机器人三定律第一法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使人类受到伤害;

  杀害当然是完全违背这项法则的。

  若是按以前Homo sapiens的刑罚,在无法处以死刑时。他们只能把这个罪大恶极的凶手予以终身监禁,但这种刑罚对他而言毫无用处,因为这人正是自牢笼里出生。最后不知道上头到底是考量了什么,竟然把孙翔发派到这个第七实验室里,任他能在这里自由行动,只需每周前往医院,接受公式化的治疗与教育课程。

  「经本司判断,您需要再进行教育才行。这次的课程为观看五次的教学影带,为维护视力,每拨放一次休息十分钟,若是中途有要排泄的,请就地解决,事后会让人清理 ,那么,开始吧。」

  

  新世纪

  毫无经过美感设计,中规中矩的三个大字。

  制作者应为在智能图谱未特别强化美感的机器人。

  音乐随着标题的消失一同淡出。

  紧接着是「人类的演化史」,Homo habilis、Homo ergaster、Homo erectus、

  Homo sapiens。

  Homosapiens占据了人类史上极为长的时间,一直到了20xx年,第一台具有人工智能的泛用家庭机器人,人类的历史开始从Homosapiens演进到Robot……

  

  现在,是Robot跟Homosapiens共同书写人类历史的时代。

  Robot一直是Homosapiens的的好伙伴。

  即使到了Homo sapiens该从世界的舞台退场时,Robot依旧没有放弃他们,他们照顾着Homo sapiens,并且维持着Homo sapiens的存续。

  Robot与Homosapiens互依互存,时至今日……

  

  结束了。

  五次的播放,大致上三十分钟的影片,加上休息时间超过了三个小时,教育课程才停了下来。

  医师没有再次询问孙翔的心理状况,便放过了他,孙翔得以从被拘束的状态解放。

  长久维持同样姿势,一下子猛然的站起,孙翔整个身体往前倾去,幸好他反应快,手碰上了墙,撑住了身体。

  孙翔不想在这个空间太久,尽管脚上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但他还是扶着墙,吃力的往外走去了。

  

  换上干净的衣服。

  拒绝了安排好的自动驾驶汽车的接送,孙翔踏出这个「医院」,便要自行回家。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天空。

  岛上的住民,有的是跟孙翔一样的Homo sapiens,有的是Robot,他们一个一个告别了伙伴,脚步声听着有些快,是有什么事要处理,又或是为了不让家里的人担心。

  

  孙翔踏着缓慢的步伐。

  他越走越慢,毫不在意时间的流逝与浪费。

  从金黄踏进深红,再从深红走到墨黑。

  整个岛上安静无声,一栋一栋模样近似的白墙,巨大的石碑立着。

  这里像是个灵园,但孙翔不知道这墓碑底下到底埋葬了什么。

  他的脚步很轻,在这片寂静中听的明显,却更是反衬这份安静。

  

  夜灯亮了。

  感受到人经过,灯随着孙翔的步伐,点亮、熄灭。

  孙翔想要前往的目的地,是他家楼下,那他还有段距离,照这个灯的设计,应该是一片暗,但那里却是一片明亮。

  有人站在灯下,依稀能看见他的侧脸,很安静的,像是已经在那杵立了很久。孙翔不知自己当时怎么想的,一时自作多情的,觉得对方在等自己。

  

  那剎那,世界是吵杂的也是寂静的,万物因他的存在欣喜鼓噪,众生都因为无法形容他的美好,而闭口不言。

  好像是发着光的,孙翔不明白,不只是那座灯,就连日与月,都无法掩盖掉他的光辉。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改变了这世上的一切。

  就像沙漠里降下的第一滴雨,冰天雪地里射入的第一道阳光。

  

  孙翔愣愣的注视着他,对方注意到他的视线,头转了过来。

  

  「孙翔。」

  

  听他喊着自己的名字,孙翔想起了一首诗。

  

  Inever was struck before that hour,With love so sudden and so sweet./那一刻,我被爱情击中,如此突然,如此甜蜜。(约翰.克莱尔《初恋》)

  

  


评论(6)
热度(56)